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娜仁琪琪格的诗


□ 娜仁琪琪格

  
  就像我们的爱张了张翅膀
  
  这宁静的时刻尘俗睡去
  打着鼾磨着牙伸着懒腰
  灵魂脱了壳翅膀是轻的
  薄得又透又明没有哪一个时刻
  让我如此幸福就像我们的爱张了张
  翅膀就像我抬起头
  看到你眼中的湖看到我的前世与今生
  
  此时我起身
  清晨还远这样的寂静与幽冥
  恰到好处神灵能抵达的地方
  我就能到他们凭借我手中的笔
  诉说——亲爱的
  你不要怕我是你仁善的
  女巫勾了你的魂
  来恨一场又爱一场
  醒来你还是那得道的高僧
  
  清晨举着光说到就到
  神敛起了翅膀把某一年的冬天
  轻轻折叠把东三环上奔跑呼叫的人
  送走徐徐掩了那扇门
  你不是他他亦不是你
  
  谁手中的白菊跌落红尘
  
  你看过鸟儿睡觉的姿态吗
  
  喜悦在蜂拥而下的9路车门中
  找到了我一阵微寒的风
  拥抱了我 又拥抱了我
  乘机把什么埋入
  我的骨头 我并不知道
  
  夜晚9点多钟的崇文门怎么就
  明亮起来了一大滴飞溅的白色液体
  引导我向上望去 惊讶在树顶上
  向我眨眼打手势——
  “嘘……”
  
  这偌大的奇观令我仰着头哑着嘴
  仰着头、哑着嘴走路
  看一大群鸟儿在疏朗的树枝上睡眠
  它们就这样
  一个大的家族和另一个大的家族之间
  隔着一两棵树它们以一两棵树为界
  相安无事、比邻而居
  那无边的喘息、梦呓、亲吻了我的双眼
  额头后又亲吻了我的每一个细胞
  我看见一个鸟儿张了张黑色的翅膀
  飞起又轻轻地落下
  乌鸦这鬼怪的东西是在向我
  暗示了什么我也并不知道
  
  我只知道惊讶新奇喜悦
  将手伸向了手机这时
  忧伤在前面踱着步子等我
  等我手指一动把短信发出
  它们就从崇文门的每一个角落
  一齐向我跑来撕扯着我的衣服
  我的心我的神经
  嘟囔着自轻自贱自残
  自取其辱的词汇夹杂着一些缠绵的往事
  直到我落荒着挤上41路
  它们都不肯放过我
  直到现在或是一个永远
  
  而那些睡在树上的乌鸦呢
  它们却笑了起来 一直在笑
  
  微笑 树的羽毛在飘落
  
  风,这个野孩子
  在外面跑。要把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
  翻遍—— 天南的地北的
  海角的天崖的。风和冷谋划着措手不及
  最初 它们是躲在一个角落里
  狡黠地睨着——向外,再向外
  
  暖阳继续着温熏,微风徐徐着和煦
  黄色的、白色的、粉色的
  菊花与月季
  在凋败的季节里 依然立在枝头
  树的羽毛缓慢地飘落
  飘落 多像一个女子在怀念她远去的
  爱情与青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