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魏文斌:一个医生的光明使命


□ 李琭璐

患者:我能看见你啦

北京冬季的一天,刮着五六级大风。甘肃来的翁先生手心里握着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上面只有三个字:魏文斌。他带着9岁的儿子小信,慕名到同仁医院找眼底病专家魏文斌。
由于先天性脉络膜缺损,视网膜病变,小信的右眼已失明,左眼仅有一点光感,而且也有失明的危险。父亲带着儿子辗转了多家医院,都被告知没有治疗的希望。当地一位医生在纸条上写了一个名字,递到翁先生的手里说:“去北京找同仁医院的魏文斌吧,也许还有希望。”

小信的眼疾属疑难病症,魏文斌不忍心让这个经济并不富裕的家庭在付出不菲的手术费后还是收获失望。可孩子才9岁,美好的童年还没结束,冰冷的黑暗便要将孩子眼前唯一的亮光吞噬,这似乎比收获失望更为残忍。
魏文斌把目光转向孩子,这个9岁的男孩表现了超出年龄的成熟,从第一次看病开始,除了回答魏文斌提的问题外,便是低垂着头,没有神色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一个小角落。魏文斌不能保证把光明还给孩子,但他从孩子微微颤抖的双眸里读到了对光的渴求。而他,是唯一可以给孩子光明的人。
这是一场高难度的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术后第二天,要拆纱布了。结果会怎样,魏文斌担心着。纱布一圈圈地从孩子的头上转移到魏文斌的手上,当最后一圈纱布从小信眼前拿掉时,孩子没有任何反应。魏文斌的心提了起来。几秒钟后,小信突然惊呼:“我看见你啦!”小脸上写满了雀跃。几天来,这是魏文斌第一次看见孩子的笑容!那一刻,他的眼睛湿润了。
经检查,小信的视力只有0.03。0.03是什么概念?即患者要用放大镜并且贴在视力表上,才可以看得清最大的那个符号。患者可以看得见身边的人和物,不过只是模糊的轮廓。
但正是这0.03,却是光明和黑暗的分界线。
有一位单眼患者,右眼已失明多年,左眼陈旧性视网膜脱离,两次失败的眼底手术后,求医来到同仁医院。魏文斌为他做了玻璃体切割视网膜增殖膜剥离手术。手术很成功,视网膜完全复位。但手术后视力从眼前数指降到了0.03。原以为患者会很失望,但没想到他激动地连声说:“谢谢大夫!谢谢大夫!你知道,这0.03对我有多重要。有了这0.03,所有的事我都能干呢!大夫,你知道我来北京就是怕左眼也像右眼,黑呀,那种感觉,您不理解,不知白天黑夜,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想,这回做不好,我就去死。现在,我看一切都亮堂堂的,我可以自己走路,自己料理自己,没有问题!高兴呀!”
从那以后,每每回忆起那个故事及那位患者,魏文斌都感慨不已,0.03竟是光明的代言,而一丝光亮对人的生命竟如此重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纪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纪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