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力娇小小说两篇(小小说)


□ 陈力娇

鱼鱼和儿子和最近

鱼鱼的儿子上高中时和他的同桌是好朋友,现在鱼鱼的儿子上大三了,儿子的好朋友还在辛苦地考大学,说他辛苦是因为他的家在农村,生活十分拮据,已无力支撑儿子朋友的摇摇欲坠。
有一天儿子朋友给鱼鱼打电话,说,阿姨,我有点事想求你。鱼鱼正刷牙,就含着满嘴的牙膏沫说,你说,你说,别客气。儿子的朋友说,阿姨,我想向你借八百元钱,我要交学费。鱼鱼这才问,你补习呢?儿子的朋友回答,是的。
一下要借八百元,着实让鱼鱼有点为难,这个月靠近春节,鱼鱼身体不好又连连光顾医院,加之每月鱼鱼还要支付儿子六百元生活费,实在有点力不从心。但是鱼鱼是个心善的人,见不得别人的难处,儿子的朋友一说,鱼鱼心里一下就柔软起来,鱼鱼说,那你过来吧。
儿子的朋友一听鱼鱼答应了,进一步和鱼鱼谈条件,他说,阿姨,这钱最快我也要明年秋天给你,只有秋天我们家卖粮食了,才能还上这笔钱。鱼鱼听了儿子朋友的话,心里动了一下,她感到了遥远,但是鱼鱼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她想救助孩子,就不能在时间上打折扣,怎么着也要尽力而为。于是鱼鱼说,我可以给你少拿点,拿多少是我的心意,你什么时候给都没关系,有就给,没有就不要了。儿子的朋友听了非常感动,声音都有点颤了。
第二天儿子的朋友来了,鱼鱼二话没说给他拿了四百元钱。看似少了点,但是鱼鱼心安理得,因为鱼鱼确实尽力了。
儿子的朋友刚走,丈夫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他突然说,今年的有线收视费该交了,你去交。鱼鱼听了打了个愣儿,这件事说好是由丈夫去交,怎么一下子又改为她交了?鱼鱼就很不悦地冲丈夫喊,你什么意思?不就是借出点钱吗?不理丈夫,一摔门上班去了。
一路鱼鱼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错,到了单位,就忍不住把此事和几个要好的同事说了,目的是想听听他们的观点,也证实一下丈夫的态度是否有道理。结果大大出乎鱼鱼的意料,四个人中有三个人和丈夫的态度相同,说这种情况多半是骗人,现在的小孩你不知他背着大人在外面干什么,他完全可以上网吧,玩赌博机,干一些出格的事。
鱼鱼听了愣住了,同事的意思是说,除了鱼鱼轻信外,鱼鱼还有纵容青少年犯罪的嫌疑。只有一位女伴儿说,你这样处理挺好,借出去的钱休想要回来,宁愿少给他点儿,也不能损失太多。
这话乍听上去不错,但多少有点冤枉了鱼鱼,鱼鱼借给那孩子钱时根本没那么想,鱼鱼就想怎么着也得帮那孩子一把,因为他毕竟和儿子要好过。所以女伴的节外生枝,不由得让鱼鱼更加垂头丧气,鱼鱼就不明白,这世界怎么了?怎么从前的那种纯真、古朴、透明都不见了?
同事见鱼鱼不语,以为鱼鱼开始反省自己了,就进一步开导鱼鱼,说,你没见大街上的乞丐越来越多了吗?你没见给他们钱的人越来越少了吗?你若想做英雄,你就会让自己赔个精光,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