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瘸子的自尊心


□ 聂 尔


一条腿受伤的狗,用三条腿跳着走路,在我们看来,它的样子并没有多么滑稽,或许有的人还能感觉到狗的那条悬空的腿带有确实的痛苦,但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痛,是“痛并快乐着”,或者仅仅就是一种行走的不便?人亦无法知晓。因无法知晓,便无从给那一类的狗命名。
但是。确有一个名称叫做:瘸子。这是指与上述狗类相似的那种人们。
人对于狗的姿态是不加以细分的,对于他的同类却要尽量地细分:瘸子,瞎子,聋子,疯子,傻子,呆子等等,不一而足。瘸子们因为有了专属于自己的名称,便成为特殊的人类,可以得到普通人类的蔑视或者优待。这可能正是给他们如此命名的真正原因所在,这是语言学参与社会管理的最重要方面。
经过重新命名从普通人类中区分出来的这一群,他们的心理状态也是与众不同的,需要社会心理学给予充分的关注。比如就说自尊心吧,一个普通人的自尊心与一个瘸子的自尊心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二者之间一定有着某种本质的区别,就像梨子和苹果一样,虽然同属水果,却断不可混同为一。实际上,此二者差异之大甚至要超过梨子与苹果。如果把普通人的自尊心比喻为一棵树的话,那么这棵树可由小树长为大树,可以长到枝繁叶茂,甚至可成风景一片;即使长不太大,亦可与风共舞,摇曳可观。但是瘸子的自尊心(为论说方便,瞎子、聋子等就不说了,现在专讲瘸子)就不是这样的,瘸子的自尊心是一根木头桩子,是已死的树,它既已无法长高,也永不会长出任何一小片绿叶。
我这样说是有道理的,因为瘸子们不能独立组成社会,他们散布于广大社会的角角落落里,他们置身于普通人们的中间,而大众的眼睛又是雪亮的(何况,看穿一个瘸子又何须雪亮?),于是瘸子被巨大的镜子四面环绕,他的自我成为无法逃避的,他成为社会性眼球最为轻而易举的追捕对象。但是,社会是个文明体,只对他追而不捕,虐而不杀,因为这个文明体知道他的一切均已在掌握之中。这个文明体还清楚,瘸子自己的心里也是明明白白的。于是,瘸子的自尊心从始至终便是被社会大众及其文明程度所给定的,而不是从他的社会性的身体之中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
与此相关的一个有趣现象是,坐在轮椅上的人本与瘸子是同类,但因他们的姿势从不变换,他们魁梧的上半身总是岿然不动,想跟他们握手的人还都得亲自走到轮椅边,而他们自己只需抬起手来,因此,他们外表上显得极具尊严,甚至可说具有某种威严感(这要视不同人和不同场合而定)。这里我说的是外表,而非我一直说着的内在的自尊心,但是,不正是外表在塑造着内心吗?瘸子的内心不正是由其外表,他的与众不同的行走姿势雕刻而成的吗?可能至少有一部分的瘸子会希望自己也干脆坐到轮椅上,哪怕少看几眼外面的世界(本来他的视野也就宽广不到哪里去)。这样,他就可以享有外表的尊严,并能得到轮椅上另外的那些特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