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曹大牙的杰作


□ 尹守国

  仅一天的工夫,曹大牙就把柴玉民的话传遍了整个合庄。
  柴玉民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哼,我要是村民组长,这事我就管定了,我就不信,整不倒个薛贵。而合庄的人,从曹大牙嘴里听到的,却是这样的内容:只有我能整倒薛贵,你们要想让我管这件事,就得选我当村民组长。
  在合庄,原本没几个人敢信曹大牙的话。人们都说他一个屁八个谎,说他从东山头说话,你得站到西山角上去听。但这次例外,人们对从曹大牙嘴里听来的这番话,都深信不疑。他们一致地认为,合庄只有柴玉民敢说这样的话。因为他的亲外甥,在省法院当法官。
  如果光凭曹大牙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消息传遍合庄八十三户人家,也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他站在当街,用大喇叭广播。要么就是每到一户,进屋就说,说完拔腿就走。但那样做所产生的效果,也就不是曹大牙所期望的效果了。曹大牙所期望的,是人们能选柴玉民当村民组长。
  曹大牙每推开一家院门,他就必须有推门的理由。比如他去葛子海家,理由是去借葛子海家的大粪勺子。他进院时,正赶上葛子海媳妇往当院泼洗衣服的脏水。他说二嫂子,我家的大粪窖满了,一拉屎,喷一屁股,我想掏掏大粪,借你家大粪勺子用一下。葛子海的媳妇说,大粪勺子在后院厕所边上,你自己扛去吧,说着就拎着盆回屋里去了。
  曹大牙到后院转了一圈,见大粪勺子确实在厕所边立戳着。他走过去,用脚踢了一下,把它踢到厕所边的草垛里,空着手回来了。进屋后,他对葛子海媳妇说,厕所边上没有啊?葛子海媳妇说,我早上解手时还看着在那儿,怎么能没有呢?等我洗完这件衣服,我给你找去吧。曹大牙答应着就进了里屋。
  曹大牙跟葛子海闲聊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话题引到薛贵那件事上。葛子海说他是认了,真是整不过薛贵,再硬整下去,就得进局子里蹲着去了。曹大牙说,你整不了他,可有人要整他呢!葛子海问是谁,曹大牙就把经过他改编后的柴玉民的话说了。葛子海听后很兴奋,他说只要柴玉民肯出面整薛贵,别说是想当组长,就是给我当家长,我也举双手欢迎。
  曹大牙听了葛子海的态度后,他觉得老葛家这一块基本妥了,他也不用挨门挨户去说了。
  在合庄,老葛家是大户,葛子海是现任的村民组长,虽说已经公开声明说不干了,但在没选出新的村民组长之前,合庄人还都听他的,他还享有村民组长的权威。退一步讲,即便是以后不当村民组长,他也是老葛家这四十多户人家的主心骨,啥事大伙都找他拿主意。在他没当村民组长之前,老葛家有啥大事小情的,老的少的就愿意找他商量,他们说他办事稳重周到。他是老葛家迄今为止学历最高的人,在黑龙镇上读过高中。
  在老柴家的三十来户人家里,曹大牙只跟柴玉清说了这件事。为此,曹大牙还特意上柴玉清家的小卖店买了十斤挂面。
  柴玉清的小卖店开在合庄东头,而老柴家三十多户人家,都住在合庄的东头。他们都以柴玉清这个小卖店为据点,没事时就聚集在小卖店前,开个玩笑,唠点黄嗑,扯些闲篇。柴玉清家的小卖店,相当于老柴家的中央电视台,柴玉清便是电视台的新闻播音员,凡是柴玉清知道的事,不出几个小时,老柴家的人就会家喻户晓了。柴玉清长得方头正脸的,人们都说他有点像中央电视台的罗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