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的力量


□ 八月天

  我感觉,只要把心思用到读书、写作上,就少了很多烦恼。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烦恼.你想起烦恼的事情,当然就不舒服,也就平添了很多不必要的闹心。

  我从十五六岁就开始喜欢文学,迄今已经三十年。在我四十多年的生命历程中,文学是我无法戒掉的瘾,借用一句网上流行的话——“戒烟容易,戒你很难。”索性,我也不戒了。对我来说,文学就是我的神,我的宗教。每每在我苦闷的时候,文学总会给我以温暖,给我以希望。

  我最初喜欢文学,完全是对故事的迷恋。我从小就迷恋于故事,三四岁开始听狼外婆,稍大点,听父亲讲《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名著里的故事,也钻过牛屋听本村的“故事大王”讲稀奇古怪的事,甚至是黄段子。这些“口头文学”,使我的童年变得有趣而厚重。

  小学三年级以后,在父亲的引导下,我开始读书,从《安徒生童话》读起,再到《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到了初中开始读《茶花女》《堂吉诃德》《红与黑》等,如醉如痴,乃至废寝忘食。读书无形中也影响到了功课,但最终我考上了高中。

  高一那年的初冬,我因为有肺结核后遗症,受凉后总是咳嗽。临近退休的班主任老师,大概是抱着对全体学生负责的心态,在教室里用夸张的语气对我说,你老咳嗽,我看很像肺结核,你要是肺结核,一传染一窝,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你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老师的话,立时就像水池里砸下一块砖,全班同学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很多男同学马上就不敢跟我接触了。当天午饭时,原来一个饭组的七八个同学,只剩下了两个继续跟我一起吃饭。后来尽管我找到班主任给他说了自己的情况,但他依然坚持让我去作检查。我去了镇医院,结果是我没事,但我把检查结果拿给他,他又说镇医院的设备不好,让我再去县人民医院。我又搭车去县人民医院,结果依然是正常。我如释重负地把结果拿给班主任,他却漫不经心地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我想着他会为我“平反”,但没有,这件事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对于十五岁的我,这件事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我彻底变了,开始放弃功课,人在课堂上,却无法安心听课和学习。到了晚自习,我一个人孤独地去看电影,或者在野外漫无目的地游走。后来我找到了一个缓解苦闷与痛苦的途径:写信,给以前的同学写信,甚至给一个女同学(她现在是我的妻子)写了一封情书。

  写信的过程中,突然有一天我写下了我的第一个“小说”,内容就是我“被”肺结核的事情。由此,一发而不可收。在高中的大部分时光,我都是在读小说、写小说。虽然最后我高考落榜,但,是文学让我从情绪的低谷中走出来,并且有了当作家的理想与追求。

  高中毕业后,我外出打工,白天五点多起床开始干活,晚上七八点才收工,吃过晚饭已经是八九点,但我依然会趴在用脚手架的竹板铺成的“床”上写东西,记日记,写小说,写诗,写散文,当然也读书。在建筑工地上,我和八九个工友住的是一个车库,一个25瓦的白炽灯挂在高高的房顶上,有些昏黄。在其他工友打牌聊天的嘈杂声中,十八九岁的我趴在那里旁若无人地读书、写作。现在想来,打工生活那么苦,那么累,我却并不沮丧,而是很乐观。我清楚,那是文学信念在支撑着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