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财经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拼就会赢


□ 花开尘埃

  一、弃文从商拼豪言
  
  1926年8月,上海黄浦江边。
  八月的上海,骄阳如火。黄浦江边的旧式客轮前,熙攘的人群被浓浓的离愁笼罩着。天空中几只盘旋的海鸥,也像是被这依依送别的场景感染了,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我站在登船口,满含深情地看着前来送行的大哥和二哥。
  “六弟,此行路途遥远,你又是第一次出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到了新加坡,千万要给家里回个电报,让我们放心。切记切记!”二哥像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不厌其烦地唠叨着。
  “二哥,放心吧,你都啰嗦八百遍了。”我调皮地开着玩笑,想要冲淡这分离愁,“再啰嗦,你的嘴不累,我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你个臭小子。”二哥微笑着捶了我一下。
  “老六啊,大哥对不起你,大哥知道你想读书,也喜欢读书,可是……”大哥满脸愧疚地捏着我的肩膀。
  “我明白,大哥,我什么都明白。你没有什么对不住我的。既然我姓邵,那么我就应该担起我们邵家子孙的责任。大哥,你放心,到了新加坡后,我会好好辅佐三哥,让我们邵氏的‘天一’影片公司重振雄威。”我目光灼灼地望着大哥,向他承诺着,也向自己承诺着。
  听着我的豪言壮语,大哥激动地点着头:“老六,我们邵家的成败兴亡都在你和老三身上了,大哥相信你们!”
  “呜——”客轮汽笛发出低沉的“催客声”,在哥哥们不舍的目光下,我缓缓地踏上了客轮。听着船长收错的命令,我知道,我的征途就要开始了。
  来到船头,迎风而立,望着脚下卷着白浪的海水,我想到了五个月前,三哥也是乘着同样的客轮,带着全家人的希望,孤单地踏上了去往异国的征程。
  五个月前的那段日子,我们“天一”影片公司,尝到了从云端瞬间跌落至谷底的滋味儿。由大哥一手创办的“天一”影片公司,由于经营手段得当,影片质量较高,很快抢占了上海的电影市场。不仅如此,“天一”还可以与当时上海的另外两家势大财雄、根基深厚的老牌公司“明星公司”和“大中华百合公司”一决高下。
  记得当时“明星公司”旗下的大牌明星、导演纷纷跳槽至“天一”,这使得“明星公司”往日的风光大打折扣。气急败坏的“明星公司”老板决定杀杀我们“天一”的威风。于是,他召集“大中华百合公司”、“民新公司”、“友联公司”等六家比较大的影片公司老板,决定采用联合作战的方法,将六家合并为一条“电影大鱼”,然后一口吞掉我们“天一”这条“小鱼”。
  这六家公司合称为“六合”,他们向上海所有的影院放话:假如影院想要放映这六家公司的电影,那么就绝对不可以放映“天一”的影片,否则,“六合”就取消与这些影院的合作。
  “天一”这条“小鱼”哪能经得起这般猛烈的风浪,在“六合”穷凶极恶的围剿下,“天一”逐渐被挤出上海的电影市场。眼看我们制作的电影在上海没了出路,大哥作出了一个决定:开拓海外电影市场。于是精明能干的三哥首当其冲,被派到了新加坡开拓市场。
  我想假如没有“六合围剿”,我们“天一”依旧可以笑傲上海影坛:三哥也不用背井离乡,远赴海外;而我也可以如愿以偿地待在我最喜欢的“象牙塔”里,继续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
  可这世界上没有假如,当我接到三哥发来的电报,催我中学毕业后马上到新加坡帮助他时,我就知道我的象牙塔美梦做到头了。我喜欢学习,我热爱课堂,可那又怎样?在我们家族企业面临灭顶之灾时,在我的每一位兄弟都在为我们家族如何走出低谷而苦苦挣扎时,我,邵逸夫,作为邵氏子孙,又怎么能自私地、泰然自若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呢?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所以,我愿意放弃,放弃我最爱的书本,像我的哥哥一般,选择经商,打拼邵家的电影事业,重新找回我们“天一”的辉煌。
  滔滔的海水,无垠的天空,你们是我的证人,我邵逸夫一定要成为最好的电影制作人,让邵氏电影大旗迎风飘扬。
  
  二、流动放映拼身手
  
  经过多日的飘泊,客轮终于抵达了狮城(新加坡的别称)海港。理了理被海风吹乱的头发,我深吸一口气,精神抖擞地踏上了这片新奇而又陌生的土地。
  在码头迎接的人群中,我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三哥,三哥,我在这。”我挥舞着手臂,大声呼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