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能摩挲爱情


□ 孙春平

  车间里最优秀的小伙和车间里最出色的姑娘恋爱上了,这可真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人们就等着吃喜糖了。然而,一个他爹是市里某局局长的矮胖子插了进来,他像一只癞皮狗似地追求姑娘,他竟然和姑娘越走越近,最后,终于结婚了。究竟为什么?谜底二十年以后才揭开。一个爱情故事,同时卷入六个人,这六个人被卷入二十年,先先后后离开这个爱情故事,又回到这个爱情故事。这是怎样一个爱情故事呢?
  二十多年前,我在红星机械厂当工人,因兼着一个车间的团支部书记,用在我那台铣床上的工夫反不如组织开会学习和带领青年工友们搞活动了。车间里的青年男女占了近一半,车间主任许殿元又一再鼓励我“很有这方面的两把操儿(能耐,本事)”,我也就乐此不疲地充当起了“青年领袖”的角色,自我感觉不错。
  青年人的工作可不仅仅是唱唱歌打打靶,或者是到厂外搞搞学雷锋做好事之类的活动,大量的是要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而思想工作又多是围绕着“搞对象”转。青年人嘛,爱情故事比机床上的螺丝疙瘩还多。张三和李四好了,中间又突然插进个王五,王五背后可能还有个死追着他的单相思,这样一来,师兄弟反目动了拳头,师姐妹成仇互相啐了脸皮的事便时有发生。车间里的年轻人过百呢,人一过百,便形形色色,什么样的哭哭笑笑恩恩怨怨的故事闹腾不出来?一发生这类情况,许殿元就很烦躁地对我说,“快去摩挲摩挲,这些生荒子呀!”以我的理解,这个“生荒子”含了两层比喻,一是指从未开垦耕种过的生荒土地;一是指尚未上过犁套的牛蛋子,所谓不怕虎的初生牛犊是也。以生子比未婚男性,以生荒子喻待嫁女子,都挺形象贴切。而摩挲则有开导摆平的意思。车间主任许殿元是从辽西乡下走进城里来的人,平时说话常夹带着—些这样土得掉渣的方言。见他脸上有阳光灿烂,小青年们便鼻子上脸,当他面故意学说这类话,但当他脸色阴沉凶狠训人时,小青年们便背过脸去努鼻子,小声嘀咕,土老冒样儿,不信城里人改造不了你!
  可有些事能摩挲,有些事就难摩挲,莫说我,就是换了古时苏秦今时基辛格,也休想摆平的。人家是铁了心的,你还摩挲个什么!比如冯新柳和杜志民的事,就闹得几乎满厂皆知,却让我干瞪眼空攥拳,弄得我在领导和青年人面前显得很没水平很没面子。
  冯新柳是车间工具室的保管员,人长得清秀,为人也温和,车间里的小伙子们常拿了管钳刀具围在工具室的窗口前没话找话,她完全知道那些人的醉翁之意,却从来不烦不恼,就是听了一些很露骨的挑逗话,也只是秀眼微微一瞪,回一声“不怕我骂你呀”,算作了警告。她看中的杜志民却偏偏是个很少到工具室去的人。杜志民是车间技术员,高高挑挑的个儿,浓眉大眼的脸儿,闲时爱读书,忙时车钳铣电焊都能操练上阵横拨竖挡,是当得起车间主任半拉家的一个人物。工友们私下猜测,许主任真要一提升或一调转,车间里的第一把交椅就非杜志民莫属了。冯新柳和杜志民对上了象,让车间里那些尚未有主的花季女孩很是眼气了—阵子,但也只是眼气而无力竞争。杜志民确是车间里最优秀的小伙子,冯新柳也确是车间里最出色的姑娘,早晨两人双双骑车而来,午间两人找一角落,饭盒摆在一起,你恭我让甜蜜得似一对鸳鸯。这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人们只等着吃喜糖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