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盐运销的“官”“民”之分 影响着两个城市的命运


  撰文/陈星生

  因为盐运销体制上的不同,四川自贡和江苏扬州这两个城市开始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博弈。专营海盐买卖的扬州“官商”,用消费文化创造了扬州城空前的商业文明。而集井盐开采、加工和市场拓展于一体的自贡商人,却用他们创造的工业文明,推动了一个城市的诞生。

  瘦西湖的成长跟盐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瘦西湖原本只是唐宋时期扬州旧城外一条长不过5公里的河道,但是当扬州成为两淮的盐运中心之后,富甲天下的两淮盐商把这里当成了休闲之地苦心经营,沿河傍岸修筑了塔院楼阁、长堤石桥,使它在清代数次受到皇帝的垂青并因此成为名扬天下的水上园林。

  摄影/张渝光

  在长江上游的釜溪河畔,矗立着一座拥有13000多口盐井的千年盐都——自贡。而在长江下游南北漕运的咽喉部位、中国古代最大的海盐产区两淮盐场所在地,也同样矗立着一座数百年前最繁华的城市——扬州。

  在这两个跟盐密切相关的重镇里,曾经有过这样一群盐商,他们一头运作市场,一头运作政策,既是盐业生产经营的组织者,又是利益的最大占有者。尽管由于地域、环境的差异,他们发展的轨迹不同,但是他们给各自的城市留下的鲜明印迹,曾经对两个城市的命运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自贡是井盐催生的城市

  自贡之所以享有“千年盐都”的美誉,是因为它的井盐开采历史已有近两千年。自东汉章帝时期这个地区开凿出第一口盐井,到这里因盐设镇、因盐设县、因盐设市,几乎所有的建市历程都跟盐有关。

  相对于千年盐都自贡而言,扬州建市的直接原因并不是因为盐,被《尚书·禹贡》记载“淮海维扬州”的古城扬州,在古人心中是一个广泛的地理概念,包括今淮水以北、黄海、长江流域内的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等省,是两淮盐业的主产区,范围远远超过今天的扬州城。但是今天的扬州城所在的位置,古时刚好因得水运之便成为海盐运销的中心,盐,无疑对它的繁荣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江苏境内,分布着淮北和淮南两个大的产盐区,这也是明清时期全国最大的海盐场,而两淮盐业的管理中心就设在扬州。凭着历代政府给予的特权,这个城市自然也就成了两淮盐商的聚集地和朝廷依赖的税赋重地。聚集在扬州的盐商通过政府给予的盐业“专营”权,获得了江苏、安徽、河南、江西、湖南、湖北6省的巨大运销市场,而这6个省,刚好又是当时中国经济最发达和人口最稠密的地区。

  盐不仅成就了两淮盐商的鼎盛,也造就了扬州的繁荣。比如扬州的南河下古街,现在也只是扬州的一条小街,不过在清代却是盐业交易的主要场所,因为它靠近运河码头,方便装卸,所以各地的盐商都云集在这里,仅仅在北河下到南河下长达2公里的狭长地带,就云集了“黄家店”、“富家店”、“樊家店”等在当时赫赫有名的盐业商铺。盐商还在这个地方开设了很多会馆,如今保持得完好的还有湖南会馆等。在南河下北面也有一条叫做引市的古街,曾经是盐商买卖行盐票据的地方,就像今天的金融一条街。

  除此之外,扬州京杭大运河两岸的会馆更是鳞次栉比。从东关街、剪刀巷一带的山陕会馆,到湘、鄂、赣、皖四省盐商议事的四岸公所,盐商的建筑也是绵延不断。其间的河道里,船舶穿梭、旗帜招展,装卸工挥汗如雨地装卸着盐袋,喧嚣中夹杂着晋商、徽商、秦商等不同省份盐商的口音。

  因为是在纲盐制体制下经营政府特许和专营的海盐买卖,扬州的盐商身上始终承袭着“官商”的色彩。据专家介绍,所谓纲盐制,核心就是盐商经营权利的世代相传。政府可以通过它实现对盐的流通过程和对盐政商人的改造,使盐商完全处于王朝管理体系,成为政府的盐政工具。

  而靠自己开采井盐并进行加工和市场销售的自贡盐商,却像一个自产自销的个体户,在朝廷圈定的范围内,艰难地开拓着市场。这种明显差异,显示出扬州和自贡两个城市在资源和政策方面截然不同的待遇。

  因政策向两淮盐业倾斜,扬州盐商富甲天下,而自贡,虽然具有两千年的盐业历史,并且从清代中叶以来一直是中国井盐的生产中心,但是在当时的科技条件和政策限定下,井盐经营者从凿井取卤制盐到盐的外销,既可能获取丰厚的利润,也潜伏着血本无归的危机,投资风险远高于扬州盐商。

  当时的扬州,是凭借官方颁发的“引岸”,也就是专营执照,把海盐源源不断地销往垄断的区域,赚取着丰厚的利润,自贡盐商却从一开始就受到资源和盐业专营体制的双重约束,他们要想积累更多的财富,一方面要千方百计扩大生产,另一方面还要寻找机会突破市场垄断,以获取更大的生存空间。

  客观地讲,自贡盐商无论是实力还是名气都远逊于扬州盐商,但是对自贡和扬州这两个城市而言,他们的分量是相当的。因为盐运发达,扬州盐商在扬州创造了以消费带动的空前的商业文明,而自贡盐商创造出了独特的工场手工业文明,更重要的贡献是,他们直接推动了一个城市的诞生。“正是因为盐业的兴盛,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众多城市遭遇沦陷噩运的危难时刻,自贡却于1939年9月在分属富顺县和荣县的两个盐场的基础上直接建市,当时这个而积仅有160平方公里、人口不过22万的小城市,业盐人却占到其中的70%,这可以说是中国城市发展史上的一个特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盐运销的“官”“民”之分 影响着两个城市的命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