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场悲情盛宴


□ 王国平

《夜宴》挂的是“羊皮”,卖的是“狗肉”。这“羊皮”是五代十国时期宫廷权位的残酷角斗,这“狗肉”是世间悲剧爱情面面观,也就是说,《夜宴》是一场人间多元悲剧爱情生态的大展示。
太子无鸾宠爱的女人婉儿成了自己的母后,太子郁郁寡欢,躲进野外成一统,咿咿呀呀解心愁——他专心学傩戏(不被重视但极富中华文化特色的民间艺术形式)去了。哪料父亲被叔叔阴谋陷害,叔叔登基,名号厉帝,婉儿被其“霸占”,成了新朝新代的皇后。太子肩负复仇重责,又需要听从内心召唤,找回自己的婉儿。不过自古太子不寂寞,他在爱的同时也在被爱,生于官宦世家的清纯婉约女子青女被先帝定亲给了太子,于是丹心一片向情郎,绝对的死忠死爱,无怨无悔。问其结果,在艺术的世界展示人在爱情道路上苦苦跋涉,不管动机如何,付出几许,迎来的大多是漫散心间的悲,是透彻心底的凉。所以在这场情感“盛宴”中亮出了自己情感底牌的人,为情所伤,为情所困,为情所累,为情而终,无一例外地命归黄泉路。这,是《夜宴》的基本故事脉络。
先帝虽然没有出场亮相,但是我们依然可以感知到这个人的气息。虽然不能武断地说这是一位地道昏君,但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不是一位明君。或者就如我们抽离出电影的时代背景而把其看成一部爱情电影一样,我们可以把先帝从帝王身份拉下马,而把其看成一个平常的人,那么这个人也是了无道德风范,他抛弃了自己的职责,夺人所爱,而且是夺儿所爱,并且放任儿子的纵情沉沦,不考量事业的承继。于是他对婉儿的“爱”最为表层最为肮脏最为龌龊,就是因婉儿的惊天美貌而进发动物的欲望。他伤害了婉儿,这个女人从此开始了对情感的游离,开始懂得利用情感来实现某些目的他伤害了太子,这个男人从此一蹶不振,感伤、忧郁与无奈侵袭了他的内心,削弱了他的气度,他伤害了自己,满足了欲,但没有得到爱,最终在不明不白间被置之死地。这是一口陷阱,悲剧是其终极,可惜在现实时空,这样的故事正在某个角落激情上演,长盛不衰。所以,这样的“爱情”最具批判意味。
厉帝与婉儿之间的关系最为复杂。他似乎是真心爱着这个女人,所以他颇费心计,不顾伦理,偷窥当时还是嫂嫂的婉儿卸装、沐浴、更衣。这样的行为掺杂了一半欲,还有一半爱。爱欲杂糅让他大不逆,阴谋地杀害兄长,目的一大半是为了这个女人。但是他的行为不合乎道德规范,他不是纯粹为了爱而铤而走险,他是通过对权力的占有来实现对女人的捕获。所以,在传统的“二元对立”体系中,他是坏人,他乱伦,他不敬,他阴险,他恶毒……不过进行这样评价的同时,我们忽略了这个男人尚存的真性情。观众的评论对他最后甘愿饮毒自尽的合理性表示质疑,认为这样一个暴君怎么会有如此“人性化”的举动?我倒认为这是一种苛责,婉儿阴谋下毒触及了他心中的最软处,为了这个女人,他什么都冒犯了,但是结果换来的是她的绝情。如果他由此大开杀戒,还是那般耀武扬威,那是脸谱化的一个“这一群”的厉帝,而不是“这一个”的厉帝。其实,情感走到终极,人都是孩子,都是冲动的孩子,都要接受冲动的惩罚。所以,这样的爱情最具警示意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