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力娇小小说两篇(小小说)


□ 陈力娇

鱼鱼和儿子和最近

鱼鱼的儿子上高中时和他的同桌是好朋友,现在鱼鱼的儿子上大三了,儿子的好朋友还在辛苦地考大学,说他辛苦是因为他的家在农村,生活十分拮据,已无力支撑儿子朋友的摇摇欲坠。
有一天儿子朋友给鱼鱼打电话,说,阿姨,我有点事想求你。鱼鱼正刷牙,就含着满嘴的牙膏沫说,你说,你说,别客气。儿子的朋友说,阿姨,我想向你借八百元钱,我要交学费。鱼鱼这才问,你补习呢?儿子的朋友回答,是的。
一下要借八百元,着实让鱼鱼有点为难,这个月靠近春节,鱼鱼身体不好又连连光顾医院,加之每月鱼鱼还要支付儿子六百元生活费,实在有点力不从心。但是鱼鱼是个心善的人,见不得别人的难处,儿子的朋友一说,鱼鱼心里一下就柔软起来,鱼鱼说,那你过来吧。
儿子的朋友一听鱼鱼答应了,进一步和鱼鱼谈条件,他说,阿姨,这钱最快我也要明年秋天给你,只有秋天我们家卖粮食了,才能还上这笔钱。鱼鱼听了儿子朋友的话,心里动了一下,她感到了遥远,但是鱼鱼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她想救助孩子,就不能在时间上打折扣,怎么着也要尽力而为。于是鱼鱼说,我可以给你少拿点,拿多少是我的心意,你什么时候给都没关系,有就给,没有就不要了。儿子的朋友听了非常感动,声音都有点颤了。
第二天儿子的朋友来了,鱼鱼二话没说给他拿了四百元钱。看似少了点,但是鱼鱼心安理得,因为鱼鱼确实尽力了。
儿子的朋友刚走,丈夫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他突然说,今年的有线收视费该交了,你去交。鱼鱼听了打了个愣儿,这件事说好是由丈夫去交,怎么一下子又改为她交了?鱼鱼就很不悦地冲丈夫喊,你什么意思?不就是借出点钱吗?不理丈夫,一摔门上班去了。
一路鱼鱼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错,到了单位,就忍不住把此事和几个要好的同事说了,目的是想听听他们的观点,也证实一下丈夫的态度是否有道理。结果大大出乎鱼鱼的意料,四个人中有三个人和丈夫的态度相同,说这种情况多半是骗人,现在的小孩你不知他背着大人在外面干什么,他完全可以上网吧,玩赌博机,干一些出格的事。
鱼鱼听了愣住了,同事的意思是说,除了鱼鱼轻信外,鱼鱼还有纵容青少年犯罪的嫌疑。只有一位女伴儿说,你这样处理挺好,借出去的钱休想要回来,宁愿少给他点儿,也不能损失太多。
这话乍听上去不错,但多少有点冤枉了鱼鱼,鱼鱼借给那孩子钱时根本没那么想,鱼鱼就想怎么着也得帮那孩子一把,因为他毕竟和儿子要好过。所以女伴的节外生枝,不由得让鱼鱼更加垂头丧气,鱼鱼就不明白,这世界怎么了?怎么从前的那种纯真、古朴、透明都不见了?
同事见鱼鱼不语,以为鱼鱼开始反省自己了,就进一步开导鱼鱼,说,你没见大街上的乞丐越来越多了吗?你没见给他们钱的人越来越少了吗?你若想做英雄,你就会让自己赔个精光,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问题又成了鱼鱼是英雄,还是傻瓜?
鱼鱼的心情就说不上多么沮丧了,那几天鱼鱼真有些寝食不安了,不是心疼已付出的钱,是鱼鱼把握不准自己的价值取向了。鱼鱼十分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今后再处事时应该奉行什么样的办法最为合理。
好不容易等到儿子放寒假回来了,鱼鱼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把这事一点不剩地全对儿子说了,包括同事的看法,包括丈夫的抗议,包括自己的迟疑不能肯定。
儿子细心地把鱼鱼的叙述听完,然后他不慌不忙和母亲一一道来。儿子说,我们不妨这样来看,这个世界是个庞大的载体,它生生不息,负载过重,它没有能力梳理自己,只能喘息着兼容并蓄,这样世界免不了污浊一些。但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不能因为污浊而跟着污浊,不能因为污浊就否认和拒绝洁白,清纯永远是人的向往,而向往永远会净化这个世界,做一做美好就多了起来,不做怎么去证明美好。美好一多,世界自然就五彩缤纷起来。
儿子说完,站起身和鱼鱼拥抱了一下,他拍了拍鱼鱼瘦瘦的肩胛,然后说,妈妈,你没有错,你懂得人在什么时候更需要别人。

蓝天下

钱市的云朵朵遇到一个人,是她工作的政府办二楼的一个矮个子男人。这个男人有一个特点,和熟人见面总是老远就把右手一挥,很利落很果断地说声你好。他四十八九岁,态度谦和,让人看了有亲切、厚道、乐观的感觉,形象却不能不和拿破仑联系起来。
拿破仑一向以他的矮小、果决、不畏同类著称,他也一样,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把笑容挂在脸上,仿佛永远没有愁事一样。按说他的地位也不是很高,顶多就是个正科级,生活也不是很富裕,从他的穿着上看,一切便会一目了然。但是他就是那样乐观,从来没见他为什么事不快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