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江湖


  王鼎钧

  《文学江湖》是台湾作家王鼎钧先生回忆录四部曲之四,它记录了作者从1949~1978年在台湾的经历,融合台湾的大历史与个人的小悲欢,细描世事人生的因缘起灭。如他所说:“我写回忆录不是写我自己,我是借自己写出当年的能见度,我的写法是以自己为圆心,延伸半径,画一个圆周,人世江湖,时移势易,一个‘圆’串成的。”

  《文学江湖》以一个文人的经历见证了国民党在台湾的历史,这中间个人在历史变迁维度上的家国命运,不只是烙在他的眼角鬓间,更在心田与血脉。王鼎钧先生以己为镜,以独立思考之力回望往事,开掘出一片新的能见度来。借此我们可以回望台湾自1949年以来的发展轨迹:五十年代初的困窘与茫然,冷战时期的心理疲惫,及后来的经济起飞。其间的是非恩怨,彷徨或决断,保持尊严或随波逐流,对我们都是一份警醒和启示。

  《文学江湖》是一部个人历史中的台湾文学史,亦是一部台湾文学江湖中的政治江湖。

  匪谍是怎样做成的

  一九四九年五月踏上台湾宝岛,七月,澎湖即发生“山东流亡学校烟台联合中学匪谍组织”冤案,那是对我的当头棒喝,也是对所有外省人一个下马威。当年中共席卷大陆,人心浮动,蒋介石自称“我无死所”。国民政府能在台湾立定脚跟,靠两件大案杀开一条血路,一件“二二八”事件慑服了本省人,另一件烟台联合中学冤案慑服了外省人。就这个意义来说,两案可以相提并论。

  烟台联中冤案尤其使山东人痛苦,历经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进入七十年代,山东人一律“失语”,和本省人之于“二二八”相同。我的弟弟和妹妹都是那“八千子弟”中的一分子,我们也从不忍拿这段历史做谈话的材料。有一位山东籍的小说家对我说过,他几次想把冤案经过写成小说,只是念及“身家性命”无法落笔,“每一次想起来就觉得自己很无耻。”他的心情也是我的心情。

  编剧家赵琦彬曾是澎湖上岸的流亡学生,他去世后,编剧家张永祥写文章悼念,谈到当年在澎湖被迫入伍,常有同学半夜失踪,“早晨起床时只见鞋子”,那些强迫入伍后不甘心认命的学生,班长半夜把他装进麻袋丢进大海。这是我最早读到的记述。小说家张放也是澎湖留下的活口,他的长篇小说《海兮》以山东流亡学生在澎湖的遭遇为背景,奔放沉痛,“除了人名地名以外都是真的”,意到笔到,我很佩服。然后我读到周绍贤《澎湖冤案始末》,傅维宁《一桩待雪的冤案》,李春序《傅文沉冤待雪读后》,直到《烟台联中师生罹难纪要》,张敏之夫人回忆录《十字架上的校长》,连人名地名都齐备了。

  可怜往事从头说。内战开打,山东成为战场,国军共军进行“拉锯战”,山东流亡学生两万多人逃出故乡。国军节节溃败,大局土崩瓦解,山东学生一万多人奔到广州。山东省政府主席秦德纯出面交涉,把这些青年交给澎湖防卫司令李振清收容,双方约定,让十六岁以下的孩子继续读书,十七岁以上的孩子受文武合一的教育,天下有事投入战场,天下无事升班升学。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和在台湾澎湖当家作主的陈诚都批准这样安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