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信息社会与中国设计艺术传统的转化


□ 方 兴 桂宇晖


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具有极顽强的生命力,在五千年的文化史中不仅没有被削弱,反而越来越显示出其博大精深和优美绚丽,没有哪种力量能把传统从其基础上加以动摇。在中国文化的基础当中是否存在破坏传统的动力,仍然是个疑问。
从中国史前时代开始的设计文化是称为“生存设计”的文化形态。在这里充满了与大自然进行斗争时所产生的那种强韧的抵抗感和质量感,表现出自由而敏捷的感受性,充满了民族最根本的生命力。随着生产、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设计作为一种艺术对象就开始萌芽了。于是,用雕刻来装饰,用涂色来表达某种审美情趣的现象渐渐多起来了。例如,在我国的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中,有许多陶器纹和建筑装饰,确实称得上是珍贵的艺术品,令人赞赏。
在原始社会,中国的设计文化,甚至整个文化,虽然令人神往,但毕竟还是萌芽状态,所包含的信息量还不甚多,主要流露的是自然环境特征和当时简单的社会特征。然而,既然是文化和设计,它就必然是人的智慧的结果,所以它必然是符合人的思维方法和规律的,于是就有信息的流传和变革的问题。最初的流传只是靠言传手教,并按照新的需求进行变革。这样,地域与地域、部落与部落之间,由于信息交往的稀少和自然、社会条件的差异,就形成了不同民族和地域的文化艺术差异。例如,中国封建社会的日常用具设计,就与西方同时期的日常用品大不一样。
作为文化艺术形态的差异,不仅仅是自然和社会存在,各民族的思维方式都有特定的结构,这种结构影响着文化艺术的特征。思维方式的形成当然是由于客观的社会物质存在,但它一旦形成就有其相对独立性,而且制约着客观的社会物质存在及其发展。思维方式与产品设计形态总是一致的。有什么思维方式,就有什么产品系统,就有什么文化艺术形态,这就是信息的结构。
在这里,中国人找到了和自然直接结合的信息方式。这种方式伴随着对外界被动的、妥协的、非对抗的感情,表现为一种失去了力量和活动感的、死板的均衡和比例,显得很不稳定。如将木材潜质发挥到极致的明代家具,即使对自然木质的纹理也予以保留。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协调表现了典型的中国式自然主义精神。
但这种人和自然的直接结合和“田园”心情并没有形成客观地观察外界的科学研究方法,也没有形成由个性的自觉而产生的对社会的信息联系。而这种自然文化传统却渐渐地被“儒、道、释”的所谓“东方的”文化形态形式化了。
是否存在这种否定和破坏传统的动力?答案是肯定的。但其还没有形成有效的信息方式,而仅仅是在日常的劳动和生活当中被封闭起来了。我们现在还在使用的“竹筷”是中国人特有的现象,在这里让人感到一种民众的生命力,可以称为“筷子的传统”,这是民众的生命力、表现力强烈的自下而上的状态。但这种表现形式在一些情况下却未得到健康的发展,而出现了反复和颠倒,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很有趣的问题,也可以归结为“木的问题”。
从木材的利用表现出的中国古典家具的形式美,不仅是形态的完美无暇,更是与功能的紧密结合。我们从中读到的信息,绝不是家具美,而是木材美,或者说是自然美。中国文化的这种现实,也许和人们的观念形态是一致的。中国古代美学思想认为“虚是最高境界”。正如老子说:“致虚极、守静笃”,庄子云 :“正则静,静则明,明则虚”。“虚”和“无”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信息。古代中国文化和艺术的一大特征,正是其信息多于实物。此后,这种思想的发展局限成了对信息的接收而非转化。
所以,这种美是与“虚”和“无”相联系的,同时也是对自然的迷恋。木的设计发展了生存设计以来的这种传统,但自然提供的信息本身就是混沌与模糊的。如果把这种程式化的“木的设计”体系加以否定,破坏就可以造成自由创造的动力,这就是产生多元化的动力。听起来可能很古怪,但这就是每天生活在贫困之中从事生产劳动的人们的一种自下而上的力量。但这种力量发生了萎缩和反复,这是因为多元化被歪曲和颠倒的生命力仅能滋生于虚无主义的土壤,就是新科技的巨大力量暂时也不能扭转这一点。
由于皇族的绝对权威、外国强权的双重压力和近代百年的内忧外患,长时间被禁锢、颠倒的民众力量一直没有得到充分解放。近二十年的改革和发展,才使其得到解放。这种被解放的动力虽还处于混沌状态,但作为传统的否定者和破坏者已经在历史舞台上出现。他们向音乐、文字和绘画领域来寻求出路,开始亲身实践,主张自我。这些在上层文化传统,儒道文化传统的角度看来,简直是群魔乱舞般的混乱,是令人生厌的变化。但我坚信这种混沌状态的力量具有历史的必然性,只有把中国的传统加以“破坏”,加以革新,这才是正确继承中国传统的根本。
因对外界大胆对抗和交锋所产生的科学认识,在主张自我的同时,也产生了社会自觉性的萌芽。从中国庭院和盆景所感觉到的自然观的非科学性远远超过现在。平板而均衡的美学由于伴随着动的量感而使生命力受到了威胁,这也可以称为“木的文化”。这种被解放的狂暴的民众力逐渐地形成了文化。在这种否定、破坏传统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和它们正面交锋,在这种交锋的过程中,我们就将创造出新的中国传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