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心城(短篇小说)


□ 许仙

许仙

  四十七岁的吴沁从雄伟的大楼里出来,顿时融人了都市的暮色中。同事们开车的开车,打的的打的,骑摩托的骑摩托,很少再有人骑自行车或乘公交车了;也就老实人吴沁,先前是骑自行车的,后来自行车被偷走了,就索性步行了。每天下班,开车的同事要捎他,打的的同事要他搭车,骑摩托的同事要带他,他都婉言谢绝了。于是,同事们就像往十二月的风里塞进去的一团雪,说不见就不见了;在这条叫延安路或者叫宁波路的大街上,就剩下吴沁一个人独自往前走。他家离他上班的大楼不远,按都市普通的公交车站头来计算,也就一两站路,或者两三站路,这要看他的心情而论;有时候他觉得家很近,有时候他又觉得家有些远。

  这天吴沁回到家时,女人已经在厨房忙碌了。吴沁见门口没有拖鞋,就问女人拖鞋呢?女人批评他道:“你倒小了,昨天还知道从鞋柜里取拖鞋,今天却不知道了?”“是吗?”吴沁记得昨天家里是门口放着拖鞋的。他夹着公文包,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又问女人:“我们家的茶几哪去了?”女人说:“我们家没有茶几呀。”吴沁说“那我的公文包放哪儿?”女人说:“你不是一直放在鞋柜上的嘛?”尽管女人说他一向把公文包放在鞋柜上的,但吴沁还是走到卧室里,把公文包放在床头柜上。他不喜欢鞋柜的味道。随后他走到厨房门口,问女人要不要帮忙?女人摇摇头。吴沁见女人准备了不少菜,就问:“家里请客吗?”女人瞪了他一眼,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你都忘了吗?”吴沁搔搔头皮,老实巴交地说:“我还真不记得了。”女人用小手戳戳他的额头,有些生气道:“今天是你三十六岁生日呀!”吴沁说:“不对啊,宋丽,我都四十七岁了,你怎么还给我过三十六岁的生日?”女人一愣,朝他眨巴眨巴眼睛,问:“你刚才叫我什么?”“宋丽。”“宋丽是谁?”“你不叫宋丽吗?”女人终于生气道:“郑建旺,你今天是怎么搞的?难道连你老婆叫什么名字都忘了吗?”“我……叫郑建旺?”“你不叫郑建旺叫什么?”“他们都叫我吴沁。”“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叫蒋丝,你叫郑建旺,今年三十六岁。”吴沁——不,是郑建旺拍拍自己的脑袋,骂自己真混。他小心地问女人:“那我们的女儿呢?”蒋丝说:“我都要给你气死了,我们哪来的女儿,我们只有一个儿子,叫郑春。”郑建旺心想我叫真蠢才对。

  郑建旺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望着墙头上的照片,那确实是他自己。他点上一支烟,不禁在想,如果我真是郑建旺,她真是蒋丝;那么吴沁和宋丽又是谁呢?如果我不是我,那我又是谁呢?这些问题未等他想清楚,女人已经烧好一桌菜了。八岁的儿子放学回来了,他见到满桌好菜就哇地一声叫,伸手就想抓来吃,被他母亲拍开了手,督促他洗了手再吃。儿子翘着嘴,书包往沙发上一掷,就去厨房间洗手了。郑建旺突然叫了声:“郑春。”儿子回头看看他。郑建旺说:“你还没有叫我呢?”郑春就勉强地喊了声:“爸爸好。”看来他真的叫郑春,那我叫郑建旺肯定错不了。郑建旺终于起身,心安理得地坐到餐桌前,等女人给他拿来酒瓶和酒杯。当女人和儿子为他唱起生日歌时,郑建旺确实感到自己年轻了许多。

