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见,少女时光


□ 麦 阁

晕眩

那是一年中太阳离地面最近的日子。它将大地上的一切都晒得滚烫。当赤了脚,人无法在门前的水泥地上站息的时候,当门前的树叶被晒得墨绿、发亮的时候,在一天里,母亲和我要做一件大事。我这样的说法完全是按照母亲的意思,因为在母亲的心目中,那确实是一年中几件大事的其中之一--将在六月收获的麦子拿到粮厂去缴公粮。
通常是我们和几户要好的人家合用一只船,那些麦子,就在这一只船上离开村庄,经南湖口的水上,被运到宜城北门的粮厂 。现在我怀念的是那时水的清澈。仍然能够感觉到空气里的那股燥热。粮厂自有粮厂建筑的需要与规则,在那一片深陷在周围较高厂房的辽阔水泥低地上,我前所未有地看见了如此之多的红麦子被聚集在一起的那种壮观或浩瀚。一堆一堆,又一堆一堆。那些麦子当然也是来自四乡八邻的农民。他们和我们一样,凑在同一天里来做一年里的这件大事来了。而且都是有备而来,他们大多自带着茶水,油烙饼,菜瓜等等,因为凭着经验大家都知道,这是需要一天的难捱时光才能完成的事情。顺着一堆一堆的麦子,粮厂的工作人员在一旁标上号头,然后再各自去凳记。接着便是漫长的等待。等到有人来喊你的号数了,再将麦子运到另一过秤处。
母亲对我说,你看紧麦堆,不要一眨眼给人家挖走一畚箕。她去凳记或要做别的事去了。我应和着母亲。那晒着我的暑天里正午的阳光已经让我那样晕眩……我看紧麦堆……我似乎还能看见红麦子,红麦子,它们旋转,旋转。旋转着的,还有那一张张红黑红黑的乡亲的脸。我陷在其中,快要看不到它们的边际。我感到自己面孔的灼热。母亲在忙,她还不回来。

无言

泡桐花开的傍晚,在外地上师范姐姐回来了。泡桐花开得是多么繁复啊。就像我复杂的心。姐姐给我带来了村庄以外的消息。
在有梧桐花掉落的正方形水泥晒台上,她跳“蹬三步”。吹竖笛。唱《彩云追月》、《五月的鲜花》,唱《春天年年到人间》、《嘎达梅林》……她恨不能把她在学校里学到的所有本领都展示给我看。我的姐姐,我能够感觉到她对我的欠疚与好意。她知道我心里最想要的是什么。她给我朗诵诗歌:如果是一只鸟,你愿意是燕子还是喜鹊。我不知道 。真的。我从来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她在学校学着这样的诗歌的时候,我很有可能是在某一处旷阔的田野上挖马兰。看一朵云的变化。看它们怎样从一只找不到家的小毛毛狗变成一个身穿霓裳的仙女。要不就看那些脚下的蚂蚁们玩耍。看它们扛着食物憨态行走的样子。有的蚂蚁也打架,不得而知它们是为了什么事。打得很凶,翻天覆地的。打完了就抖抖身子,各走各的。我了解那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去路当然也不一样。
姐姐还在投入地朗诵,她没有察觉到我走神。她说不,我愿意是一只鸽子,飞在世界和平的蓝天……母亲在楼下快慰地叫我们吃晚饭了,她说,只要一回来,姐妹俩就没个完。她们谁也不知道,我一半的心,就像这薄暮时的天色,正在一点一点,暗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