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金夫妇游五台山


□ 张瑞亭


那是1964年的8月间。因我在忻县地委宣传部工作的缘故,有幸与作家西戎、五台文化局的“台山通”田成名同志一道,陪同德高望重的当代文学巨匠巴金及其夫人萧珊和他们的儿子,上五台山一游。斗转星移,寒去暑来,时光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十九个年头,但巴老留给我的美好印象却丝毫没有淡忘。
记得我们驱车来到五台山之后,五台山宗教办事处的同志一听说巴金同志的大名,非常热情,立即安排到接待贵宾的高级住所显通寺一号院下榻。这是一座典型的四合头小院,房屋建筑除按方位建有四面对称的三间大房外,四角还配建有耳房。东南角是大门,西南为厕所。四面的主房为四梁八柱大屋顶建筑,屋门前出檐较深,并油漆彩绘,门窗做的图案花纹都比较精细讲究,檐台和院子里都用条石和石板铺砌。整个院子里显得非常古朴、幽雅、安静。巴金同志一家三口住在正房,我和西戎同志住在西房,其他同志分别住在东房和南房。
我们在台怀一共安排了四天的游览活动,将这一片寺庙基本上都看了一下。巴金夫妇闻名中外而平易近人,参观游览中有几件事儿颇有情趣,至今历历在目。
8月10日上午,我们乘车来到距台怀镇东四五华里的碧山寺参观。这个庙里当时约有近百名和尚,是五台山僧人最多的寺庙之一。而且,巧合的是这个庙的僧人从法师到小沙弥,绝大多数都是巴金的老乡四川人。巴金对这个庙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当我们在山门前下车后,便由在庙门口迎候的胜德法师,把我们迎接到他们的西禅院东客堂。一进门,有几个小沙弥热情地让坐、敬茶。坐定后,由胜德法师向大家介绍了巴金的简要情况,还特意说明是四川老乡。大家接着就漫谈起来。在坐的庚通法师、玄治法师和能禅法师等,先后向巴金同志介绍了本寺庙的建筑、佛像、经卷及佛事活动等情况,还向巴金请教了佛学方面的一些问题。在实地参观时,法师们引导我们进入各殿堂中,边走边看、边介绍,十分认真细致。
参观结束后,胜德法师和其他法师、僧人们执意留巴老吃斋不可(即午饭)。巴老在盛情难却的情况下,就只得答应了。可见,僧俗之间并没有隔着多高的墙。当我们返回客堂后,胜德法师对巴老说:“今天,我要亲自动手下厨房,用家乡的米,做四川风味的菜来招待您。”说罢,他就下伙房去了。吃饭时,胜德法师边招呼巴金吃,边介绍每一种菜的名堂和做法。巴老赞扬了胜德法师的做菜技艺,不断地说:“好,好,真够味。”的确够味了,我深深的感觉到,所谓四川的风味,似乎只用一个“辣’’字就可以全部概括了。每一种菜都是以辣为主,真辣得我够呛!
饭后,饮茶休息时,突然有几个法师要请巴老题词。巴老因不擅长书画,着实有些为难,便一再推辞不写。可是,一些法师们再三请求,非写不可。西戎同志也帮腔劝请,巴金就只好答应。当将纸墨笔砚摆好后,巴金同志便握笔随意题道:“一九六四年盛夏,与胜德法师等会于碧山寺,感谢您们热情招待。”最后书上年月和落款。题毕又休息了片刻,我们在胜德法师和许多法师、僧人的合手念佛声中告辞了。
依山建寺的南山寺,如同凌云宝殿一样,巍峨壮观。汽车只能开到山根,还需攀登两华里左右的陡坡,才能到达寺内。下车后,我们要搀扶年已六旬的巴老爬坡,巴老执意不让,说他自己可以扶杖攀登。
可是,巴老的十几岁的男孩,正是贪玩的时候,却需要好生照管。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好动,总是按照自己的兴趣看这个动那个,就连走路也不好好地走,蹦蹦跳跳,老不安生。南山寺的山坡上,树木茂密,野花盛开,五颜六色缀满山坡。鲜花吸引着很多游客,差不多每人手里都采集了数量不等、颜色各异的野花。巴老的男孩也被这布满鲜花的山野所吸引,他总是在林间花丛里蹦来跳去,时隐时现,像一匹脱缰野马,在山坡撒欢。看得出萧珊同志对他的行动很不放心,担心他走失或出什么事,可又管不住他,拉着拉着就跑了,一会儿就看不见了,不知跑到哪里。萧珊同志东张西望地找寻或喊叫,他有时应声,有时走近,手里拿一大把各色鲜花,问“好看不’’?他妈说:“好看。”他妈劝他不要乱跑,他也不吭气。可是话未落音他又跑得不见了,真拿他没有办法。
就在我们已参观结束出庙门的时候,只听他在草丛里尖叫一声,边哭边跑向他妈,叫我们大家都大吃了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巴老痛心地说:“肯定是叫蛇咬了。”当孩子边哭边跑到萧珊同志跟前时,她又惊吓,又疼爱,一下把孩子搂在怀里,着急地问:“怎么啦,怎么啦?是不是蛇咬了?’’孩子也说不清,结结巴巴地说:“不,不知道。”只是抬起了已正红肿的右手叫他妈看,还喊着疼。萧珊同志赶紧从自己衣袋里掏出盒“万金油”来,打开就往上抹,但不顶事,还疼。我们也都赶快围拢过来,看出了啥事。人称“台山通”的田成名同志走近一看,哈哈大笑说:“不怕,不要紧,没事。不是蛇咬了,是碰上蝎麻了。”老田一下提醒了我,我虽未受过此害,但知道这种毒草的厉害,便说:“要是蝎麻,问题倒不大。只是难受一阵就好了。”萧珊和巴老还是不懂啥意思,又惊奇地问:“啥叫蝎麻,也这么厉害?”老田拉住孩子的手说:“来,我给你治一下,就不疼了。”老田走了几步,向地下四处一望,弯腰抓起一把干黄土,往孩子手背伤处擦抹了几下,问孩子说:“还疼不?”孩子含泪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向老田点了点头,意思是不疼了。老田哈哈大笑起来说:“这个办法灵吧,一治就好。”接着他解释说:“蝎麻是一种毒草,五台山特有,南山寺较多。它杆粗叶壮,叶大而花形好像麻,叶子表面散发着一种毒液,人们一触仿佛蝎子蜇了一样,疼痛难忍。伤处由红变肿,知道的人都躲着它,不知道的人就容易受害。有人常到树林花丛中去大便,如果碰上蝎麻,他就会二跃即起,惊慌喊叫,连裤子也来不及提起而慌忙逃窜。”逗得大家一阵大笑。巴老又惊又奇地问老田说:“老田,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法术,还是有什么灵丹妙药。真是手到病除,灵极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