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师道碑


□ 吴克敬

赵王河在哪里?俗人克敬在一张放大了的中国地图上打了老半天,终是没能找见,作者薛子峰在他发表在《新民晚报》上的文章中也没能交待清楚,克敬就只有瞎揣摸了,那条河好像就在距离上海不远的哪个方位。薛子峰说他前年,回到家乡的赵王河边,!拜谒了他的老师胡在的坟墓。薛子峰发现胡老师的墓前新立了一块石碑,那是他的同学倡导敬立的,碑不是很高,也就与人一般齐的样子,碑上阴刻的文字也很少,即“敬爱的胡在老师之墓”。
薛子峰是个有心的人,虽然他很遗憾未能参加那次同学们的立碑活动,但他从上海带了几棵太阳花,栽到了胡老师的墓前。俗人克敬非常感动薛子峰的细心,相信他手植的太阳花,在风的抚慰下,雨的滋养下,年年都会开出灿烂的花儿来。
薛子峰们的胡老师是怎样一个人呢?俗人克敬知道读者的心很急了,克敬的心何尝不急,那就让我们紧随薛子峰杜鹃啼血般的笔墨,来认识那位敬爱的胡在老师,克敬甚至可以断言,当我们大家清晰地认识了胡老师后,肯定地,都会如薛子峰和他的同学们一样,产生一种刻骨铭心的敬仰。
胡在老师是一位极其朴素,极其诚实的人,很受学生们的尊敬和爱戴。他教了几十年的书,克勤克俭,供养失明的母亲和一个残疾的兄弟。冬天的他,总是穿着那身旧棉布袍子,前襟上还连缀着一块铜板大的补丁。他戴的那副黑边框眼镜,左边的镜腿关节处因为有点毛病,就只好用一根棉线捆绑着。脚上那双黑棉布的鞋子,穿得久了,渐渐露出棉布的白色来。
俗人克敬没办法更准确地描述薛子峰他们的胡老师,就只有半抄袭半引用地使用薛子峰文章中的一些文字了。
薛子峰的文章记述,胡老师讲课的那天正值五月三十日,作为一个有血性、有记性的中国人,胡老师不畏强暴,在课堂上给他们讲述了那段血迹未干的历史。那天的课堂上,胡老师语态激动,不像平时那般温文尔雅。他提着半截子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五卅惨案”四个碗口大的字,最后一画,竟把粉笔摁断了。
胡老师讲的“五卅惨案”,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应忘记的耻辱。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五日,上海日纱厂的工人顾正红,被日本籍的管理员残酷杀害了,还杀伤了我们十多个无辜的同胞。五月三十日,不满日籍员工的暴行,上海各大专院校的两千多名学生上街游行,并到公共租界宣传、声援工人斗争,不料却被租界巡捕暴力抓捕了一百多人。随后,十倍于学生的工人和市民群众,聚集在南京路的巡捕房门前要求释放被捕学生。然而,蛮横的英国巡捕不仅不答应上海民众的合理要求,竟还举枪向民众射击,十多名民众死在了血泊中……为此,激起了全国性的反帝高潮,同时也兴起了抵制日货的运动。
薛子峰的文章写得清楚,他们的胡老师讲着“五卅惨案”,手都有些发抖了。接着还讲:同学们,现今日本鬼子打进中国来了!东北沦陷了,华北沦陷了,咱们生存的东昌府也沦陷了……胡老师的讲课慷慨激昂,凛然一副勇赴国难的劲头。这时校长推门进来了,看了看黑板,又看了看胡老师,还说了些别的话,板着脸,倒摆着手退出教室……胡老师好像有所预料,向同学们点点头,显得异常地镇静,说:天有不测风云。同学们,我是一个中国人,是一个国文教员,如果连一点爱国的话都不敢讲,我还能教什么呢?下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