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兰书屋


□ 胡亚才(回族)

作者简介:胡亚才,回族,1962年生,河南固始人。自1981年至今已发表文学作品150余万字,著有小说集《真实的夜晚》、散文集《春天的角度》、诗集《一切如我们的虚拟》等。作品多次被《散文选刊》、《读者》等刊选载,并入选中国散文排行榜。中国作协会员,信阳市作协副主席。

  312国道拓宽改造的1988年,在开挖途经石佛镇镇区道路基础时,挖出一块青石碑。我见到这块碑时,已是这年隆冬,我从外地回石佛老家走年坟。当时,碑已断成两截,静躺在清真寺的遗址上。四周空日广´显得很静。我俯身拂去雪,顿时露出青青的石碑,雪浸洗后的石碑很是清洁。我用手指测量—下,碑身大致高一米八,宽一米,厚二十厘米。竟是一块大碑。比起我少小时亲眼目睹的那块镌刻阿汉两种文字的建寺石碑,这块碑大了许多。铭文没有用阿文,通身为颜体小楷,底青文白。

  原来,这是一块记叙创办石佛镇“古兰书屋”过程的石碑。

  我在不经意的阅读中,与碑文中的一个名字不期而遇,眼睛顿时闪出亮光,心随之被碰撞。

  1913年,回回居多的石佛小镇发生了一件大事:清真寺里办起了一所学堂。关于我的曾祖父在这件事上的作为,祖父没能在有生之年留下更多言述。倒是我的祖母,受到真主的恩典,一口气活到96岁。在她无疾而终以前的20年里,我从祖母口中,了解到曾祖父在办学堂时做事的分量。

  陶阿訇有办学堂的心思后,第一个就想到了我曾祖父。陶阿訇喜欢我曾祖父的笃信与本真,在他眼里,曾祖父没有虚荣与造作,更是远离撒谎、失信、奸诈。在清真寺里,陶阿訇等曾祖父坐定,便郑重地讲起办学堂的想法,之后是长长的沉默无语。他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曾祖父,希望能读懂他的目光。但是,曾祖父当时并没应允,甚至连一个应付的“嗯”都没有。

  那天,曾祖父从清真寺回到家,一直不说话,忧心忡忡的样子,以至早已夜深人静了’他还独自在院落里,纹丝不动仰天长望。整整两天,他没有跨出院门一步。虽紧锁的眉头渐渐解开了,心里还是没有完全敞亮。他两次冷不丁地沉吟:“穆圣说,你耕耘今世就永远活在世上一样,你耕耘后世就要明天死亡一般。”仿佛对我曾祖母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两天后的一个傍晚,陶阿訇来到南小街紧临小河的我家院落。阿訇到回回家是常事,但这个时候来并不多见。尽管我曾祖父知道陶阿訇登门的用意,但还是被陶阿訇刚一落座的第一句话震住了。陶阿訇满目清澈,含笑说道:“先前表叔跟我提到过举人锦的事,我一直在心里藏着。”

  陶阿訇说的表叔是我的太祖父,是位放榜的举人。在他34岁中举时,那方温软如肌肤的举人锦被官府郑重其事地送上我太祖父在南京浦口的家门。1853年初秋,就在洪秀全率太平军攻陷南京半年后,太平军要杀读书人之事让我太祖父终于在一个深重的黎明前夜,怀揣举人锦,带着妻儿毅然出逃,开始了四个多月一路向西的险程。就在我太祖父双腿如灌铅,太祖母气如游丝,一双儿女如寒风中的衰草即将倒倾之时,是石佛镇接纳了太祖父一家。德高望重的老陶阿訇对太祖父说:“留下吧,天下穆民皆兄弟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