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往事如烟关于“罐头”的记忆


文/梁晓声

  在我小的时候,水果罐头是平民百姓家孩子的稀罕之物。

  小学六年级,我才知道世界上有水果罐头这一种东西。

  当年一名同学正与另几名同学大谈水果罐头如何好吃,我走过去听了一耳朵,只听清了“罐头”二字,便从旁插言道: “那谁没吃过?也不像你说的那么好吃呀!”

  那同学相讥道: “你们家那么穷,你会吃过罐头?鬼才信呢!”

  我比划着说: “我当然吃过一次的!不就比月饼大一圈儿吗?很硬很硬的。白面烙的,细嚼怪香的!”

  他说: “哈!哈!你吹牛吧?那叫罐头吗?那叫‘杠头’! ‘杠头’不过是一种干粮!水果罐头,那是把水果削了皮,切成块儿,放进一个铁罐子里,再加上糖水,然后把铁罐子封上。你吃过的吗?你吃过的吗?……”

  我说: “你才吹牛呢!把水果削了皮,剔了核,切成了块儿,却不吃,反而要装进铁罐儿里,还要封上盖儿,那是干什么嘛!那不是精神病吗?”

  于是我们彼此攻击。

  另外的同学们,只有一两个见过罐头的,便都站在事实一边儿,竭力支持他说世上有罐头这一种东西。其余的同学和我一样,不但从未见过,而且从未听说过,就像从未听说过巧克力、麦乳精、乐口福、冰洪淋一样,当然盲目而又自信地站在我一边儿,异口同声地冲着那个吃过罐头的同学嚷: “精神病!精神病!”

  几天后,在校门外,在刚刚放学的时候,那名吃过罐头的同学和几天前支持过他的同学拦住了我。

  他说: “你不是不相信世界上有罐头吗?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罐头!”

  他将我引到一处僻静的地方,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听罐头——后来我知道,因他父亲是飞行员,所以他才有幸能吃上罐头。那是一种筒装啤酒一样的铁皮罐头。盖儿上有环,一拉盖儿便彻底翻开……

  于是他和那几个支持过他的同学当着我的面儿轮番喝罐头汁。接着又轮番用手指夹出果块津津有味地吃……

  后来他说: “还有呢!”——示意他们中个子最高的同学,将罐头放在了人家院子的柱顶上。

  望着他们走远,我扬头看那“高高在上”的罐头。我心里对自己说,你可要有点儿志气,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我踮着脚,伸长一只手臂,却怎么也够不到柱子顶上那听罐头。但同学们喝时吃时故作出的夸张表情,惹得我真馋啊!我四下里找了几块碎砖头,摞起来,一只脚站上去才将那罐头够在手里。偏巧那人家里有人出屋,在院里大喝一声: “干什么?!”我一慌,摔了个屁蹲儿。手里仍拿着那听罐头……

  院子里的人并没出院子,又回到屋里去了。

  站起来,低头看罐头,见里面其实空空如也。

  我当然很沮丧,但也非常不甘心,举起空罐头盒子仰起头张大嘴耐心地承接着。许久,终于有一滴特别甜特别甜的汁滴落口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知识窗·往事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