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入江南烟水中


□ 赵嫣萍


江南,是一个审美意境。江南的水,江南的桥是我生命里的憧憬。我是北方人,读书以后,知道了中国有个江南,那里有小桥流水,有老藤昏鸦,就觉得,江南是一幅画,是一首诗。小时候,很单纯,想着能在桥埠头站一站,能在水中划船嬉戏,已经是进入奇境了。桥当然是真正古老的桥,桥洞要像古人,散发出一些遥远的气息,桥头要有树,不必太高大,但要古藤缠绕;四周要有一些青苔,绒绒的斑驳地点缀着。划船当然要划乌篷船,乌篷船的美,首先是那黑色,飘在水中的浓黑一点,是水的眼珠,两岸的风景日日落入水的眼帘,船就一日日古旧了,苍老了。船的两头尖尖的,中间有一点鼓,像一把梭子,轻巧的飘在江南水间,织出了迷蒙的细雨幕帘。
在绍兴,第一眼看见乌篷船时,船正好泊在三味书屋外的河道里,窄窄的河水中,几片树叶散淡地漂浮着,船娘随意地支着篙。如果要看社戏或者去外婆家,大概是要乘这种乌篷船的。旧毡帽是看不见的,却看见了三味书屋里的桌子、椅子,梅花鹿、孔子的画像,还有屋后园子里的腊梅与海棠。这些景物在读书的时候,都是带了遥远的色彩走进视线的,那时候,觉得是另外的一个唯美世界,老师说,这个世界,在江南。老师还说,江南的水,美得像肌肤。老师说时,眼睛也很美。于是,就拼命读关于江南的文字。
百草园里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气息。往日的气息也是读出来的,那一片生命的感觉,读了就储藏在心灵里。紫红的桑葚,高大的皂荚树,光滑的石井栏,油蛉、斑蝥、何首乌……这些带着画意的色彩是湿润的、浓郁的,浸透着阅读的思绪,斑斓的底色就打在生命的年轮里,和着日月一天天走过时,并没有淡褪往日的色泽,却一天天地膨胀着,一天天酝酿着,甚至催促我一天天从北方来到江南。
河岸的那片旧宅子里,总有一团涌动的气息,润土父子,阿长、父亲病中模糊的身影;石板街道上弯曲的巷子里,似乎随时能看见豆腐西施拭着白粉的面孔,高大的身躯,仍然潦倒着,似乎永远也无法挺拔起来,花白的胡须终日蓬乱着,一群孩子的嬉笑与讨茴香豆的声音从树阴里、河面上随时飘了来,只是孔乙己的长衫已被岁月的雨霜风化了;任何一个巷口的拐角处,似乎都能听见祥林嫂询问灵魂的声音,她的竹竿仍然是破旧的,底部开了密密的裂缝,眼睛依然像木偶,间或一轮中流露出的一些活气,洒落在岁月的字缝里,似乎再也无法拾起,却也无法坠落,就那样飘荡在生命的间隙里。
街道上的柜台是否还是曲尺型的?盛着黄酒的大缸里是否还是兑了水?
也着实看见了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西瓜在月光下浮出了淡淡的光晕。戴着银项圈叉獾的润土,永远都有一张紫红的小脸膛。只是那贝壳隔了太久太久,看不清上面的花纹了……
这座宅子,从灶间到厢房,从天井到廊檐,都在意象里搭建很久很久了。每一块石板、窗棂、椽子都有些神秘。他们陪伴了两个神秘的生命成长。从这里走出的周氏兄弟,将他们的思想勾勒在文学的殿堂上,透过文字的光影,他们的眼神、情怀、思绪与灵魂透露出太多的生命信息,一页页去触摸时,像空谷回音,一片天光下,全是思考的氛围。思考中不乏对精神世界的探询,对复杂人性的叩问。两个生命都已经走远了,但留在他们文字中的光彩却无法消失,那里有着生命深处的扣结,或许人们永远无法打开,但有一片色彩吸引着后人走进去,就要感谢这座老宅子了。色彩的书屋还有门前的这条河……还有那个泛着凝重色彩的书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