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仙鹤湖纪事


□ 吕 翼

  小说写了大跃进年代一段不堪回首的生活,塑造了黄有力这个极左时代被扭曲的人物。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有关黑颈鹤的民间禁忌和关于风水方面的描写,增添了中国民间文化的神秘色彩。
  
  一
  
  黄有力领着卢森和王矮三出了村,大踏步往村西走去的时候,显得果断而坚定。冷清而淡薄的云层里,几声
  凄厉的鹤鸣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从王矮三脑后一划而过。王矮三颤抖了一下,一步蹦过去,拽着赶马人卢森的后衣襟,小声说,你等等我,你等等我。卢森停下,说,黑颈鹤叫,你也怕呀?你是鸡胆子呀!王矮三抖着声音说,卢森,我老是感觉到头皮炸,你知道黄特派员是要到哪里去?王矮三说,谁知道,敢情是去找那个大屁股姜寡妇吧!王矮三往地上的红土灰里呸了一口,说,晦气!晦气!黄特派员就是喜好这个,那我们还跟着干什么?回家,回家。我眼皮跳,跟着去了,说不定要出什么倒霉事呢!
  卢森正犹豫,走在前边的黄有力回过头来,鼻孔里哼了一声说,咦,你们干什么?工作还没有干好,就想当逃兵?卢森连忙追上来说,不是不是……王矮三说,我们是怕黄特派员有重要的事情办理,我们跟着不方便……黄有力说,我有什么不方便的?我领你们去一个好地方。啥好地方,黄特派员没有说,他们俩也不敢多问。这样,他们俩就跟在黄有力的后面,黄有力出左脚,他们就出左脚,黄有力踢右脚,他们就踢右脚,逶逶迤迤,向山而行。
  卢森、王矮三以及黄有力,都住在山下一个叫做杨树村的村庄。这村庄倚河,卧在一个宽宽的坝子里;这些房子,都是红土作墙,灰瓦苫顶。每一户人家,都两间小屋,一个院子,院子也是红土筑成,这样就很有些特色;这些墙体,都是板筑而成。秋冬时节,地里的粮食都收进了仓,都挂在了檐下,庄户里就有了闲时。人们就请村里的冯五道士看了期辰,将地里的土铲细、洒水,弄得潮湿而又均匀,将放置了一年的墙板取出,敬神,烧香,鸣火炮,就开始修房了。修了房,儿女成人的就可以讨亲、嫁女、分家;父母年迈的,便可以祝寿。承前启后,是杨树村生生不息的传递。但这几年不行了,家家户户都修不起房了,或者都来不及修房了。原来从地主手里夺回的土地,刚下狠力将荆棘除掉,将土层深翻,将农家肥沤足,地里秋天的粮草刚刚割刈,籽实挂在屋檐下,或者藏在深窖里,冬萝卜还在地里,还来不及收回,又一下子就都归到人民公社。就连家里饲养的牲口,火炉上置好的砂锅,吃饭时用的小木桌,全都归到了生产队里的食堂里。杨树村人有意见,有想法,有的听见消息,偷偷将家里的东西往楼角的暗处里藏,往院子里的草垛子里藏,但最终却躲不过公社的特派员黄有力的鼻子。他说,土地是人民的,也是人民公社的,更不要说其他的东西,不主动交出的,犯有私心的,就交给批斗大会处理。有的人也存在着侥幸心理,不交,东挪西藏,结果还是给搜出来了。黄有力站在院子里,往四下里一看,长而大的鼻子猛地一吸,藏在高高的眉骨下的三角眼眨了一眨,就对那些站得笔挺的持枪民兵说,看看那草垛。草垛里的砂锅和瓷碗便无处藏身。黄有力说,看看墙脚那土堆里。民兵们一刨开浮土,一两袋金黄的玉米露了出来。黄有力再说,将那堆煤渣弄开。民兵们一齐用力,将煤堆推倒,一件做工精细的木柜就露了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