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孝林的诗


□ 王孝林

  孔雀东南飞

  依孝林的法眼看上去

  刘兰芝算得上一绝色美女

  能织布能弹一手好箜篌

  是春春似的小超女

  不然她就不会在17岁那年

  嫁给太守府当秘书的公务员

  只是她运气很不好

  遇上了更年期的恶婆婆

  一会儿嫌她织布慢

  一会儿嫌她眼神骚

  一会儿嫌她不听话

  一会儿嫌她屁股小

  两年都生不出娃儿

  硬是来了个棒打鸳鸯

  偏偏焦仲卿也是个怂包

  在单位受办公室主任的气

  在家受更年期的气

  随便写一张字条

  就把如花似玉的婆娘休了

  休了又有些舍不得

  时不时在野地里约会私通

  焦仲卿还随时搅窝子

  弄出些咀咒般山盟海誓

  让不到二十岁的刘美女

  嫁县太爷的公子不成

  嫁太守的公子也不成

  一次次傍“大款”成了泡影

  只好投河一死了之

  刘美女是全城瞩目的公众人物

  她的死不亚于今天的明星自杀

  一下弄得满城风雨舆论沸腾

   就连当时的《诗刊》也作了报道

  焦仲卿受不了“人肉搜索”

  只好在家中紧急上吊

  抛下老母随情人去了

  合葬在华山下的小夫妻

  终于有了最美好的结局

  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

  这就是传说中的连理枝啊

  松树和柏树上有两只鸳鸯

  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

  这就是传说中的比翼鸟啊

  感谢汉代诗人的想象

  感谢现代影视家的煽情

  让我在重读汉乐府诗和

  观看《孔雀东南飞》电视剧时

  为刘兰芝这位汉代美女

  为两千年前的爱情传奇

  一次次浮想联翩

  一次次泪流满面

  枯叶蝶

  在这个梦醒的早上

  我又想起你枯叶蝶

  就像想起曾经的暗恋

  她的脸她的唇她的额头

  她飘飞的长发

  人群中渐渐远去的背影

  她望着我的眼神

  许是暗笑我曾经冲动的年轻

  有过一杯清茶的久坐

  一些漫无边际的絮语

  很多美妙的东西都远去了

  再已找不回来了

  剩下皱纹和白发

  剩下枯萎和往事

  剩下回忆和怀念

  剩下憧憬和等待

  就像远古被遗忘的干凅河床

  就像被我二十年前

  亲手杀死的这只蝴蝶

  难道要下一场亘古未遇的大雨

  和着爱情的硝烟与花瓣

  才会将你慢慢浸湿并复活

  化着梁祝里凄美的神仙

  在天国里纷飞

  有人喊我“老人家”了

  “三下乡”到了玉碗

  我负责发放写好的春联

  眼看就要发完了

  突然挤上来一个青年

  冲我喊一声“老人家”

