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阅读之境(散文)


□ 陈文博

  文 陈文博

  关于阅读的最早记忆,来自童年时代的老屋,屋子不大,两间土坯房,毛草毡脊,屋内阴暗潮湿,且拥挤,烟火气息浓重,不宜阅读。

  父亲在土房后墙开一窗子,可通往一个幽静的去处,暂且叫它后园。园中种植一片杨树,留长大后翻盖房屋所用,树木已成林,有碗口粗细,树与树之间间隔疏朗,可散步或游戏其间,林旁种有菜畦,田垄清洁整齐,菜叶青绿无虫,亦无杂草欺压。

  展曦初露,熹微的阳光从树叶间洒落下来,微风轻拂,斑驳的树影婆娑闪动,沙沙似春蚕噬桑,雨打窗纱,有朗朗的读书声随风飘来,声音出自在村中小学当教师的姐姐,一个乡间书香门第的女子,每天都要到后园的林子里读书,备课,日复一日,已成习惯。在乡村,这是怎样的一道风景。

  每次都要跟在姐姐的后面,像个跟屁虫,到园中的林子里,寻一荫凉处,找一矮树桩,模拟木凳,安安静静地坐在上面,不出任何声音,全神地谛听。姐姐宛若在课堂上,心平静气地诵读课文,悠扬的韵律,清越的音质,磁石一般摄住魂魄,幼稚的心灵在全神贯注地接受一次次文字的洗礼。那时觉得姐姐比天上的仙女还要美丽,仰慕姐姐的满腹才情。

  亲情在熟稔的声音里表现得淋漓尽致,童年的聆听给成长增添了更多幻想,比音乐带来的舒缓还妙不可言。除父母以外,姐姐是我的第一任老师,后园是我一个人奢侈的课堂,童年被姐姐的诵读带来了唯美的深刻记忆!

  读书完毕,姐姐要到井院去汲水,做饭浇园。井是村子里公用的,就在后园的不远处,在井院边。同一个村中的汲水男子,与姐姐相遇间,总要带着笑容和姐姐闲聊两句,不问家长里短,只是简单的问候。在他眼里,会读到同样的仰慕之情,直到我家搬出村子,他也没有机会向姐姐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语,这一定与姐姐的学识有关。

  阅读的境界是洁静的,一个凡夫俗子怎敢轻易去打扰去冒犯这神圣的区域,书的高处使他自叹弗如,退避三舍。高贵的爱情需要才情来支持,知识的力量足以使凡俗的目光暗淡下去,无法进入深邃处阅读。

  赵君茹,一位充满诗意的名字,我中学时代的女教师,在人生众多的导师中,能随着时光荏苒而记忆不褪色的,一定有她过人之处,这次又是沾了阅读的光!

  教室里一片寂静,语文老师面容白皙,一副眼镜平添几分儒雅娴淑,纤细的手指夹于书页之间,踱着缓慢的步子,此时阅读这个词汇已经不太贴切,应该称之为朗读,抑扬顿挫的声音响彻耳畔,绕梁不止。课文诵读完毕,余下的时间,她还要为学生们补充些课本里学不到的东西,就是那个时候,我们更加了解了宋词。唐诗以外,宋词更适应于朗读,平仄分明,韵律在长句短句之间跌宕起伏,如山涧溪流。

  这是怎样的人生境界啊!让人如痴如醉,老师的朗读已经渐入佳境,我们洗耳恭听,那清悦的音质时而高昂时而低沉,一首宋词在她的娓娓吐纳之间趋于至臻至美的意境之中。那时,我爱上了柳永的《雨霖铃》,李煜的《虞美人》,苏轼的《江城子》《赤壁怀古》,几乎李清照的所有作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