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儿


□ 鬼金

鬼金

 如同你,我们走向阴影指示的地域;如同你,我们没有归宿。

——雨果《暴风雨》

悲伤起

1

宝坠有一个妈妈,有三个爸爸。这个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奇妙但也带着凄楚,宝坠能说什么呢?这不是他能决定的,他希望只有一个妈妈,一个爸爸,可是,不能,他没有这个决定权,这个决定权在他妈妈的手里。宝坠妈对宝坠说,叫这个男人爸爸,宝坠就只好叫那个男人爸爸,要是宝坠不叫的话,宝坠妈可能会眼泪汪汪的,有时还会踢宝坠的屁股,要不就会揪住宝坠的耳朵说,叫爸爸。就这么回事。那些爸爸是宝坠妈给宝坠的,尽管宝坠不愿意,但为了不让妈妈伤心,宝坠只好叫那些男人爸爸。

——爸爸。

——爸爸。

……

这就是宝坠的童年。

宝坠妈生宝坠的时候,宝坠第一个爸爸已经死了,宝坠妈是在去煤矿上看宝坠爸的路上生下了宝坠。宝坠妈那天正腆着大肚子给圈里的猪喂食,一个邮递员把一张电报交给她。她看到电报后,愣了愣,然后,冰山倒塌般地嚎哭起来……

邮递员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宝坠妈问,怎么了?怎么了?他看了宝坠妈手里的电报,怔住了,像一个木头桩子。他叹息着说,大妹子,你还怀着身孕,要为孩子着想啊!后来,那个邮递员走了。宝坠妈开始收拾东西,去矿上。她不是一个人,还有宝坠。只是宝坠还在她的肚子里。但,宝坠感觉到了母亲的悲伤,她的悲伤让宝坠活动的世界里的羊水都变得冰冷了,宝坠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被那根脐带牵扯着,还好,宝坠没有冻死在那羊水的世界里。也许因为母亲的悲伤,宝坠提前降生了。

那应该是深秋了,道路两边的庄稼都收割完了。零散的牛羊在地里,还有一群乌鸦。宝坠妈瘫软在路上,她挣扎着生下宝坠,咬断脐带,把宝坠包起来。她已经没有力气了,趴在地上看着远处的路,看不到尽头。一辆过路的马车救了他们。赶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看见宝坠妈躺在地上,就吆喝着他的马停住了。

宝坠妈有气无力地说,大哥,帮帮我们。

宝坠妈说的是我们,自然她已经把宝坠当成一个人了。

中年男人说,上车吧。

宝坠妈艰难地想站起来,可是又坐在了地上。中年男人只好搀扶着宝坠妈,上了马车。

中年男人问,大妹子,这是要去哪啊?

宝坠妈嘴唇颤抖着,眼里泛起了泪花说,去矿上。

中年男人瞪大眼睛问,矿上出事了?你……

宝坠妈泪光闪烁,带着哭腔说,是娃他爸……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眼睛里现出一丝同情的目光。他“驾驾”地吆喝着他的马,那语气仿佛充满对煤矿的仇恨。

宝坠哭了,第一声啼哭,在空旷的原野上回荡着,仿佛让那些沉睡的万物苏醒,让那些即将要沉睡的猛醒。凛冽的哭声,如一道闪电划破深秋的沉寂。凛冽的哭声,如坠落的种子愤怒地飘落到泥土深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