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趣别有意态真


□ 秦兆基

  一
  
  林山先生散文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实”。所谓“实”。一是指让读者实实在在地感知作者笔下的境界。一是给人以知识和启示。
  林山先生能够于常人习见的地方发现别人难以发现的事实,并选择合适的感觉方式加以表现。如《倾听鸡公山》,作者张开自己的听觉器官捕捉岛上的种种音响,让人从中窥见海岛生活的变化。他用机船声、海浪声、“刷刷刷”的刮渔具声、妇女的谈笑声、施工的机器声、犬吠、鸡鸣,岛民们“开门启户的声音”、“大声嚷嚷的声音”、“走动的声音”:构成带有世俗和时代气息的音诗。《知音瀑布》,也着眼于听,从听觉感受入手,从山妹子的山歌写起,悬想瀑布得名的缘由,当年伯牙、钟子期“也许就在这里鼓琴赏乐”,子期先逝。伯牙破琴绝弦。再转到写自己潭边听瀑:
  瀑布如歌,是山和潭的绵绵情话,是山和潭爱的给予和接纳。山把如火如荼的爱,轰轰烈烈,汹涌澎湃,倾泻入潭;潭敞开心扉,用千般柔情,万种风韵,消纳这抵挡不住的爱。山和潭,不论冬夏,不舍昼夜,就这么不停地倾诉,不断地倾听,就这么永恒地爱恋,永远是知音。
  在听觉中,瀑布化成山岭的情思,化成了山与谭爱情的倾诉和回响。作者由瀑水高处悬空落下形成的巨响,以及由此而生的炽烈的心理感觉,以音响幻化成千古的爱情绝唱,让读者从故事中去把玩、领略瀑布之美。
  也有从触觉和味觉上去领略和表现的。如《赤脚泰山》《穿拖鞋的丽江》和《虾油好滋味》等。就拿《赤脚泰山》来说吧,泰山的风情雨姿,李健吾写过,侧重于视觉的感知。林山先生则不然,雨中赤脚登山,用脚读懂了泰山,读出了泰山的情味,剥落了历代君王替泰山披上去的种种华衮,还泰山以本真面貌。《虾油好滋味》,从福州人口味的变化中折射出世情的变化。
  林山先生散文的“实”,还在于它的作品能给人以有益的知识,在怡情养性之余,得以增广见闻。散文中谈知识,要着眼于谈知识中见真性情,要谈得有趣。
  林山的散文中蕴含的种种知识,有的得之于书本,有的得之于个我的见闻、生活经验。前者如《温暖如泉》中写福州温泉的历史、分布状况、成分、功能以及“黑玉子”的传说,《廉村记忆》中村名来历、村里古堡城墙的历史状况。后者如《虾油好滋味》《德化为瓷》和《乡间小吃》等等。先就前者而言,历史文献,诸如地方志、野史之类,数量很多,搜罗起来很难,有心人把它们汇聚起来,得以留存,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林山先生把历史穿插在个人见闻之中讲,掌故与现实虚实相生,两者结合得相当自然。如《走过安平桥》,作者交代了自己探究的过程:“初也纳闷,南宋时,为什么要在海边建这么长的桥?不就是两个海滨乡镇嘛。”于是就查了资料,从《晋江县志》《安海志》到《前明正德白牡丹全传》以及其他文献中,终于弄清楚,安平桥的建造是客观的需要,因为它“打通了由泉州南下漳州、潮州的通道,方便了商旅货运,促进了经济繁荣。”林山先生的《走过安平桥》征引的资料虽然比较多,但取舍得当,并不流于冗杂。
  后者来自个人体察的,更是别有情味。如《西夏的幽默》,林山先生解决了一位研究西夏史有年的朋友述说的三个不解之谜。他经过细心的观察比较,运用自己的生活经验,一下子都解决了。比如最费解的土筑的陵台何以比砖木建筑更为牢固之谜。作者用“干打垒”“洗面筋”“腱子肉”等生活现象作比较,让人信服的接受了作者的论断。《乡间小吃》是五则小品的汇聚,《拔麦葱》《摸河蛤》《吃泥鳅》《食黄鳝》《捞蚬子》,有类于《随园食单》,不过它的原料并非来自采购,纯由孩子自己去开发,佐料和做法也相当特别,进入不了什么烹饪宝典,是野孩子们发明的,充满了野趣。
  将两者相较,得之于个人体察的似乎更有情味一些,一则粘附着个人的感情丝缕,二则留存历史,也可称得上另一种野史笔记。
  散文可以而且应该带有知识性,似乎没有人反对。不过带有知识性的散文,如布封、法布尔、贾祖璋的,我国当代文体学家们将它归于科学小品,属于实用文一类,似乎已经逐出了散文的疆域。久已不见。现在于林山先生的散文里,重新找回来了。
  
  二
  
  林山先生散文的另一个特征就是“整”,所谓“整”,即整饬,指结构经营方面的特点。散文的结构相当长的一个时期被看成是无足轻重的事,这在某种意义上削弱了散文对结构美的追求。
  林山先生的散文,有如玲珑剔透的玉雕,着意经营,很讲究章法。
  要言之,他的散文结构经营有以下几种取向:
  第一种,用“赋”的方式结体。如《奇秀青云山》《穿拖鞋的丽江》等。“赋者,铺也。铺采摘文,体物写志也”。铺就是铺展开来写,就是从一个方面写到另一个方面,力求把事物的每一个层面都写得淋漓尽致。《奇秀青云山》是从水、峡、绿、文四个方面来揭示青云山的特点。作者称水是青云山的精华,峡是青云山的风骨,绿是青云山的灵气,文是青云山的神韵,就这样从四个方面展开,写出了山的情貌、神韵和风采。《穿拖鞋的丽江》,从清晨写到夜晚;晨景由扫街的妇女、卖油炸土豆的大妈、写到卖米糕的纳西族老妪,镜头一步步推前,整个街头就像慢慢舒展开来的水墨画长卷,氤氲漫漶。而夜的丽江,时尚、前卫的,激情飞扬的。就像是色彩鲜明、富于变幻的印象派画家高更的油画。“赋”的结体方式为画面的呈现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