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想起“突破”


  ●任志玺

  或者可以这样说,六、七十年代的文学创作,尤其是诗歌创作.不像现在这样起点高,那时写诗就好像有一个现成的套子:就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去写那种不太深刻而较直白的东西。翻阅报刊作品,虽然大都合辙押韵,朗朗上口,也不乏气势,也很抒情,但总觉得离不开歌谣体旧的套路。

  正当我继续在业余创作“老路”上停步不前的时候,1982年3月的一天,《山东文学》副主编、诗人莫西芬来到费县.他一方面是为了深入农村体验生活休创作假,另一方面也是为指导我和李传启等业余诗作者。我们直奔县政府招待所的205房间。见我们到来,他赶忙走上前同我们热情握手.只见这位诗人身材高高,虽然来自省城,却穿一双普通布鞋,黑色鸭舌帽下,那双眼睛透出些许智慧.而满面的笑容,则标志着他的谦和与慈祥。所有这一切,使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位多么热情可敬的师长!

  三句话不离本行。几句寒暄之后,立即进入了主题:他同许多极善于情绪激动的诗人一样,以特有的兴奋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谈话.除全面给我们讲述了当时中国诗歌界的许多信息外,重点谈及了诗歌如何突破,以及不突破就没有出路的大问题,他并结合突破问题,介绍了部分诗人的优秀新作.使我们茅塞顿开.受益匪浅!在此基础上,莫老以对我们业余作者特有的关爱、真诚和坦率.指出了我们几个人创作中的症结所在,尤其是对我这个小有名气的老作者,更是直言不讳,一针见血,他生怕我掉了队,毫不客气,十分尖刻地说:“任志玺,你太保守了,你怎么老是走老路呢?你就不能变变样吗?老是写那叙人、叙事的‘七字句’,绝对没有出路的,你得赶快突破,坚决突破,半点都不能犹豫,知道吗?”我边聆听他的教诲,边不住地点头,可到底如何突破,心里没数,忙对莫老说:“我也很想突破,可.怎么个突破法?心里没底。”莫老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人非圣贤,没有生而知之,只有学而知之,中国诗坛上有那么多诗报诗刊,那就是我们最好的老师。中外有那么多的优秀诗人,他们就是我们最好的老师,你用心研读他们的作品,自然就会受益,就会指导自己弃旧图新,使自己的作品有所突破。”莫老的教诲语重心长,既指出了路子,也交给了我“开锁”的“钥匙”。那次谈话结束已是深夜十一点多,我回到家里,几乎一夜未眠,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此后,我开始阅读大量诗歌报刊作品,并对照自己写的东西进行反思.我终于发现在此之前自己所写的作品,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这完全可以用一句话四个字来概括,即:浅、直、露、旧,并进而发现过去那种“叙”的写法,是导致浅、直、露、旧的根源,要突破自己,必须改“叙”为“议”,尤其是“深议”,能极大地开阔诗的内涵,是变过去的那种“白开水”诗为“浓香酒”诗的极佳手段,这就有赖于从写法上进行彻底的改革。

  认识是突破的根本和前提.从此以后,我真的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全新的诗人.与过去相比,可以说是“面目全非”,其突破的幅度之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一年一大步,记得当时在谈起此事时,我曾兴奋地跟诗友们说.如果把82年莫老来时我的作品比作还在一层楼上的话,那么,仅几年之后,我竟攀登上5层楼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