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酒宴拾趣(散文)


□ 王梓夫

  饭局上的座次

  大凡有饭局的人多非等闲之辈,有权的有钱的有所谓身份的,总之是有头有脸的。有头有脸的人娇气、敏感、小心眼儿,他们都很在意自己的身份,脸皮儿薄。因之,席面上的座次往往成了东家最头疼的事。

  宴席上的安排,最简单办法就是事先写桌牌,宾客来了找到自己的名字入座就是了。但这是正式场合,大多饭局都非正式的,有许多还是随意随机的,摆桌牌显然是弄事。这时候宾客之间多是推推让让,霎时间复活了泱泱大国的礼仪风范。

  食客们都有十足的经验,入席之前先要看清主座在哪儿,一般大宾馆的餐桌事先便布置好了,酒杯上插的餐巾,总有一只是与众不同的。档次低一点儿的餐厅多无此讲究,于是人们便按约定俗成的规矩,将对着门口或者靠近里面窗户的那个座位当作主座。认清了主座之后便自知冷暖,掂量着自己该坐在那个座位上。掂量好了也不能就座,还要假戏真作地谦让一番。谦让分两个层次,一是看谁的头脸最大,二是看谁做东请客。一般地说,东家当仁不让地该坐首席。但必须东家与来宾中头脸最大的那个人不相上下才行,否则依然要“敬陪末位”。让谁呢,一般的情况下都是让官最大的那个人,也就是所谓的“领导”。而领导多是说千篇一律的话,大家随便坐,都是朋友嘛。你可千万不要把这当成领导的指示,果然随便坐了,便会“一人向隅,举座为之不欢”。席间除了领导,或许还有年纪大的或有一定声望的长者,这时候领导也会真多假少的推举为上。一般来说,长者也不要倚老卖老,说句“寿不压职”后,依然要把主座让给领导,这叫给面子。

  主座确定后,下面的依然在谦让,却简单多了。应该以右上左下的原则,确立“第二主宾”“第三主宾”的位置,但大多不讲究,只是依照各自的身份将两个扇面形围成一个圆形即可了。

  如果有谁看不出眉眼高低坐错了位置,便会出现很尴尬很不快的事情。中间如果他醒悟过来,知道“越位”了,也会芒刺在背如坐针毡收不了场。曾经在一个场合上前后两任长官相遇了,老长官年纪大又德高望重,新长官非但年轻且政绩平平人气低微。新长官让也没让便坐在了主座上,结果这件事一直被当作新长官笑柄抑或丑行在坊间议论至今。

  我是不大讲规矩的人,身边也有几个厌恶繁文缛节的同怀,常常在私下聚会上便有意打破这些规矩,别出心裁地按年龄坐,按女士优先坐,按女男搭配坐等等,也其乐融融。

  友人某公,当过某国营大宾馆的总经理,深谙此中圭臬,无论多大场面都撑得起来,且滴水不漏,宴席上便少不了他的运筹周旋。他记性好,见面熟.知道官场上的贵贱,知道商场上的高低,知道名利场上的尊卑,也知道社会各界的长幼,安排的座次便无可挑剔。有了这个本事便也有了特权,常常耍些小把戏将他看重的人推上一位或者将他不待见的人推下一位,上下只在一椅之间,而又有充足的理由,别人没有什么察觉,只是当事人心里小有不快而他则小有得意。当然,他也有犯难的时候,遇上两位不相上下又不好得罪的宾客,他往往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这时候如果我在场,便将我夹杂其间以释嫌解困。我常说,我就是麻将牌的“惠儿”,当啥都行。玩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