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玉蟾蜍


□ 万方

  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洪水过后,老五被卖到天津窑子里。她今生忘不了的景象是手抱村口的大树,一只死猪从身边漂浮而去,白花花鼓胀的肚子朝天翻起,两只小眼射出诡异寒光。水面伸向天际,映着灰茫茫的天空,沉重如油。

  记忆再现是自己小心地通过颤悠悠的木板,躲闪着扛大个的脚夫。火轮上走下一个洋人,蓝莹莹的猫一般的眼睛盯着她,吓得她灵魂出窍。如此这般的记忆让老五相信自己是坐船到的天津,由此可以推断家应该在沿海河往北的乡村,但谁又说得准,家在何方的问题又有什么意义。事实是13岁的老五开始作为女人在世上讨生活。

  第一个男人的模样已经想不起来,好像很胖,大块头,因为老五记得被压得喘不上气,恨不得一死,结束生命,结束一切。然而不久死的念头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吃喝不愁的日子让少女的身体如发酵面团,肉乎乎,粉嫩粉嫩,花名“水蜜桃”,招引得客人忍不住想咬两口。被咬的时候老五捏着嗓子叫唤,一声声高低起伏,自创小调。沿街唱数来宝的宋瘸子专门为她编了一段:

  天下嫩不过水蜜桃.

  招人疼来招人咬,

  咬上一口蜜汁溅,

  叫哇叫得人心难熬。

  客人里有一位,马占奎,英文名字马约翰,爱煞水蜜桃这一口。马约翰的名字是主人起的,主人鲁宾逊先生在海关税务司工作,而他的工作是为鲁宾逊老爷开车。经常也开着黑色吉姆车送艾格尼丝太太去教堂做礼拜,送小少爷们去维多利亚花园游玩,星期天载着一家人去利顺德饭店吃饭,穿过法租界、澳国拱桥,去火车站接送客人。

  父亲马贵祥是乡下收猪的,挣了钱让儿子上学念书。打钟的校工边师傅自称白莲教信徒,日日习武不辍,晨曦中的操场上腾挪跃动如电光石火,搅起滚滚金色烟尘。少年马占奎看得神往,拜边大爷为师学习武功,更爱听师傅讲津门故事。三不管有人在你眼前一寸寸吞下三尺宝剑,敛钱之后吐出,剑上血渍斑斑;那吞铁球的铁球入肚,摇晃肚皮能听到碰撞叮当;把持街头的脚行为争地盘群殴,商铺招牌林立,教堂尖顶闪闪发光,火车轰隆隆开过脚下地皮震颤,大轮船拖长的汽笛声响彻百里大平原。

  可怜马贵祥满心期盼儿子多识字接下账簿,当个好帮手,日后接下家传生意,没想到一天儿子却不辞而别。

  经师傅介绍,少年马占奎找到英租界巡捕房的白大爷,又被白大爷介绍到民园体育场打杂,在管理员尼古拉手下度过难熬的日子。俄国人尼古拉淡蓝色的眼睛通常血丝密布,草一样的头发连着浓密胡须,随时从怀里掏出酒瓶,猛灌两口,脾气随即从阴郁迅速转为狂暴。小厮马占奎受尽欺凌,最严重的一次被打掉两颗牙。那次他动心杀人,梦中数次看尼古拉在血泊中挣扎或鲜血四射,仰天大笑。后来也动过心思回老家去,最终两件事都化为泡影。不久艾格尼丝太太遇到他,把他带回家中,因为识字送他去学开车,再送他新名字:马约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