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情的怀念


□ 薛起尧

2004年11月20日(农历甲申年十月初九)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一个悲痛哀嚎的日子!这一天凌晨两点钟,我亲爱的、相伴五十个春秋的妻子离我而去。
婚后,我们两地分居三十年,我在北京,她在晋南农村。在单位,人们一直叫我单身汉。没想到,团聚才二十年,我又成了一个孤独的单身汉。

相 恋

那是在1950年的夏天,我小学即将毕业。按晋南农村的习惯,孩子到了这个年龄,父母总是急着要给孩子定一门亲事,以防将来孩子远走他乡后,能靠媳妇拢住儿子的心。于是,父母就开始托人给说亲。
姥爷家离我们村五里地,知道这事以后,相中了他家巷口上一户人家的女孩。我小时候常去姥爷家玩,也认识她。接下来按照老辈人的规矩“换帖”。“换帖”就是双方家长交换孩子的生辰八字(当然这些资料事前都已经了解过了),顺便请双方的媒人和重要的亲戚在一起吃顿饭,这就算给我们订了婚。从此她就算有了婆家,我就算有了媳妇。
1950年代初,国家的一切都处在大变化的环境里。婚姻法还没有颁布,早婚现象很普遍。在我们村里,和我年龄相仿的伙伴,差不多都已经订了婚,我的同学里也有好多都是订了婚的,甚至有的已经结婚了。
虽然说我们俩确定了相互的关系,但说老实话,我们没有经历过现代年轻人那样轰轰烈烈的恋爱历程。记得在我们订婚后不久的一个秋天,我帮舅舅在他们村的西傍地里干活。舅舅叫我回家取东西,当我快走到村西口时,远远地看见她和她们家的几个女孩子从村口向这边走来。这是我们订婚后的第一次碰面。她们家地块的位置在我前面不远,过一会儿她就该进到地里了。突然间我心跳加快,不知道该怎么办!瞬间我大胆决定:迎面走过去看看她。当我们照面时,只见她羞答答地低着头,甚至都不敢看我一眼,就匆匆而过。我发现她比以前长高了,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且体态匀称,衣着得体,还是原来那样的美丽!
次年春天,有一次,我给姥爷家送什么东西,姥爷说他和人家已经说好,要我俩当天见面。而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衣服也是脏兮兮的,我不想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就不愿意去。结果,被姥爷骂了一顿,我哭着跑回了家。那个狼狈的样子,不幸被她奶奶看见了,为此还闹出了一点小误会。唉,只好另外再安排时间啦!大概过了一个月吧,老辈们又给我们安排了正式见面,地点就在她家里。这次我作了精心的准备,无非就是清理了一下个人卫生,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买了点水果而已,然后就高高兴兴地去了。说了连我都不信,但确实如此,由于紧张,我俩从见面到离开,连手都没敢握。在她家的西房里,她低着头坐在炕沿的一头,我坐在炕沿的另一头,聊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我就告辞了。这就是我俩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怕人们说闲话,怕被大人们发现,平时我俩的书信往来,都是靠她们村里我的一个同班同学给传递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