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


□ 陈守溢

  过完端午,父亲又走了。这些年来,家,对于父亲来说仿佛已成了旅店,似乎只是为了偶尔的驻足。我时常劝他在县里找份轻松的活儿,毕竟已是过了五十的人。但他总说,虽然在县里工作我们家的日子也能过得去,但城里的工资更高,你们娘仨的日子也会过得更好些。为了我们娘仨的好日子,父亲只好时常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挥挥衣袖,将希望寄托在了风里。

  父亲是个忙碌的人,来来去去的,就像走在风里一般。风里来风里去的,给家里换回了一车又一车的幸福。

  年前,父亲对我说:“你那台电脑的寿命也差不多快到了,准备在今年帮你再买一台。”端午节那天,父亲告诉我,他已物色到了一台电脑,等时机成熟了便将它买下。父亲的话如泉涌般在我心头反复沸腾着,这样强烈的感觉之前从未有过。我患有残疾,出生时落下的,几乎没有痊愈的可能,只能靠吃药慢慢恢复。能恢复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准。二十多年来,为了我的病,父亲不知用去了多少钱,如今又要为我再买电脑……,每每想到这儿,我都会觉得有愧于他。我不知该如何回报他,唯有让那些说不出口的感动与感激常留心底了。在城里,父亲是个外乡人,是否遭遇过白眼,我不懂。我更加无法想象,买电脑的钱,是父亲奋斗了多久才赚出来的。父亲是在怎样的环境下工作?他从未提过,只是偶尔听他抱怨过食堂里的伙食。父亲是个节俭的人,要想让他主动拿出一笔钱来确实不易。每当母亲要为他添置新衣时,他总是说,不要啦!以前买的衣服还能穿,浪费!是的,父亲就是如此节俭。但对子女们他却从未吝啬过,只要我们开口了,父亲几乎都能满足。也许,父亲看见我们得到了快乐,他也就快乐了。

  关于我的祖父,旁人是这样描述的:你那爷爷啊,成天围着算盘珠子转,是个有经济头脑的人,但始终没有摆脱贫下中农的成分,一个月二十来块的工资,要养活四个儿,真不容易啊!而父亲便是那“四个儿”中的老大。有一回,父亲回忆道,那时的日子说多艰苦就有多艰苦,一分钱得当作二分钱来用。哥哥穿短了的衣服,弟弟们理所当然地成了继承人。当年的父亲是如何将一分钱“拆成”两半来花,我无法想象。

  许多人渴望苦难,其原因就在于苦难可以让人学会珍惜,学会坚强。所以,从苦难中走过来的父亲,才会将“节约”二字体会得愈加深刻。

  若是跟不了解父亲的人说,二十多年前的父亲是个爱酒之人,大概没人会信。但我知道,“酒”这个字与父亲的今生结下了不解之缘,妹妹曾给父亲起了个外号就叫做“爱喝酒”。是的,父亲爱喝酒。二十多年前,血气方刚的父亲时常与酒为伴。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军用牙杯,父亲便是用类似那种杯子盛酒。那时,父亲喜欢喝红酒,一买便是满满一杯。我不清楚一杯有多少,但总有斤八吧!父亲抓上一把花生,提上酒杯,独自在桌边咕噜咕噜。父亲知道自己酒量不行,酒后,不管是否有醉意,都会到床上躺一会儿,以免节外生枝。在我的记忆里,还真搜索不到父亲发酒疯的镜头。“红酒伤身易醉,为何不改喝啤酒?”我问父亲。父亲说:“啤酒一瓶要三块钱,谁舍得喝?”是的,那时父亲的工资才五十来块,一瓶啤酒就得用去他将近两天的工资,父亲哪里舍得。我不知道钱在父亲的心中是个怎样的概念,但他绝不是个贪财之人,父亲的钱多半是花在了这个家上,或者上交“国库”,以至于多少年来都没听说过父亲有“小金库”之类的谣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