  他说你发一幅给我嘛

  那一瞬间我晕头转向

  想吼逑他两声

  但转念一想我是党员嘛

  大小也是一个领导干部嘛

  我们是送温暖来的

  如果吼人家是不对的

  那岂不大大的失态

  让同行和老百姓看笑话

  我马上笑眯眯地递给他

  回家来我赶忙照镜子

  看我可爱的白发和眼袋

  然后问我媳妇

  我真的那么显老么

  会见美女

  在红色星期一这天

  我在办公室亲切会见

  来自昆明的女作者

  漂亮如贾薇的美女

  教她弄了一下博客

  然后亲自送她

  去她的姐姐家吃饭

  我回家煮面条吃

  下午文联请客时

  罗主席来了孙局长来了

  书法家王林来了

  程公林一家三口来了

  刚当上妈妈的向丽萍来了

  她才风度翩翩珊珊来迟

  没有请别的领导和文友

  怕整浓重很了影响不好

  小范围举行一个欢迎晚宴

  气氛很是和谐热烈

  我都有些喝高了

  请王林现场为她写了一幅书法

  内容是我出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晚上去黄连河大酒店打牌

  开了两个房间打血战

  一直战斗到十九日凌晨

  方才罢休

  罗三哥

  罗三哥是养护段的退休工人

  据说以前当过侦察兵

  他父亲在文革猝死的时候

  给他很大刺激

  从此头脑不是很清醒

  但人也不会讨嫌

  他来文联的时候

  在门口会喊报告

  进门来会自己泡茶

  有时还会跟你冲水

  他抽烟但不带烟和打火机

  所以我发烟的时候

  还要给他亲自点烟

  有时他碰上我们请客

  也顺便把他喊上

  他便十分高兴

  逢人便说今天文联请我

  在桌上我们也不劝他多喝酒

  怕他喝酒误事

  就这样一个好好人

  前久得癌症去了

  我送了六十块钱

  勉强算是个人亲

  要是送这点钱给别的人家

  恐怕人家不会高兴

  想起毛利辉

  (一)

  在这个穷得只剩钱的年代

  国外巨富在大方搞慈善

  国内巨富却在拼命圈钱

  有时他们也来点慈善

  但看上去总有点像伪善

  这方面的手段和花样

  实在是太多了

  比如5•12大地震后的姚明

  先咬牙捐点人民币

  眼看就要被全国人民

  愤怒的口水所淹没

  又赶快摸出几张美元平息

  举这个例子我想说明

  真正的慈善在网络

  有限的慈善在民间

  (二)

  在乌蒙磅礴走泥丸的滇东北

  在我的山区老家

  冬天穿着单衣上学的孩子

  四季打着光脚丫的孩子

  通常被人们熟视无睹

  被惯性的常识忽略

  有幸的是瓦房小学的孩子

  她们的光脚丫和旧鞋子

  刺痛了毛利辉的小眼睛

  刺痛了一个年轻教师的良心

  一篇关于“走光”的帖子

  很快牵动互联网的神经

  来自千万网民的大爱

  排山倒海呼啸而来

  从此瓦房小学的孩子

  乌蒙山区无数的孩子

  享受到了来自大江南北的爱

  享受到了云层外的阳光

  冬天不再寒冷

  心灵不再孤单

  (三)

  离开了瓦房小学的毛利辉

  就像传说中离开了

  大地的赫尔墨斯一样

  面对网民的误会和责难

  最初有些头重脚轻

  感到委屈和茫然

  是瓦房小学的故事

  使他红遍网络

  上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

  有了和主持人阿丘的对话

  有了徐婵娟对瓦房小学的访问

  有了沈洋的中篇小说

  有了更多穿透瓦房的阳光

  毛利辉成为了全国知晓的

  名人和感动云南的新闻人物

  英雄已有寂寞的时候

  他只好在搞好

  本职工作的同时

  拿起相机把镜头对准底层

  关注无臂少年范后勇

  关注尿毒症强灿和强兰一家

  关注一切他觉得

  应该帮助的弱势群体

  借助强大的互联网络

  和网络里一切有爱心的人

  使他们重新获得新生

  范后勇神话般长出了手臂

  强灿获得宝贵的救治

  强兰能够重返大学校园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我敢说在云南大关

  目前还没有一个人

  能够像毛利辉那样

  帮助了那么多无助的人

  我想说现在而今眼目下

  他就是网络上活着的雷锋

  (四)

  在大关县城遇见毛利辉

  他就是一个挎着相机乱照的人

  就是一个朝你眯笑打招呼的人

  在政府办公室遇见毛利辉

  他就是一个伏案写着公文的人

  一个经常加班的借用教师

  在酒桌上遇见毛利辉

  他就是一个红着脸眯着眼劝酒

  酒量很大很豪爽的彝家汉子

  在互联网上遇见毛利辉

  他就是一个响当当云南品牌

  一个网络慈善的形象大使

  我是一个平常普通的人

  一个不擅长写诗歌的人

  但是我想通过这首小诗

  并且发自肺腑地祝愿

  从大山里冲出来的毛老师

  通过招考又变成

  永善小公务员的毛老师

  在那里拓展属于自己的天空

  早日收获年轻浪漫的爱情

  作者简介:王孝林,汉族,1964年1月18日出生于大关县天星乡南甸村,1983年毕业于昭通师专中文专业,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王孝林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