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介绍你认识一位姑娘(短篇)


□ 刘会刚

  接到伟哥的电话,你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进入五十岁,你突然忙了起来。忙得有些手足无措,心力交瘁,常常一天要跑几个饭局,开三五个会,当然少不了讲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其实,你心里清楚,这忙与年纪无关,与你刚刚提升的职位有关。进入天命之年,好运如天上掉馅饼,先是砸中儿子,考进了名牌大学,然后砸中自己,提拔了主任。人呢,说忙就忙了起来。以前你没提起来时,上班像个无所事事的流浪汉,真是一杯茶,一盒烟,几张报纸看整天。坐酸了,看腻了,就掇起茶杯到各个办公室溜达,无话找话,打发光阴。现在,升职为城建办主任,享受副县级待遇,就像站在领奖台上的奥运选手,鲜花掌声从四面八方涌来,让你一时有些招架不住了,常常感叹微微发福的身体今不如昔了。伟哥在包厢门口东张西望,显然是在等你。看到你,伟哥几大步上前,紧握你的手喜笑颜开,欢迎,欢迎啊,大主任真是够朋友,说来就来了。你很有涵养地笑笑,能不来吗?如果不来,你又要说,耍大牌了。我可不愿意别人背后说闲话啊。伟哥满脸堆笑,对,对,不来肯定要说闲话。
  包厢里烟雾缭绕,热气腾腾,七八位客人,人人笑得前仰后合,形态各异。显然,他们刚才说了一个什么笑话,或一个荤段子。你见怪不怪了,这是宴席上的一道开胃菜,常上常新,经久不衰。环顾四周,你看到客人都是新面孔,除了伟哥,一个都不认识。这不要紧,丝毫不影响你的心情,你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所,甚至有些应付自如了。
  来,各位,先停一下。伟哥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下。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苏主任,苏东坡的苏,市城建办新任主任,是位非常有思想的领导。今后,各位有什么宣传策划之类的事,交给苏主任最放心。众人纷纷站起来,一一与你握手。伟哥像个训练有素的司仪,一个接一个介绍,李科长,刘主任,万老板,张秘书,仇主席,顾董事,吴书记。握罢手,重新落坐,伟哥朝服务生一挥手,上菜。酒席氛围又开始升温。顾董事点燃一根烟,不紧不慢说,刚才万老板那个段子像低度白酒,进口蛮好,后劲差了。我来个高度的,难进口,绝对有后劲。顾董事深深吸了一口烟说,刘曹两军对垒,诸葛先生上前叫阵,曹军儒将蒋干上前应对。诸葛大喊:“干,你妈好吗?”蒋干礼节地答:“好。”两军军营中爆出如雷般笑声。曹操大怒,催马上前,诸葛先生羽扇纶巾,笑问:“操,你娘也好吗?”曹操气得暴跳如雷。军心顿时大乱。顾董事话音刚落,宴席上又笑成一窝粥,筷子敲击碗盘声,擂桌子声,尖叫声,滚成一片。这个段子,你以前听过,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万老板笑毕,望着你说,苏主任是文化人,段子最多,也给我们来一个。你连连摆手,我听得多,不会讲。好的段子,我一讲,鸡味变成了鸭味。仇主席突然板着脸,一本正经说,你们还讲,讲个不停,苏主任是城建办主任,专治这些荤段子文化,小心治你们的罪。众人一听笑得更热烈了。伟哥递给你一根烟,转移了话题,这些年,苏主任不会还是一个人吧。你收敛了笑容,自我调侃,你伟哥见多识广,是不是想给我介绍一个哩?一旁的顾董事露出羡慕的神情说,还用介绍?五十岁的成功单身男人,属断货产品,俏得很哩!伟哥顺水推舟,既然这样,几时你老兄给苏主任介绍一位姑娘吧。顾董事拍了一下胸,没问题,我们公司现有一位,七零后的,还是大学生哩。你笑而不答,没有表态。你心里清楚,近来别人给你介绍的姑娘一个接一个,你有些乱花渐欲迷人眼了。最后你下决心定了几个不考虑,七零前的不考虑,身高一米七以下的不考虑,腰围大于五十五公分的不考虑。几个不考虑下来,介绍的数量少了,但质量明显上去了。见过的几位姑娘,印象分一个比一个高。
  吃饱喝足,伟哥提议去吼几声,清清嗓子,你连连摆手,说明天上午有个城市创建活动,市委主要领导要参加,你不能贪玩误了工作。伟哥不便强留,招呼你莫专营工作荒了生活。男人五十一枝花哩!
  回到家,你累极了。四面八叉躺在床上,双腿发胀,浑身酸得有万千蚂蚁在咬,发福的肚子像熟透的西瓜,越来越沉重了。这个时候,你才体会到一个离婚男人的孤寂与落寞。二十年前,你三十岁,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妻子是一所小学的教师,你在市科技馆当研究员。后来,你作为人才引进到市委宣传部,由于种种原因现在才被提拔为城建办主任。也是在你三十岁那年,你与妻子离婚了,离得静悄悄的,连亲朋好友都感到愕然。平时,你们夫妻关系和睦,可谓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儿子蛋蛋,从小读书一直名列前茅,根本不用你们两个文化人操半点心。可是,婚变如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留下的创伤是难以愈合的。你不怪前妻,她是个好女人,只是性格太倔强,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那粒沙子就是容儿。刚开始,你与容儿并没什么,充其量到喝喝茶唱唱歌的地步,可爱华一吵一闹,竟把这混水趟得更浊了。怪谁呢,还是怪自己花了一下心。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手机《月亮之上》的铃声突然把你吵醒,一看屏幕,竟显示五个未接电话。酒喝高了,睡得太死。号码是爱华的,你的前妻。平时爱华有事总是发短信,三言两语的,没有半句废话,她似乎不愿与你多交流,如果不是为了儿子。儿子蛋蛋当初判给爱华,达成的协议是,你每月出五百块钱抚养费,一个星期可以探望一次,陪儿子逛逛公园,吃喝什么的,但不能出市区,比如出远门旅游。那是万万不能的。对于这一条,你表示不可理喻,自己的儿子,为啥不能带出去饱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呢。爱华说,对此她不想多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你太了解爱华的脾气了,要是她温和点,柔顺点,你们的婚可就离不了了。五个显示电话,且是深夜打来的,说明爱华有很重要的事找你,一股不祥阴影迅速漫过头顶。你当即回拨过去,爱华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连珠炮的怒吼,姓苏的,别光顾图快活,儿子的事你几时放在心上?整天和那个骚货鬼混,小心人家老公打断你的狗腿。老牛吃嫩草,我看你吃到什么时候才罢嘴,老不褪火的。你兀自笑了,笑出了声。你不生气,这多年来,不怕爱华骂,就怕爱华笑,当然是冷笑。爱华骂了,证明不会有太大的事。心里高悬的石头瞬间落了地。果然,爱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现在物价上涨了,米面上涨了,连葱头蒜苗都水涨船高了。几多年协议的抚养费,五百块钱,必须上涨。没等你开口,爱华一锤定音,每个月加二百,共七百,这样才能保障蛋蛋最基本的生活营养。你一口答应了。其实,你早就有这个想法,只不过想让爱华提出来。夫妻虽然离婚了,但你还是希望爱华有事无事找找你,毕竟,你是个男人,是蛋蛋的亲生爸爸。离婚,百分之百因你而起,只有不断满足爱华的要求,你对她的愧疚心理才有所减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