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独的爱情和爱情的孤独


□ 梁帅

  1967年,39岁的马尔克斯写作的《百年孤独》被阿根廷南美出版社出版发行,15年后,1982年瑞典皇家学院以“汇集了不可思议的奇迹和最纯粹的现实生活”授予54岁的马尔克斯诺贝尔文学奖。

  大学时候读过的《百年孤独》,在记忆中只留下开篇那个被人们模仿得已经发霉的句子,“许多年之后,面对将会想起”据说这个句子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给中国很多作家电击式的触动,由此他们迷信地认为一部小说的第一句话的好坏将决定小说的成败。

  他们之所以这样认为,那是因为马尔克斯也是这样认为的。据说,马尔克斯为了寻找这第一句的感觉,苦苦等了18年之久。假如没有这样一句如神的启示一般的句子,《百年孤独》会不会烂在马尔克斯的肚子里,成了一个“胎腹死”呢?

  孤独的开始,孤独的结束

  还是从一个女人先说起吧。这个人有着超长的生命,有着坚韧顽强的性格,更有着孤独的爱情。她就是鸟苏拉。在布恩地亚家族她成了一个灵魂人物,甚至马贡多这个地方也是由于她才建立起来的。

  一个叫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的人娶了乌苏拉,由于是近亲结婚,怕生出孩子有猪尾巴,乌苏拉和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睡觉的时候都穿着贞操裤,“晚上,他俩成几个小时地拼命扭打,好像以此来代替性生活。”在斗鸡场上,一个叫普罗登肖阿基拉尔的人因为斗鸡失败,拿这个事儿来嘲笑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结果被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的投枪戳穿了喉咙,之后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回到家里,扯下了妻子的贞操裤,把事儿办了。乌苏拉只是嘀咕一声“出了事你负责”,便孕育了一个叫“孤独”的种族。

  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和乌苏拉为了躲避杀死普罗登肖的愧疚和不安,他们决定离开原来的村庄,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跋涉,他们来到了一块平原,并建立了马贡多,这个在地球仪上根本找不到的小镇,现在已经名满天下了。

  是爱情的伟大力量促使马贡多这个镇子出现的,可惜,这份爱保持的太短,此后,想象力丰富,并且富于钻研精神的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便一头扎进了吉普赛人带来的文明之中,再也拔不出来了。

  乌苏拉和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的爱情出现了孤独的情绪,而他们一个在家族中张罗各种事情,一个醉心于科技和预言的研究,这些都表面上掩盖了他们本质上的孤独。

  乌苏拉去世的时候大约在115岁-120岁之间。这个长寿的老人晚年被一场无尽无休的大雨折磨得痛下决心,雨过天晴之后便死去。在死去后不久,她一直担心的事情便发生了,布恩地亚家族的第七代果然是一个猪尾巴的男孩,但是这个神情酷似奥雷良诺的男孩最终被蚂蚁吃掉了。

  这个小生命是在孤独的爱情中孕育的。

  布恩地亚家族的第六代传人具有狂热的求知欲,他整天躲在屋里研究吉普赛人留下的羊皮书。也正是这个颇具钻研精神的奥雷良诺破译了羊皮书上关于马贡多从生到死的预言。这个传奇人物不仅继承了奥雷良诺霍塞喜欢姑姑阿玛兰塔的传统,而且做得更为彻底。他的爆发力更加猛烈,而他的姑姑阿玛兰塔乌苏拉面对他的进攻也产生了无法消退的情欲。“最后两个人都觉得,他们既是对手又是同谋”,上演了一场乱伦的好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