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点检歌喉入票房(散文)


□ 刘海红

  “常恐兰田之玉不赠于佳人,绣幕之丝不牵于才子。”古往今来,多少灿若星辰的人物上演着令人神往的美妙故事。1999年,长安大戏院上演了茅威涛主演的越剧《西厢记》,这是我第一次看舞台演出,感觉就像我自己站在那里一样,随着张生与莺莺的传情、思念、离别而悲喜交集。“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绚丽的秋色带给有情人却是难忍的哀愁。记得当时我正发着高烧,39度,愣挺着坐车赶了过去。夏天的空调开得很大,吹得我忽冷忽热,回到家便一头栽倒在床上,找医生打了一针,昏昏沉沉地睡去,感觉总是醒着,眼前飘着莺莺袅娜的身影,耳边回响着张生的念白:“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看来我是真的发烧友了,工作中我倒从没有这样痴迷过。时隔10年,还是茅威涛,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越剧《梁祝》,我激动的心亦是久久不能平静。山伯临终时唱道:“此生有幸相识你,生死聚散,地老天荒,愚兄我执扇无憾赴汪洋。”我已泪流满面,真愿化蝶,随君翩翩飞舞,唯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听歌,我喜欢豪迈;听戏,我则偏爱柔美,犹钟情于南方戏曲。总遗憾自己不是江南人,可以在烟雨蒙蒙的苏堤上漫步,久久远远地走下去,有一天抬头,看见白娘子打着油纸伞深情款款地向我走来,唱一曲西湖山水,领我走进如诗如梦的画卷里。

  小时候,也就五六岁的样子,院子里来了一队敲锣打鼓扭秧歌的,穿着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戏服,跳着,扭着,美丽极了,也热闹极了。我挤进人群,淹没在如花似海的乐声里。天渐渐黑下来,我已随秧歌队走到了街上,也走进了梦里。后来,母亲发动街坊邻居到处寻找我,我便手舞足蹈地跟着她回家了。从此,记忆深处的那一抹桃红柳绿便再也抹不掉了。

  中学时候,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晓玉,她生在苏州,长在北京,说话吴侬软语,很好听,像流淌的一支歌。可能是骨子里有种情结,她喜欢越剧,尤其爱唱《红楼梦》,自比黛玉,顾影自怜:花谢花飞飞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我一寸芳心谁共鸣,七条琴弦谁知音。为了做一个七弦琴,我们调动了所有的想象力,号召经常在一起玩的伙伴各自把扎辫子用的皮筋解下来,绷在早已寻觅好的小木箱上,小小的木箱被我们钉上了两排钉子。就是这样,一件简单至极的七弦琴被我们弹拨出了浪漫、深情,还有为赋新诗强说愁的感伤。自习课的时候,我俩悄悄溜出去,到附近的公园里偷偷分享双方的喜悦。我把刚学会的《桃花扇》唱给她听,她为我唱上一段《孟丽君》,惹得不少游人向我们张望,我俩捂着嘴笑了,红了脸。晓玉家有台小录音机,可以录很多的戏,一度使我羡慕不已,缠着父亲也要买一台。虽然父亲不明白小小年纪的我为何对戏曲情有独钟,他希望我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但还是在我16岁生日那天为我买来一台录音机,很大很流行的那种。我记得花了500元钱,这在当时完全算个大件了,为此,家里连着好几个月只吃青菜萝卜。我不介意,我的心情难以描述,简直是欣喜若狂。我宁肯吃一辈子青菜萝卜,只要有戏听,有戏看,唇齿也留香了。接下来我大笔一挥,墙上挂上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字:宁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自比苏东坡,真是酸得可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