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路无坦途,天行健


□ 关圣力

  作为一名文学刊物的编辑,我是后来者,本没有资格出现在这个栏目里说三道四的。感谢《星火》杂志和熊正良主编给了我这个机会,使我可以在这里,对曾经支持我工作和支持我们刊物的各文学期刊主编和编辑们,说声谢谢!并通过我对文学的理解,把做文学编辑的感悟说出来。
  我是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在《北京文学》上发表小说的,许多年后,我又有幸成为这个刊物的一名编辑,可以说,我的文学路与《北京文学》杂志社有着不解之缘。从文学创作到编辑刊物,我的文学之旅,就像吃芥末,充满了对文字倾诉的追逐快感和苦涩。在我亲历写作与编辑苦乐的同时,也亲身经历和感受了,文学刊物的编辑对于写作者的成功和文学作品传播的重要性,所以在我成为一名文学编辑后,便以热情,投入,尽责和努力来规范自己,不敢有半点疏懒和自我意识。
  因为我爱文学!
  以我的经历来说文学创作,或许可以给追求文学事业的朋友们,一个“固执、坚持、成功”的提示。我的第一篇小说习作是投给《北京文学》月刊的,也就是我现在工作的杂志社。当时我仅仅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与这个杂志社没有一点关系,也不认识任何一位编辑。小说投寄出后,我在期盼中等待了近三个月的时间,稿件也没有一点音信。我以为一定是我的小说写得太差劲,编辑们懒得理我,免不得心灰意冷。但就在这时,我接到了北京文学编辑的一封退稿信。一封用钢笔写的退稿信,同时还退回了我的小说原稿。接到这样一封退稿信,我的兴奋大于失望。虽然小说没发表,可毕竟看到了来自专业编辑肯定的评语。从这封退稿信里,我受到了鼓舞,看到了成功的希望。所以我至今对那位不知道是谁的编辑心存感恩,是他或她,坚定了我从事文学创作的决心,鼓舞着我走上了文学之路。在我成为北京文学的编辑后,也正是这封退稿信,时刻警醒着我,让我始终保持着对工作,对作者、对文学爱好者的热情、尊重与支持。
  1988年,我在《北京文学》发表了短篇小说《躁动》,这是我的处女作,它受到陈建功、韩少华、李陀、汪曾祺等作家和编辑们的肯定,韩少华老师还特意为我写了评论,高度评价了我小说的文学价值。当时我很高兴,以为我可以从事文学创作了。接下来我写下了大约30万字的作品,又发表了几个中短篇小说,还受到文学评论家雷达老师的关注和好评。但就在我第一篇小说发表后仅仅一年多一点的时候,就在我准备向文学创作更高层次攀登的时候,瘫痪的病魔凶狠地袭击了我。突然之间,我高烧40多度,颈椎疼痛难忍,脖子不能支持脑袋的重量了,需要借助双手的扶持,才能使脑袋直立在脖子上。躺着也不行,颈椎不能承受一点点弯曲,生活都无法自理了。一连90多天,我坐在两个单人沙发对接成的小小空间里,为固定身体,周围必须塞满棉被和枕头,发烧和颈椎疼痛的折磨,彻底摧垮了身体。
  病好了以后,再也无法伏案写作。因为只要我一把双手搁在桌子上,拿起钢笔做写字状,就感觉脖颈子和后脊梁有股阴森森的凉气上下迂回,肩部和整个儿后半片身子麻木疼痛。想写点什么,却不能写,更不敢写,那瘫痪病魔的威胁,实在是太恐怖了。我的文学创作刚刚起步,就不得不中断了。
  这一断就是将近10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进行有计划的创作,但却使我有时间第二次系统地读书,可谓是因祸得福吧。大约是1997年春天,在北京饭店参加一个文学界的大型会议。在会上,城市出版社的编辑李红雨先生找到我说,他们社准备出版一套系列丛书,其中一本书的稿子已经写了两稿,仍然没通过三审,但又急着出版,只等这一本了。他邀约我写。这是我中断写作近10年后第一次拿起笔。书交稿后,顺利通过了三审。就是这本书的出版,给我带来了可以重新从事创作的信号。
  1998年我与章德宁等朋友合作,编辑了大型民间记忆丛书,《那个年代中的我们》《思痛母亲》《我们曾经是动物》等书。这几套书的出版,得到了季羡林、姚远方、王蒙、刘恒、张抗抗等众多作家和社会名人的赞许,也赢得了读者喜爱和社会关注。
  之后,我被《北京文学》社长,当时的执行副主编章德宁选中,成为《北京文学》月刊社的编辑。到《北京文学》做编辑后的第一个工作,是主持首届“老舍散文奖”的初、中评选和组织终评。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老舍散文奖的评选过程中,我在数千份来稿中发现了一篇来自辽宁的投稿,是一位年轻作者尔蜜的散文《逃离母亲》。这篇散文,没有用传统叙事去歌颂母亲和母爱,而是从逃离母亲的叛逆角度,以真实的情感,朴素的语言,记录了一个青年人要自立创业的思维轨迹,抒发了要逃离母爱的呵护与自强不息的向上精神。在最后终评的时候,这篇散文,被全体评委一致认可,在有众多散文名家参与的老舍散文奖中获得“首届老舍散文奖”三等奖。
  2002年的时候,全国的文学期刊很不景气,可说是一片沉闷,普遍处于维持、坚守状态,文学期刊,似乎进入了冰河期。为了寻找更为宽泛的文学发展空间,给文学期刊注入活力,这一年10月中旬,章德宁社长提出大胆的策划,要创办一本文学选刊。我被选参与创刊工作,并为这本新选刊提出了参考刊名《中篇小说月报》。这个刊名,最终被章德宁社长批准成为现在的《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作为创刊参与人,我对这本选刊,投入了几乎全部精力。通过这本选刊的筹备,出刊的全部经历,我知道了一本文学刊物的创办、编辑和发展是多么不容易。从报批,搜寻资料,研究文学期刊现状,为刊物内容定位,到封面、版式设计,联络文学期刊和作家,甚至所用字体、字号等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小的环节,章德宁都会关注到,都要求做到最好,绝不允许一丝马虎。在这个过程里,我从她的工作中,学会了怎样做编辑,怎样做一个合格的文学编辑。在筹备创刊期间,许多许多昼夜无眠的日子,章德宁社长与我,都是在工作中,看着太阳升起,升起,又升起!白天不停地奔走寻找资料,晚上就进行创刊号的选稿、设计与编排。2003年一月,仅仅经过了两个多月时间的筹备和编辑,《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正式出版创刊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