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百万》:电影释梦


□ 刘君一 谭 政


《一百万》是刘君—创作的第二部故事片,典型的小投资制作,不过影片本身却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人说它俗,有人说它用荒诞的手法讲了个不错的电影梦。影片的市场回收不错,刘君一已经得到制片方的奖励,更重要的是影片还参加了纽约国际独立电影节获最佳外语片提名,并和另一部中国影片《云的南方》入选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亚洲新电影单元竞赛。

诗·生活·电影

谭:这次你有两部作品在今年的大学生电影节上参赛,相比来讲,《爱情在线》在叙事各方面都很不理想。它是你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吗?
刘:那是因为我们三分之一的剧本都没有拍,影片还没拍完投资公司便垮台了,我是硬着头皮把它剪完的,所以《爱情在线》能够拿到影院放,就是上天保佑。
第一部胶片应该是1995年拍的短片:《唯一爱情的篇章》。自导自演,自己写曲,把我的一首长诗拍成了电影,自己该朗诵的时候就朗诵,该有情节的时候就有情节,完全是另一种语言,一种尝试。严格说那不是电影,电影不该做那种事情,它在外国拿了一个学院奖,然后到丹麦的几个高校展映。
谭:那应该是完全情绪性的表现式作品。听说你进入影视圈以前是个完全意义上的诗人,你的经历比较有意思,对你的作品也有一定影响吧。
刘:你从外地到北京是走正规的路,来考学。我一个人来这儿是来当诗人的。结果来了以后,我只能住在北京电影学院北边一个小棚子里,每天出去门都不用上锁。屋里到处都是堆得乱七八糟的书,跟猪窝没什么两样。那时候我每天夜里到外面捡烟头抽。
北京的诗人大部分都是在大学当老师,要么在杂志社当编辑,如果没有体制内的一种保障,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于是改行进影视圈,能吃上饭,再加上小时候就喜欢电影。所以后来很多圈里的朋友骂我堕落。《唯一爱情的篇章》拍完以后我就开始拍电视剧、广告,还拍了很多纪录片,比如《中央文献20年》,眼下正在拍的是小平百年诞辰的纪录片:《走近邓小平》。
谭:你在电影学院呆过?
刘:我在电影学院进修过。我编过诗刊。那时候民间的诗刊很多,有一个很大的纯民间刊物叫《组成》,新时期以来的地下诗刊之一,是我主编的,从 1989年到1996年。每期印两千册,基本上都是赠往国外,或者国内的一些大学。有一次在一旧书摊上看到的这些杂志,赶紧给买回来。
谭:有时候诗人比导演更让人尊敬,因为有人说只要有高中水平就能当导演,但诗人必须有真正的才华才能做诗。而作为诗人的体验,好像诗人必须经历一些特立独行的事,有了特别的体验、思维和性格,才能称之为诗人。
刘:他需要这种思维,需要一种思想语言的模式,诗歌的这种结语的方法。如果你惯于用这种思维模式,思想当中语言是这样集成的话,自然而然行为肯定会受到影响,肯定会自觉不自觉地把思维行为和绝对层思维对应起来,有时一个眼神、一句话,在别人看来都显得异常。时间长了就形成一种惯性,慢慢地把这种异常发展成定性,就和社会的轨道脱离了,必然就会被固有的体制抛弃。我们的体制最有魅力的一点是它提供给你基本的人生保障,如果你被这样的体制抛弃,没有考上大学,或者是考上大学分配到一个单位,你不去,你肯定会走跟我一样的路。现在大家都是体制给了一个身份,是在这个身份的前提下去做事情的。但是我当时不一样,我高中的时候已经在写诗,高考的时候一批军队作家在搞笔会,我就去参加笔会,放弃高考了,所以到现在只是高中学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