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是阳光


□ 喻长亮

我不明白,自已怎么糊里糊涂地想到了要出门。
这之前,我是哪儿也不去的。我没有什么朋友,如果一定说有,那肯定就是我自已。快两个月了,我都没下过楼。这之间的日子,我都是跟自已一块过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寂寞,相反,我的每一分钟都是快乐的。比如,晚上八点之前就钻进暖被窝,早上九点钟准时起床,之后上网玩一会游戏或者读一小会儿书;中午吃一点点午餐就开始午睡。生活就这么简单。我一直认为,简单的生活,就是快乐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自已这次为什么要出去,到底要去哪里。
不过我还是很断然地下了楼。我从没有今天这么果断过。没想到,果断其实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怎么说呢?打个比方吧,就像一下子脱掉穿了一冬的大棉袄,赤条条地跳进六月间的大池塘,就那感觉。只是有一点不大好,外面的阳光太强烈了,眼睛都快被照得睁不开,泪也快出来了。唉,要是一个阴天就美了。
很快,我坐上了一辆公汽。
车里的空间很大,足足比我过去坐的要大两倍多。我有些纳闷:现在这世界变化得真是太快了,这才几天功夫,车就换成大号的了。
我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下。在我上来之前,车里只有司机在开车。这样最好,我不希望有人跟我靠得太近,更不喜欢有人无聊地把眼光对准我。现在这儿只有我一个人,我开始感到快乐起来。
车走得很慢,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走路的那一种。
路两边是枯黄的长茅草,都得了软弱症似的,一个个有气无力地弓着腰。远处是光秃秃的山。山不太高,也没有奇形怪状的石头,只是一片黄土。
这也是我所喜欢的。
有一回朵朵问我喜欢什么季节。我想都没想,说秋天最好。她说是不是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老实说,我不爱听这样浪漫的话,这也是年轻人的一个通病。虽然我也只有二十来岁。不过我还是很认真地跟她说了我的真实想法。我说,因为秋天没有绿色,没有花朵。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理解。
朵朵是我的情人。
我就这么一个情人。作为一个男人,这简直是一个羞于说出口的数字。我说这话是在我们刚刚做完爱之后。我知道,如果在我们最兴奋的时候她这么问我,而我也这么回答,她会扫兴地一把推开我的。我知道她的脾气。她之所以常来我这里,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我是专指和女人做爱的那一种。我不排除她有不少情人,但我可以肯定,她来我这里的次数一定是最多的。好多回,她在兴奋之极时尖声地叫我“鸭子”。我不知道“鸭子”是什么意思,她后来告诉我了,还说,你最适合干这个,这是你的特长。她说对了,我就这么一个特长,这是天生的,就像我的胳膊大腿生来就有一样。我承认。我不敢想象如果我连这个特长也没有了,会不会连个情人也找不到。那一回,我第一次赞许了别人。这以前我没有说过任何人的好话。我说,你真有眼力。她乐了,说,告诉你,我要找的就是你这一种!那以后的好些日子,她不间断地往我这里跑,直弄得我筋疲力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