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雅典


□ 王亚君

很难描述夜里到达雅典的心情,淅沥夜雨中,透着初冬丝丝寒气的雅典显得格外的古朴、沉静、淡泊和腼腆。与雅典的千古美名差距实在太大了。她辉煌在两千五百多年前,而到了公元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却悄悄地退出了世界争夺辉煌的竞赛。
清晨起来,屹立在雅典市中心的那座高高耸起的山冈,已经被喷薄而出的一轮旭日染着,被千万道朝霞的霞光煨着。心灵的感应使我断定,雅典卫城就在那里,帕特农神庙就在那里,雅典娜女神就在那里!
车子穿过布拉卡区的大片希腊特色民房,很快就到了早已闻知的阿克波里斯山脚下。阿克波里斯背向山下的城市住宅,向海的一面峭壁巍峨挺立着。雅典卫城就在面前,触手可及。突然间,一种在美之前畏怯的心绪油然可生,令我不敢大步拾阶而上,只怕看到卫城时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和审美能力,把这惟一或许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隆重机遇白白浪费了,就像学生时代临考前的状态,既紧张又激动,既珍惜又释怀。
喝了一口水,缓解一下心情,重新抬眼向上望去,海拔156米的山丘上,荟萃着古希腊文明的最杰出的作品,帕特农神庙宽大的神殿,以希腊文明形态上的第一象征,高高地屹立在山冈的顶部。如果说全世界介绍希腊的图片只有一幅,那一定是它,如果有一本,那封面也一定是它,它曾经让多少多少人朝思暮想。只见山冈与神殿几乎全部是象牙色,山丘下面环绕着一些绿树,此外再也没一丝杂色。神殿以粗壮挺拔的古柱环绕成长方形,一柱柱直入苍穹。净白雪亮,有形有款,一直把神殿支撑了两千五百多年,到今天竟然没有一丝的衰态!
帕特农神殿不能抵挡的魅力,在于雅典娜的神话?在于历史?还是在于它的艺术?而它给我的第一震撼,首先在于它无与伦比的造型美,这正是帕特农的力量所在,也只有这力量,才使它终究成为一个经久不衰的绝世经典。
随着人流从山冈的西侧慢慢地登上卫城,在神殿正面的悬崖口导游带我们向下望去,不禁骇然,许多文人骚客笔下无限惊叹过的狄奥尼索剧场废墟就在这里。剧场呈椭圆形,中间是舞台,周边是逐级垒起的高高看台。这就是世界所有露天剧场摹拟的蓝本。剧场造于公元前六世纪,开始上演的是祭神歌舞。后来因为有了艺术天才埃斯库罗斯,人世间的戏剧在这里诞生。据说这个埃斯库罗斯与春秋战国时期的东方圣人孔子同时代,比孔子小二十几岁!
更难描述登临山顶、零距离接触到帕特农神殿的复杂心情。昔日的壮观华美,如今只剩断垣残壁。神殿庙顶屋盖无存,内里空空,女神像流落异邦,地面凹凸不平,墙根躺着坍塌的墙石瓦砾,乱石嶙峋间惟有那数十根下粗、上细、中间略微向外鼓起的大理石石柱擎天而立,让世上所有追随它的石柱大为失色,更依稀可见它当年的辉煌。只是毕竟往事越千年,空留千古一叹了!
遗址边的帕特农神庙博物馆陈列着的遗物,蕴藏着它多少沧桑故事。是什么力量让古希腊的艺术家们雕塑出那样精美绝伦的人体呢?馆里陈列着一尊高达12米的雅典娜雕像复制品,头戴金盔,身着黄金战袍,手持盾牌长矛,原来的真品脸、肩、脚均为象牙雕成,是古希腊最为著名的雕刻家菲迪亚斯的得意之作,可惜在公元146年被罗马帝国的皇帝强行劫走了。卫城的美丽、气派和雕像的精典,使得神庙在漫长的岁月难饱经无数人间的劫难。公元1687年,威尼斯军队炮击古城堡,神庙顶端和殿墙被彻底炸塌。19世纪,庙内大量雕像被英国人艾尔金运到英国,陈列在大英博物馆,现在仅存神庙部分石柱间几十块大理石的浮雕板。馆内还收藏着卫城周围发掘出的文物,一件件堪称稀世珍宝。各种荚轮荚奂的雕塑艺术品,令所有参观者望洋兴叹。四根安置于氮气箱内的依瑞克提翁神殿的少女列柱门廊,更是深深夺走人们的眼神。这些少女雕像代替石柱亭亭玉立,少女的头部支撑着神殿沉重的殿顶,为了增大受力面而又不失少女的美丽,雕塑者从少女颈部垂下一缕秀发,又用花篮放在头顶,作为柱托,让建筑和艺术最完美地结合成为了神庙石柱中的杰作。看着这些仍然栩栩如生、无与伦比的艺术雕塑、不言而喻地告示人世间的雕塑艺术的起点,它的辉煌,但似乎也告示着它的停顿,它的终结。帕特农神庙记载了希腊人追求理性美的极致表现,也见证了希腊文明的鼎盛辉煌和千年的没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