  蒋丝在小房间安顿儿子睡下后,回到卧室,见郑建旺还在看肥皂剧,就劝他早点睡吧。她说这话时,已经脱了外衣,粉红色的紧身内衣很性感,她瞟了他一眼,眼神很有内容。郑建旺就听话地将电视机关了。蒋丝上了床,张开手臂,对郑建旺说:“来,妈妈抱抱。”“啊?”郑建旺想老婆怎么变妈妈了?蒋丝莞尔一笑,“傻的,你才刚出世嘛。”郑建旺也笑了,“对对对,”他就往蒋丝怀里缩。蒋丝扯扯他的内衣,“从娘胎里出来有这个吗?”郑建旺明白女人的意思,他不但把自己剥了,也把她剥了。她的身材很好,他觉得老婆的身材不应该有这么好,难道她去整过容了?但他进入时一点陌生感也没有,他知道她就是老婆,她叫蒋丝,儿子叫郑春,他叫郑建旺。

  郑建旺醒来时,他知道是那双小手在作怪。那双小手在他身体上不停地游走,就像两只困兽拼命地寻找笼门一般。郑建旺懵懂地问她干什么?蒋丝就呼地粘上来了。她说:“你终于醒了,我可一刻都没合过眼。”“你在做啥?”“等你呀。”“等我?”“是啊,去年你怎么说的,年年给我吃双黄蛋的。那你的双黄蛋呢?”“我说过这话吗?”郑建旺拍拍自己的脑袋,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尽管如此,郑建旺还是像推土机似的又一次碾过女人的身体,碾得她直哼哼。郑建旺再次醒来时,世界已经大天白亮了。女人准备了丰富的早餐,催他快起来,不然上班要迟到了。他的同事说,清晨是男人无法认出女人本来面目而受惊的一刻。郑建旺确实受惊不小,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昨晚的那一个吗?是我的老婆吗?咋这么陌生呢?郑建旺出门时,公文包又找不到了。女人说:“昨天你不是放在鞋柜上吗?”郑建旺这才想起来,赶紧回卧室取。

  郑建旺赶到单位,才知道自己早到了一个小时,难怪门口的岗警笑得那么诡异。机关单位九点钟上班,他八点钟就到了,更可气的是办公室的门锁大概又换了,他怎么打也打不开,虽然钥匙捅进锁眼里倒是挺顺溜的,也左三圈右三圈地任你拧,但就是打不开。好在八点半钟刚过,就有同事来上班了。是小李和小杨。小李和小杨都是刚分进来的大学生,正在热恋中,背着人就抱在一起,啃来啃去的,可笑。他真是搞不懂,两个本无关系的人,居然没来由地把自己的舌头伸到别人的嘴里,而且不用道歉;不但不用道歉,对方还会害羞,会小脸通红,会幸福得要死。小李和小杨见到郑建旺,赶紧松开手,说:“莫科长早。”郑建旺便往后退了几步,把开门的任务让了出来。他点了一下头,也称对方“早!”男小李摸出来的钥匙和郑建旺的十分相似,郑建旺见他将钥匙转了两圈半,然后用力一扳门把,办公室门便打开了。小李和小杨让郑建旺先进门,郑建旺走进门,径直向自己的办公桌走去;他刚把公文包放到办公桌上,女小杨就叫了起来,她说:“莫科长,这是我的办公桌。”郑建旺这回听清楚了,她叫他莫科长。他不是姓郑吗?而且他又不是科长,即使是,也应该叫郑科长才对啊。郑建旺从办公桌上捡起公文包,问道:“小杨,你刚才叫我什么?”“莫科长呀。”小杨回答得理直气壮。郑建旺又问道:“那么,请问我的尊姓大名?”小杨听他这么问,便扑哧一笑,对小李说道:“我们科长越来越幽默了。你姓莫,叫莫内河。”“是吗?”郑建旺一本正经道:“我不是叫郑建旺吗?”小李也哈哈大笑起来,说:“莫科长,你叫她小杨,那梅里雪又是谁?”“行了行了,我姓莫,叫莫内河,是个科长;那么请问,科长的办公桌是哪张?”郑建旺——不,是莫内河有些不耐烦地问他们。男小李——但他自己说叫杨威,而且和梅里雪除了同事之外,没有任何关系——把他领到一张孤零零的办公桌前,说:“这是科长的宝’座。”

分享:
 
更多关于“失心城(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