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湖黄昏即事


□ 苏 迅


好像浙江人对西湖的印象都不太好。远的可以推究到明末的张岱,宗子在《陶庵梦忆》中说:“余谓西湖如名妓,人人得媒亵之;鉴湖如闺秀,可钦而不可狎;湘湖如处子,眡涩,犹及见其未嫁时也。此是定评,确不可易。”又在《西湖梦寻》中强调:“余尝谓住西湖之人,无人不带歌舞,无山不带歌舞,无水不带歌舞,脂粉纨绮,即村妇山僧,亦所不免。”近的,发此论调的更多,记不得是郁达夫还是徐志摩就说过杭州脂粉气太甚,只堪游不堪居的话。
我到湖上的时候,已是一个黄昏,以我外乡人的眼看来,那是美的。尽管这也是双久惯江南风物的眼睛。又或许,因为只在湖上滞留了一个钟头,所以竟分外觉得她的好来。明代高濂的《四时幽赏录》称得上绝顶的美文,四十八桩乐事赏尽西湖的阴晴雨雪清昼月夜,遗憾的是独独没有写到西湖晴和里的黄昏。大概,这是久居湖上者习以见惯的缘故罢。我在一挂斜阳中走进西湖。车流在她侧畔流淌,却始终融不进她的心灵深处,西湖以她果决的世俗和放纵容纳了千年,留下的,只是一丝隐然的并不为人知的落寞和怅然。这夜雨秋灯间狐仙无奈的一声叹息,幽幽然,竟也是一种亮蓝离奇的美丽。永恒的斜阳寻找着亘古不变的轨迹,湖上起了轻烟,袅袅笼树,粉墙黛檐散落在湖山间,迎光的越发明丽起来,背光的却消散进夕岚中,一时间人家若画,山静如愁。西湖恍然是一扇绝大的雕花窗棂,无数条阳光透过剔洞射进来,粼粼泛满了一湖。碧波间跳跃着的千万把金剪,要想纷纷铰碎这一池锦绣,可是难办到,到底灰了心,沉下了波心去。我在柳如是的《湖上草》中好不容易找到一句写西湖黄昏的诗:“空川日暮夜云层,烟景无心问武陵。”与这样的情景对照,是要埋怨古人的漫不经心的。而袁宏道却说出了游湖的心得:“其实,湖光染翠之工,山岚设色之妙,皆在朝日始出,夕春未下,始极其浓媚。”良非妄语啊。
我之所以暂别旅伴,孤身来到湖上,是因为西泠印社。十余年来,我年年邮购他们的内部刊物,关注着印人们的一言一动,虽然不是此中人,但觉得用——片向善之心贴近艺术,总归也是好的。因此,孤山上的西泠印社就成为了我的颠倒梦想。当我匆匆踏过西泠桥的时候,远山已经衔住了红丸一一到了,呵呵,孤山。林和靖的诗魂凝就,西湖包裹着的孤寂的一丛苍翠。周遭深秀,四无人声,惟晚风暗起,枝枝叶叶欲与人把臂清谈。忽然,满山群雀乱啼,层层叠叠,了无挂碍,夕辉中青山陡然欢欣如笑,嘲弄世人局促。小龙泓、汉三老石室、观乐楼、印藏……恍若前世相识,今生又来。石龛中安坐的吴昌硕先生,你眼眸里太深奥,你那亦悲亦喜的神色令人琢磨不定:到底是对物是人非和沧海桑田的勘破,还是对人生的痴迷与对艺事的执著?百年寂寞,在此发生的凡此种种,都被湮没在这样一片永恒的落辉中了。不管任何人愿意或是不愿意。
清朝光绪二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903年,金石书画家丁辅之、吴石潜等人发起建立西泠印社,他们商议后,却作出了一项出入意表的决定:请安吉乡下出来的吴昌硕出任印社的第一任社长。中国文人的结社向来有个好传统,那就是,姑且不论艺术水准,头头总是由发起人充当,而发起人中出钱出物最多者,说话也最具分量。可是西泠印社的几位发起人,没有将社团当作几个文人自慰的玩物,他们要建立一个学术团体,一个真正的印学学术团体,要为篆刻这种“雕虫小技”去跟书画争一席之地。于是,他们请来吴昌硕做头,那时的吴昌硕社会地位无法与丁辅之他们相比,可他有的是对艺术的真知灼见和完美技艺。出任社长的吴昌硕撰写过一副对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