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穷欢乐


□ 普显宏

我原来居住的地方叫马车房,房屋虽然简陋,夏天还漏雨,却是个相对宽敞的地方,近年来像是凑热闹似的住进了一些老工人,男性,单身,马车房便成了这些单身老工人的乐园。他们臭味相投,生活上还有点做作。辛苦了一辈子的退休工资只有四五百元,却每个人花几千元购置了VCD播放机,还有大屏幕彩电,一米多高的高档音箱,一天到晚像炼油渣似的翻来覆去播放那些港台艳情片。他们最喜欢台湾十二大美女之类的歌碟,色迷迷地看着那些穿三点式的靓女在电视屏幕上搔首弄姿,扭屁股,亮大腿,看到高兴处,两眼就发绿,兴奋异常。再加上那节奏强烈,震耳欲聋的音响,完全像一群疯疯癫癫的年轻人。有的老人还身体力行,找小姐,名曰:老马吃嫩草。煤矿不少工作、生活无着落的人,都非常羡慕他们这种无忧无虑、快乐如神仙的生活。他们自己则说:“叫花子养鹦哥——穷欢乐!”
“穷欢乐”让我想起那个物质严重匮乏的年代,那时我刚出生,烟酒糖茶,肉米面布,什么都得凭票供应。父母亲在生产队上辛辛苦苦劳作一天,每人有10个工分,到年底分红时,10个工分才可以分到五六分钱,广大农民生活在食不果腹,寒无衣穿的清苦日子里。那时的普通百姓好像从不言穷,可能也发过牢骚,但留在我的印象里则是快乐。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种穷氛围中度过的。上山撵松鼠、野兔,下河摸虾捉鱼,掏鸟蛋,摘野果,那只能算是童年的快乐时光。那时能使我们发疯发狂的事就只有一件,那就是在稻场上看露天电影。只要听说哪个村子放电影,不论是有多远多晚,我们都会打着火把,欢天喜地不约而同蜂拥而至。就是这神奇的电影,能使我们方圆十几里的民众不招即来,欢聚一堂,比过年过节还要热闹。冬天,夜间的室外温度都在零度之下,我们腿冻僵了,脚站木了,鼻子红肿,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银幕,呆愣愣地看着电影里面的人物、故事,津津有味。那时的电影对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来说,没有演的概念,我们都认为那是真实的,更惊异于里面的人物会说话,一举一动,一刀一枪,一脚一拳都整得那样活灵活现,真切动人。
称得上“穷欢乐”级别的还有一事,那就是我们牟定县一年一度的三月会,那是青年男女们的穷欢乐。三月会是我们牟定彝族的传统节日,流传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从未间断过。那时我还小,这些民族节日统统按封资修、牛鬼蛇神对待。可每年到了农历的三月二十七日这一天,还是有成千上万的彝族同胞星夜兼程,不辞劳累,背着三弦,带着饭团或麦粑粑,从五六十公里外的地方赶来牟定县城聚会,跳左脚舞。城里不准跳,他们就移到城外跳。夜晚,宽敞的地方都被点燃了篝火,上万名青年男女分散在无数个火堆旁,手拉着手,围着火堆一圈一圈地跳舞,亢奋的心绪全都从他们的歌喉和弦舞中体现了出来。有一年,到牟定县城跳左脚舞的年轻人太多了,每条大街上都站满了要跳舞的人,把共和镇北门外的十多亩麦田都给跳坏了,快要收割的麦田里,黄灰飞扬,如同压路机碾压过一般,平展展的。第二天县委书记见了这情景,目瞪口呆,深有感慨地说:农业学大寨,你们要是也能拿出跳左脚舞的干劲那就好了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