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姜的心事


□ 任青春

  一

  老姜有心事了。其实老姜的心事很简单,就是想见见郭县长。

  老姜是青山县托古乡古田村的农民。农民想见县长你道是那么容易啊!村主任胡态问他几次了,你见县长要说个啥?他没有和胡态说。其实他想和县长说的很简单,那就是自从郭县长给他解决了这头奶牛后,他的日子就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都是托郭县长的福啊!可是他见不到郭县长,郭县长答应他第二年的这个时候要来看他,要亲眼看到他脱贫。胡态说,你脱贫郭县长就高兴了,见不见都一样,郭县长是一县之长,你以为像你老农民呢,人家忙得很,根本没有时间听你这样的小事。老姜说,这怎么是小事呢?这是郭县长关心的大事,郭县长嘱咐我一定要尽快脱贫。胡态呵呵呵地笑了半晌,说,说你呆你就是呆,你以为你真是人家县长的战友啊?说完,他就摇头晃脑地走了。留下老姜—个人愣愣地在那里。

  老姜有两男两女,都已成家了,但日子过得都不宽裕,儿女们都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老姜的老伴两年前去世了,她得的是肺气肿病,卧床多年,治病给老姜拉了不少饥荒。四个孩子一个接着—个结婚,花销巨大,特别是两个儿子,过彩礼花去了大笔的钱,老姜雪上加霜,拉下了一屁股饥荒。老伴去世后,老姜就侍弄那十来亩地,那地在土岗子上,跑风,土质差,也不打啥粮。老姜去了年吃年用也还不了啥饥荒。愁得他头发都白了。冬天他揽了点活计,就是给村里人放羊。这个屯就这习惯,每家每户都养个三只两只羊,每只羊他放一个月给五毛钱。他一共放二百多只羊,—个月到手也就一百多块钱。对千疮百孔的家作用不大。但抓到手点钱总比没有抓到好。他也想过养点啥,可他没本钱。现在想,如果不是自己放羊也许就不会结识郭县长。

