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在香港动作电影之上


□ 皮 皮

写在香港动作电影之上
皮 皮

皮皮 香港影评人,英国Exeter 大学电影硕士生。

文集一向难评,原因有三:篇幅不均、分量参差、作者群立场选择偏颇。不过,香港大学出版社将香港动作片跟世界不同地区作品互为影响的文章付梓成的《香港关联—动作电影的跨民族想象》竟能平衡上述三点,可算是研究香港动作电影的入门佳作。
全书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历史、想象和香港普及文化”,第二部分“动作电影——作为接触的场域”,第三部分“翻译和成形:全球化的较量”。
第一部分开篇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容世诚教授的《移动的身体:中国戏剧和动作电影的互动》。严格说来,容教授所说的中国戏剧其实是粤剧居多,特别是北派武打自袁小田替薛觉先担任武打角色开始。不过,那时候所谓的“北派龙虎武师”,按张彻的理解是“只打舞台上的套子,翻筋斗,毫无‘实战’的感觉。” 1 容教授引用大卫· 波德威尔的说法,指出香港动作电影美学的源头是借电影的剪接技巧将身体语言舞台化(staged),成龙的穿梯过凳、徐克的飞剑抛盾即为20 世纪30 年代舞台特技的演化结果。可惜,容教授没将吴宇森的慢镜纳入讨论,我个人认为吴宇森的动作设计,是真真正正脱离舞台进入电影蒙太奇的分水岭。

第二篇是由香港中文大学丘淑婷博士写的《香港与日本动作电影交错》。鉴于容教授的文章少了对吴宇森慢镜的讨论,丘博士的研究其实可以特别就黑泽明对吴宇森的影响加一点篇幅来演绎。可惜,丘博士的结论只停留在李小龙的遗作《死亡游戏》上。如果说好莱坞的《黑客帝国》(TheMatrix)中的武打是中日混合的最高结晶,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再花一点时间探讨袁和田是如何影响其子袁和平以至使其在《黑客帝国》中将北派加日本的变奏玩到出神入化境地的?
岭南大学的李少良博士在其文《神话延续:现代性的电影功夫》中,将功夫和武打区隔成一种文化与现实的对垒。功夫在李博士眼中,是一种迈向现代性、焦虑的呈现。特别是《精武门》中,陈真( 李小龙饰) 在片末冲出精武门一跃而起时响起的几声枪响。肉体始终敌不过枪支与火炮,就算陈真如何神通广大,他始终是血肉之躯。如果徐克的《黄飞鸿》系列是要戳穿刀枪不入的民间迷信,那么相对而言,陈真就是中国步向现代性的牺牲品。然而,这个悲剧在周星驰的《功夫》中被改写。周星驰的聪明与气度只是在开场30 分钟,借一个配角五郎八卦棍解决了《精武门》遗留下来的耻辱。这一设计非常重要,因为周星驰不齿去解决现在的中日矛盾,所以他让五郎八卦棍处理机关枪就算了。更讽刺的是,五郎八卦棍很快就死掉,留下火云邪神和如来神掌来个最后的对决。周星驰要说的是:“中国人的问题,中国人自己解决!”李少良博士的文章写成之时可能周星驰的《功夫》还未面世,所以只能将周星驰的《国产零零漆》和成龙《特务踢死兔》作一个比较,这有些突兀。反而,周星驰的《功夫》的确能成为一个延续的神话值得讨论下去。《功夫》的火云邪神就是石坚,如来神掌就是黄飞鸿。可《功夫》的结局比之前的《黄飞鸿》系列更值得我们深思,当火云邪神输了以后,真正降服他的不是武功,而是如来神掌的一句“你想学呀?我教你呵!”中国有句古话“教识徒弟无师父”,现在如来神掌却没有这个情意结。真正延续下去的神话,就在《功夫》。
第四篇是岭南大学陈清侨博士的《香港电影的武打状况:全球普及文化中的本土象征及文化抗争》。他问的是很少人会问的问题:“为什么人会喜欢看打架?”对于陈博士的文化解读就是“我们为什么而打( 奋斗) ?”(What do we fight for?)武侠片是否是国民最后的梦想,一种文化的想象?我同意陈博士的看法,自王家卫的《东邪西毒》,武侠片已走到后现代的起点,代之而起的是另一种江湖,由《无间道》及《少林足球》去继承。其实拿当年张彻的功夫片和今日《少林足球》相比较,我们很容易发现两者的不同——我们不像上一代为国家民族而活,我们的绝世武功不是为报家国之仇而去苦练,却是为了“搵食”(找吃)而活的。《少林足球》中的铁头功被老板用作发泄的对象就是很好的例子。陈清侨博士的论文很精要地将功夫片作为迈向现代性的文化想象做了分析,不过,至于如何由昔日暴力(violence) 的野蛮对打(barbarian fight) 演变成今日的文明械斗(civilizedcombat) 则没有着太多笔墨。这点可比较两岸三地的选举文化,自有些有趣的发现。
第五篇是北京大学戴锦华博士的《秩序/ 反秩序:香港动作片的身份表达》。文章前半部没太大新意,不过后半部谈到性别问题,则填补了第一部分大部分英雄片以父权为主的性别论述的缺遗。动作/功夫片向来都是男人的世界,自台湾胡金铨导演的《侠女》开始,还有继后的郑佩佩、马海伦,可惜香港武侠电影还未能真正迈向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化论述。故此,戴锦华博士在这方面着墨不多,便很快进入了雌雄同体的后现代诠释。我同意《倩女幽魂》、《东方不败》等都有着强烈的颠覆色彩。作为葵花宝典的传人,《笑傲江湖》第一集还未到自阉的地步。不过到了第二集,称霸武林者必须自阉,就成了女性诠释学的宝贵素材。女性角色突然变成讨论的主体而不是客体,值得香港武侠片研究者留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