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百四十个月的一生


□ 须一瓜
二百四十个月的一生
作者:须一瓜



  一
  
  楼上又在放那首一个男人和一个幼儿合唱的歌,荷洁把收拾行李的手停了停,站起来,她开始等那个段落。来了,那句,合唱部分,那个可能还要抱着的孩子,总是拖不了和那个男人一样的四拍长音,他(她)那个小小的肺,力气太小了。这个时候,文仔的笑声就隐约在屋子的哪个隐秘的地方嘘了出来。遍布灰尘的阳光刀片一样,从它能进入的缝隙,灰拉拉地穿刺着这个木板屋子。文仔像嘘声的笑,昙花一现,就在这个尘烟的刀锋之外。
  文仔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鉴定上说,是当场死亡。当场是指什么时候呢,是车子和文仔相撞的那一瞬间,还是文仔被撞上引擎盖、推出一百米后从车上掉下地的时候?
  荷洁把最后一个大编织袋拖出门,要锁门的时候,觉得再也不用锁了,就让门虚掩着,觉得还是少了什么,就又推门看。屋子里,阳光淡下去了,灰尘就不那么生机勃勃地腾闹了,屋子里闷闷的,似乎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不开心。
  荷洁从中间的楼梯上去,楼梯踩起来控、控、控的,似乎整座老木头楼房都摇晃起来,令人心慌。音乐早就变了,不知道什么歌,听得像人刚刚长跑完的喘息。楼上是两个小伙子租住,他们正在下棋。荷洁站在门口的时候,他们都抬头看她。
  二百四十个月的一生图片1
  荷洁说,那个……我今天搬走了。
  一个小伙子说,哦,要搬了。想了想,他说,前几天就看你搬东西呢。荷洁点头,我一点一点搬。双方似乎没有话讲了,荷洁猜他们更想下棋,以前,文仔有时也找他们下棋,不过,文仔极爱悔棋,打手都不怕,经常被他们赶下楼。
  小伙子看荷洁站着,说话的那个小伙子想了想也站了起来,说,是不是要帮忙?荷洁连忙摇头。俩小伙子互相交换了眼神,一个说,我们也在联系房子,这里就是旧城不改造,我们也想走了,电线老化、噪音也太大……
  荷洁点头。那……另外一个小伙子说,那我们再见了……
  荷洁说,那个……你们刚才放的那个有小孩子合唱的歌,再放一遍好不好?
  小伙子如释重负,说好的好的。有个小伙子打了个OK的响指。荷洁说,等等,我下去的时候,你们再放,我都是在我家里听。荷洁就控、控、控地下楼了。两个小伙子互相看了,都笑了。一个说,听说她老公死了赔了二十万,是不是住高级房子去了?另一个说,正好那个老太婆也死了,这二十万随她花了。
   荷洁回到自己屋里,阳光再度裂壁而来,灰尘和生机在屋子里期待地回荡。荷洁笑了,那个孩子的声音来了,这个口齿清晰的幼儿,一定是一口小乳牙,他(她)唱得很卖力,奶声奶气,口水不小心会掉出来。来了,那一句来了,这个男女莫辨的童声,就是拖不了那么个长音,他(她)很令人心疼地停了下来。荷洁竖起耳朵,文仔的嘘声令人不易觉察地出现了,很快就消失在阳光末梢的灰尘深处。歌声结束了。
  荷洁站了起来,拖起大编织袋,忽然发现,文仔前一段收养的流浪狗小白,正脏兮兮地直坐在旧柜子边。荷洁叫它出来。这时,音乐又响起来了,小伙子可能摁了重复键,楼下,荷洁抬头看天花板,呆立着,又听了一遍就出来了。到了巷子口,她还能听到小伙子为她放的歌,只是文仔的笑声再也听不到了。街上太嘈杂了。
  荷洁在前面走,脏兮兮的小白在后面跟着。
  
  二
  
  回头看这个巷子口,荷洁在这里进出了六七年。文仔的老婆跑了的第三年,媒婆就找到一直想嫁城里人、相貌平凡的荷洁。荷洁小文仔九岁。媒婆说,文仔是真正的老城人,家里有海外关系,有老底。主要是不会生养,老婆就跟人家跑了。嫁过来荷洁才发现,文仔很不怎么样,和他浑厚动人的嗓子完全不一样:小小的个子,爱驼背,爱说话,黏糊糊的什么主张都没有,什么事都是听他母亲的。比如,每周六可以同房一次。那么,文仔基本不可能在母亲规定的时间之外,违规大动作。荷洁也不行,甚至一个眼风也不行,如果被婆婆觉察,婆婆就会说,你难道和前一个骚女人一样,不要自己男人的命吗?!文仔就会有一种奇怪的表情,好像幼儿园里被别的孩子抢夺了宝贝一样的孩子,一副被欺负被掠夺过的样子。
  文仔家也没有什么海外富亲戚,春节中秋有一两张明信片飞来,都是毛笔竖写字,有气无力的,一看就知道是老人写的,果然,荷洁过来的后几年,连这个有气无力的明信片问候都没有了,肯定是写信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了,但是,海外并没有消息来确认。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