  那天是腊月二十三小年。老天嘎巴嘎巴的冷。老姜把羊群放进林地里,羊们用角挑开厚厚的积雪,嚼食下面的干草。天要傍黑的时候,他把羊群收拢起来往回赶。出来一天的羊都急着奔家,争先恐后地挤上了公路。这时远远的有一个车队过来,打头的是一辆有蓝白杠的警车,呜呜叫着,上面的灯闪着,后面是清一色的小卧车,两面低中间高的那种。老姜放的羊挡了路,长长的车队都被憋住了。这时从车上下来—个人,老姜认得,是乡里的李乡长,以前来村里开过会。和他一同下来的还有—个警察,他们俩黑着脸向老姜走来。老姜的心咯噔一下,心想这回可惹了祸,他赶紧挥着鞭子往公路上去赶羊。李乡长隔着羊群不满地对老姜说,你这老头怎么搞的?怎么连个羊群都赶不明白?抓紧把路让开,你知道是谁来了吗?是县政府的郭县长,郭县长这么忙还让你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老姜一听就更害怕了,原来是县长来了,这还了得?他挥起鞭子往路下赶羊群。按说往常一赶这羊群就下路了,可是今天这羊偏偏和他作对,绕来绕去就是绕不下公路。其他的车也都停下了,从后面车上又下来几个人,慢慢往这边走。李乡长就有些紧张,对其中的一个胖胖的和老姜年龄差不多的人说,郭县长,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耽误您的时间了。郭县长和善地摆摆手,笑着说,没关系,我也正想找个老乡唠唠,看来是我和这个老乡有缘分。老姜的汗都下来了,听了郭县长这番话,悬着的心多少安定了一些,他挥着鞭子赶羊,羊开始往路下走。郭县长拦住老姜说,老乡,不忙赶羊,咱们唠唠。老姜一听县长要和他唠,刚消的汗又出来了。他紧张得把鞭子抱在怀里,两手反复地搓。郭县长伸出手来和他握手,他赶紧把手心在裤子上蹭了又蹭,这才伸出来。郭县长立马把他这只粗糙的手牢牢地抓在手里,另一只手在老姜的手背上拍了拍,说,老乡,今年的收成咋样?见县长问,老姜紧张地看李乡长,好像李乡长的眼睛里有答案似的。李乡长眼里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妙神情,说,你看我干吗,咋样就咋说呗,实事求是。老姜咽下一口唾沫,说,今年旱哩,三四成年,不太好。郭县长就又问,那今年的吃饭是不是有问题?老姜看看李乡长,他本想说没问题,可看到李乡长那眼神就不舒服了,想到自己这几年因为家庭遭遇多次到乡里申请贷款和贫困补助所遭受的白眼,就横了横心说,其实光是吃饭也没什么问题,是我家原来有情况。于是,他就把孩子接二连三成家花销大、老伴多年卧床治疗花的医药费多等和盘托出。他说,我这样的家庭如果光靠种那点地啥时候也翻不了身,就得养点啥才行。郭县长问,那你看养啥能行,养羊能行吗?还是养奶牛?老姜咧嘴笑着说,养奶牛当然好了,可我没本钱。一听他说这话,李乡长赶紧拦阻说,行了行了,郭县长这么忙你就别给领导添乱了,有什么困难过后和乡里说,我给你解决。老姜想在心里说,你给我解决,你要是真能给我解决我的日子也不会过成这样。可他不敢说。郭县长说,老李,别这么说,我下乡调研就是想给百姓解决问题的嘛。老乡,你贵姓?老姜说,我姓姜。郭县长说,老姜,你今年多大岁数?老姜说,我五十四了。郭县长说,啊,那你比我大一岁,你是老哥了。老姜吓得直往后躲,这怎么可以,你是县长,我是农民哩。郭县长说,农民咋了?县长和农民一样,都是人。我还当过兵呢。老姜小声说,我、我也当过兵。一听这话,郭县长来了兴趣,哦,你也当过兵?哪年?哪的兵?老姜说了年份和当兵的地点。郭县长竟然大叫,太巧了,咱俩是一年的兵,而且是一个团的,是战友。老姜说,那咋敢呢,你是县长。郭县长说,你看,你又来了。战友就是战友,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说吧,老姜,你买两头高产奶牛得多少钱?老姜忸怩了一下,说,我算了,咋也得两万一二吧。郭县长爽快地说,那没问题。他又回头对跟随他的县政府办张主任说,这事就交给你了,马上就办,是从信合贷款还是从扶贫款里出我不管,总之要办好。群众的事无小事。李乡长赶紧说,郭县长,您发话就行了,这牛还是我们乡里给解决吧。郭县长不客气地说,算了吧,你们要想解决不早解决了吗?还是我管吧。张主任马上表态说,郭县长您放心,明天我就落实。郭县长说,好,雷厉风行。他又转头对老姜说,老姜,给你买两头奶牛,你好好养着,来年这时候我亲自来你家,大伙给做个证,我要亲自包扶老姜,要眼看着他脱贫。郭县长一席话,说得老姜热泪横流。这么多年来,他的日子就像风雨中的枯树,摇来摆去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他找过村里,也找过乡里,可是没有谁拿他当过人。今天,这么大的县长竟然和自己称兄道弟,还说是战友,并且马上给解决贷款买奶牛,他怎么能不激动呢。这一激动,不争气的眼泪就下来了。他哭着说,郭县长,你放心,我要是不把奶牛养好,我就对不起你的一片心。今年你给我买两头牛,明年这个时候你来,看我的奶牛变成几头了,到家里我给你炖小鸡吃。郭县长呵呵笑着说,小鸡嘛就免了,但是明年我是一定要来你家的,就是这个时候。

分享:
 
更多关于“老姜的心事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