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是我的人生之舵


那年我一步一回头,离开故乡的羊群和稻草人;而今,又心事重重地,从一条被时光淹没的河流里,捞起一尾尾湿漉漉的往事。在这些湿漉漉的往事里,难以忘却的,是那一段关于方老师的往事。方老师是我小学时的语文老师。十多年的学子生涯,教过我的老师记不清楚有多少了,如今深刻留在记忆里,方老师是其中之一。
  我从读书始,一直到毕业工作,十几年里,语文老师换了一位又一位,我的语文课代表也做了一年又一年。我小的时候,村里没有幼儿园一说,所有的孩子都是直接上小学的。
  我在上小学前,大哥上四年级,小哥上二年级,而尚未上学的我就将两个哥哥的语文书背得滚瓜烂熟,所以等到我真的上学时,我的语文科目不费力地就在班里是第一。
  这时候教我语文的就是方老师。方老师是个苦孩子,他不是正式编制,父亲去世得早,母亲拉扯他过日子并含辛茹苦供他上了高中。有一年村里招考代课老师,方老师考上了。
  可能是因为我的语文成绩好,所以方老师很是对我另眼看待,这种好不仅体现在学习上,也体现在生活上。
  有一年我家里翻盖新房,因为老房子拆了,没有房子住,只好用塑料薄膜搭了个临时帐篷暂住。在乡村,翻盖新房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天大的事,爸爸在外教书,照顾不到家里,只好靠母亲一人里里外外辛苦。
  有一天夜里突降暴雨,狂风大作,小小的帐篷几乎被掀翻了去。第二天早晨,床上被子衣服全都湿透了,母亲忙得团团转根本无暇顾到我。我没有伞没有雨鞋,正在一筹莫展时,方老师来了。原来他去学校没见到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冒着大雨赶来了。
  方老师撑着伞把我背到了学校,直到今天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他在倾盆大雨里一步一滑地背着我,雨点打在黄色的油布雨伞上嘭嘭嘭的声音。
  四年级的时候,我代表学校参加区里的作文竞赛,还记得方老师用自行车载着我一边在山路上艰难地骑行一边嘱咐我竞赛时的一些注意事项。
  后来我上了中学,头几年还与方老师保持着联系,到后来到市里上学去了,因为委实状况也不是很如人意,渐渐我疏远了与方老师的联系。
  这期间我听闻因为裁减乡村代课教师的政策实行,方老师当不成老师了。为此,有一阶段我很难过,但不知为什么,还是没有与他联系,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可能潜意识里,是怕他知道我得知他的事后他会觉得难堪罢,他是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
  再后来我在上海开始另一种环境下的生存和生活,就真的彻底断了与方老师的联系。但我还是会经常想到他,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前年的时候,有次打电话回家我鬼使神差地向爸爸问到方老师的近况,爸爸叹了口气说方老师还不知道过不过得了这一关。
  原来方老师在被裁减以后就半路学了油漆工手艺,前阵子给人家干活时,因为地太滑梯子突然倒下,他从梯子上摔下来头着地就立刻人事不省,送到医院抢救了好长时间才醒过来,但听说头部瘀血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