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东四壶


□ 谢友鄞

关东四壶
谢友鄞

  谢友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供职于阜新市文化局艺术创作研究室。《窑谷》《马嘶·秋诉》两度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滋味》获《文汇文艺》奖;短篇小说《老黑鱼号的短暂航程》《逃离煤井》蝉联全国乌金文学奖;长篇散文《我在大地上行走》获全国大红鹰杯一等奖;长篇小说《嘶天》获人民文学出版社优秀图书奖,以满票获“辽宁曹雪芹长篇小说奖”;并获及其它全国性文学奖三十余项。部分作品以英、法、德、俄、阿拉伯语译介到海外。
  
  一防盗门前的老友
  
  我遛弯后回家,有人正往我家的防盗门上贴什么。我来了气,又是小招贴:锁王开锁。那人背对我,我正要吼他一嗓子,一怔,觉得眼熟。他扭回头,我们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是“搅屎棍子”。他没料到,我住在这里。我懵了一下,才想起,他叫张满意。俺俩多年没见面了。一个人被称为搅屎棍子,就是他敢抬杠,好打扑楞。别以为搅屎棍子讨人嫌,一堆人里有个搅屎棍子,肯定热闹,有戏,能笑个不停。
  “你来做啥?”张满意反倒问我,手里抓着一摞小招贴。张满意走千家串万户,楼上楼下乱蹿,腿脚不好还真不行。我在煤矿干过多年,和张满意是工友。张满意勤快,会过日子。他工休时,常去露天坑下“捡”煤,供自己家烧用。一口袋煤一二百斤,在海涛般起伏的梯阶上,鬼鬼祟祟爬上爬下,累得像个活鬼。所以,张满意空手在街上走时,屁股朝后,上身前倾,健步如飞,想慢都煞不住。张满意跑到我家门口了。我拽他进屋。他坐在沙发上,喝水,吸烟。我说:瞎猫撞死耗子,咱俩有缘分。他说:我知道你不在家。我挤咕眼睛,笑,他还那么牛皮闪电。张满意说:你不信?屋里有没有人,我知道。我告诉你,开锁大盗为减少声响,穿棉质紧身衣,作案时半蹲着,走内八字步。大盗练出一副好耳朵,在门外,能从门缝下透出的风,“听出”屋里人走动的情况,听出有几个人,男人还是女人,老年人还是年轻人,身体棒不?
  这小子真能白话。我们俩那个煤矿,资源枯竭,早黄了。我转到文化局工作。张满意在江湖上混,看来,混得挺邪乎。张满意告诉我,他离开煤矿后,最早干过运钞员。见我露出怀疑的神色,张满意说:因为我太懂钱了。我告诉你,咱们中国,最早的钱是布币、刀币;商周时造出铜币;春秋战国才有金币、银币;北宋时有了“交子”,就是纸币。外国呢,古罗马用牲畜当货币,印第安人用鱼钩、箭矢当货币。西太平洋雅浦岛上,流通石制货币,叫“凡”。一个中等大小的凡,能娶一个媳妇。最大的凡币,重一吨,属于巨额“不动产”。张满意喝口水,坐直身子,双手撑膝,说:我跟着运钞车,成天取款,送款,瞅车里的钱,跟纸片子没啥区别。要是眼热,绝对干不好,过不了经常进行的政审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