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苗乡姊妹节


□ 佶 先

每年的农历三月十五至十七,是苗乡贵州台江县施洞乡一带的“姊妹节”。为了一饱眼福,我们一大早就从黔东南的凯里市出发,乘坐大巴,直接向施洞乡驶去。
贵州黔东南一带,地域偏僻,山与山紧密相连,山路陡峭,格外难行。在雾气蒙蒙的山麓上,能见度非常低,汽车只能在群山之间来回颠簸,在浓雾中摸索爬行。好在时间不长,太阳就驱走了浓雾,山路也不那么险峻了。导游说,在贵州,早晨下雾,预示着这天是个好天气。果然,汽车冲出云雾后,天气当即晴朗了起来,气温也变得越来越高。
“姊妹节”在苗家又称“吃姊妹饭节”,是清水江中游沿岸苗家青年特有的选对象、谈恋爱的一个节日,也可以说是苗族的情人节。当地老乡讲,凡有苗族聚居的地方,都有过“姊妹节”的习俗,而施洞地区的“姊妹节”,最有代表性,被誉为“藏在花蕊里的节日”,也是“最古老的东方情人节”。
姊妹节的传说,脱胎于苗族人的《姊妹节歌》。相传,有一对姨表亲的青年男女,男的叫金丹,女的叫阿姣,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彼此产生了爱情,但阿姣的父母非要让她嫁回舅家不可,阿姣却非金丹不嫁,金丹也非阿姣莫娶。他们为了忠贞的爱情,每天偷偷在野外约会,谈情说爱。每次,阿姣都用她装针线的竹篮藏着饭带去给金丹吃。经过一番顽强不屈的抗争,金丹和阿姣最终结成了夫妻。所以苗语把带给情人吃的食物称为“藏饭”,译成汉语就是“姊妹饭”。
来到施洞乡后,汽车第一个停车地点是老屯村。在很远的地方,我就看到,老屯村的大桥前,有几十个盛装打扮的苗家妇女,密密麻麻地排在大路中间,把道路全部挡住。导游说,这是苗乡第一关——拦门酒。
苗家山寨有一种古老习俗:凡遇节日或婚娶,亲戚朋友都要上门送礼贺喜。好客的主人为了把喜事办得体面热闹,同时也是借机展示自己的富有和好客,便事先准备好米酒。客人来了,先在门外拦住,一起饮酒、对歌。客人只要接了酒杯就必须把酒喝干,否则就是对主人的不尊重。
我们一下汽车,就被热情好客、如花似玉的苗家姑娘们团团围住,赞美的歌声也一浪高过一浪,唱个不停:
“远方的贵客哟,
你不辞辛劳过千山万水,
像凤凰飞进苗乡。
请喝一杯苗家的米酒哟,
祝福你吉祥如意……”
姑娘们捧着一碗碗自家酿制的美酒,凡是来人,不沦男女,都要敬上一碗,气氛特别热烈。我看到姑娘手中的酒具,大多是用牛角制成,长短不一,长的约有一尺多长。前面那个姑娘可真较真,她盯住了一个中年妇女,主动地迎上去,执意让中年妇女喝下。中年妇女一个劲地摆手想回避,聪明的苗家小姑娘笑嘻嘻地拦住她,使她既躲不掉也推不了,最后只好接过牛角,把酒喝下去。我也走到这个捧着大牛角的姑娘面前。姑娘笑眯眯地给我敬酒。我将双手背在身后,弯下腰直接用嘴唇轻轻地抿了一口,并点头表示感谢。姑娘又给我敬一次,我依旧再抿一口,于是就轻松过关。中年妇女看到我进门这么简单,有些嫉妒,就过来问我原因。我告诉她我早已向导游打听明白了喝“拦门酒”的规矩:只要不用手去接酒杯,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过关了。
在施洞乡岩角村,吃“姊妹饭”的气氛更加热烈。据说各村寨的苗族姑娘们,在“姊妹节”前都要上山去,采撷染糯米饭的黑树叶子和黄花,染成黑黄或多色的糯米饭。节日这天,姑娘们每人拿来一大碗彩色糯米饭、两个鸭蛋。年龄相近的姑娘,都集中到一户人家,夜里就在那儿与外地来的男人们共吃“姊妹饭”。饭后,邀约情人们相聚,一同郊游踩鼓、游方对歌、互赠信物、订立婚约。在节日期间,妇女有特殊的地位,尤其是未嫁的姑娘,家里人要为她备好酒肉和姊妹饭,供她款待情人和朋友。如果有外寨的后生们来作客,会得到姑娘们的热情招待。临别时,小伙子向姑娘词姊妹饭,姑娘便用篮子或帕于盛满姊妹饭送给小伙子,饭中往往藏人了姑娘心中的暗示标志——“谜子”:如松针叶、棉花、筷子、红花瓣或辣椒、大蒜等。每个物件都有独特的含义。
人群涌动的广场上,也放有五颜六色的姊妹饭。还有一对苗家情侣,非常大方地站在广场中间。女孩子大约20岁左右,头上隆起高高的发髻,戴着一副特大银耳环,神情特别迷人;男孩子看起来比女孩子大几岁,也穿着很有特点的民族服装。两个小情人旁若无人地说着悄悄话。
中午时分,一群花枝招展的妇女,在寨门前你推我搡,闹成一团。我们立即凑上前去观看热闹。原来这里也在演绎“拦门酒”的习俗,不过比我们在寨外遇到的更有情趣。只见寨门被一条长长的横木挡住,寨门外是一群年轻的苗家女子,互相簇拥着往里冲,寨门里是众多的中年苗家妇女,立在横木前,坚决挡住进路。里面的几个妇女手持大酒壶,斟满一杯一杯的米酒,反复给寨外的年轻女子敬酒。外边的女子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使足劲头往里冲。有人连续地被灌酒,有人大喊大叫、打逗取笑,也有人在横木下找个空当,蹲下身子,悄悄地钻了进去。这样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外边的女子们才终于冲过了密布的防线。经询问得知,外边的人都是嫁到外村回娘家来过节的已婚女子。过“姊妹节”时,她们也要回来参加娘家的节日。由此我联想起了一些北方城市的“姑爷节”。但我也看到“姊妹节”与“姑爷节”的最大不同:欢乐的节日中根本没有一个苗家“姑爷”的身影。我觉得苗家姑爷可能是最知趣的,因为他们的妻子要在“姊妹节”的时候,寻找老歌友,对歌谈心,重温昔日的快乐场面,姑爷们完全应该回避一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