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外乡村


□ 冉仲景(土家族)

作者简介:冉仲景,土家族,1966年生,重庆酉阳人。自1987年在《民族文学》发表处女作以来,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干余件。出版有诗集三部。参加过诗刊社第十五届青春诗会。获得过重庆市文学奖、重庆市少数民族文学奖等奖项。

  高天

  每一刻,云彩都在化妆。高天之上,它们的戏剧精彩绝伦。

  他很少仰起脸来,土地里有好多事情等着他。

  经过一个冬天,冻僵的田埂就要苏醒。他得在水牛和犁铧到达之前,先朝它的几处伤口里塞进一些石块,敷上层层稀泥,免得日后漏水,影响稻秧生长。坡地里,苞谷萌芽了,两片对开的叶子像两片轻启的嘴唇,嫩着绿着,怯生生地唤他,要他把身边那几块石头捡走,扔进草丛里去。这样,她们才会无忧无虑地把根须伸进泥土深处,吸收各种养分。

  大多数时候,他都低着头,躬着身,跟土地纠缠不休。太阳在身前,他没回头,因此,他看不见自己拖在地上那长长的身影。偶有一两句鸟鸣从空中落下来,打不湿他坼裂的耳廓和焦灼的眼睛。

  禾苗拔节了,他的骨头就在梦里嘎吧吧响。稻子抽穗了,他感觉内心被一种柔情注满。麦子成熟了,从沟底一直金黄到山顶,如此奢侈的色彩,晃得他睁不开眼。女儿就要出嫁,他蹲在院坝里,抽自家种的毛烟。袅袅烟雾中,他有一张迷茫的脸:嫁妆的事情算不了什么,沿着山路,女儿这一去,要多少年才能走进幸福和安逸。

  秋,收了。寨子周围的草垛们,沉浸在回忆里一言不发。而穿来梭去的风,却在树林间谷茬上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土地奉献了一切,空了。他的脚印,还深嵌在田间地头;他洒下的汗水,早已踪影不见。

  水田瘦了,鸭子白了。屋后,头颅一样的山包,陷入沉思;房前,酒窝一样的池塘,波光潋滟。地里的事隋忙完了,心里的事情暂放下,满山满岭的枫叶红透眼底。

  不用抬头,他知道天很高。细下心来,他听见歌很远。

  高界

  那山直插云霄,飞鸟难以逾越。因此,人们叫它鸟儿垭。

  站在鸟儿垭顶巅,不由人不晕眩。波翻浪卷的群山,从脚下一直涌向湖南湖北,涌向烟霭迷茫的天边。俯瞰深谷,一座座村寨,仿佛一个个墨点,洒在大山的皱褶间,默默无言。曾有无数只野羊在此失足,来不及咩咩呼唤,就掉进了谷底。更有无数折翅的小鸟,落叶一样飘啊飘,飘向万丈深渊。

  为了把问候送给焦急的母亲,他从鸟儿垭翻过一千次。为把挂念带给远方的游子,他从鸟儿垭越过三万回。这个身着绿衣的人,凭着一双满是硬茧的脚板,把多少个温暖的春天带到了人们的心坎坎上?

  而今,陡险的山路上,再也不见那肩挎邮包的绿色身影。草在回忆,藤在牵挂,树在想念。他哪去了?哦,他还在鸟儿垭。就在山顶那座青草萋萋的土堆里面,他已经睡着了很多年很多年。可是,苦草坝的姚大娘还在朝门外等他呢,堰塘村的王丫头还在树阴下候着他呢,火塘边的吴幺嘎还在一遍一遍念叨着他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