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梯田之上


□ 陆建辉

  作者简介
  陆建辉,哈尼族,云南绿春人。诗歌作品在《民族文学》、《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凉山文学》、《红河文学》、《红河日报》等报刊发表,著有散文集《寨神树下》、诗集《另一片梯田》、散文诗集《乡村篱笆》。
  
  乡村鸭子
  
  那时农村刚刚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曾吃山茅野菜艰辛熬过“大跃进”的长辈们,为了珍惜分给自己的田地,春天来临,沉寂的田野,早已被乡亲们的钢锄、犁铧搅醒。故乡的梯田早已犁了一遍,耙了一遍。男人们把田埂搭得崭新光亮,妇女们则觅遍山野,把大箩大箩的乌黑牛粪团堆满田头。金色的朝阳暖暖地照耀在清粼粼的水面,农人欢快爽朗的笑声如银铃般撒满田间。刚撒下的秧苗为了证明党的政策无比英明,在农人的勤劳与充足的肥料下长得一片茁壮。春天的山乡,人与自然,处处充满活力和喜悦。
  那个年代乡亲们还不知塑料膜可护秧。白天各种野鸟飞到秧田里啄食秧苗,夜晚各种大小老鼠也纷纷加入糟蹋秧苗的行列。在田埂路过,可听见鸟儿在田边叽叽咕咕地传递着农人撒下秧苗的消息。为消灭老鼠,父辈们在田旁石缝铺盖白菜叶,放上拌好鼠药的香香的几节干黄鳝,结果很多老鼠亡命于田间。
  为制服鸟群,大人们先用木棍绑出十字架,紧紧捆上稻草。撵走谷雀,意味着来年我们能吃到香喷喷的米饭,于是慷慨捐出旧衣物,很认真地给稻草人套上,这还不放心,让稻草人戴上笠帽,手持竹竿。远远望去,就像一个乡村老人站在田间守望。起初迎风时稻草人摇摇晃晃地摆动竹棍,一块块破布在空中飘扬,把群鸟吓得胆破魂散。可是,过了几星期,我们发现,秧苗真正的敌人不是鸟群,也不是老鼠,而是我家的那七只鸭子,尤其是其中的六只,如中国老百姓那样充满集体主义,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袭那片尖嫩的秧苗。再后来,我发现真正难防守的是那只乌鸦一样漆黑的母鸭。表面上看,它像个老好人,把自己装得那么规矩。当其他的鸭子扭缩着脖子,单腿直立在田埂上,懒洋洋地在三月暖和的阳光下打盹时,那只从不间断下蛋的黑鸭便悄然来到秧田旁。悠然在秧田边上觅食、游弋。一点也不怕稻草人,站在田间,绅士般审视周围的动静,确信没人注视后不慌不忙地钻入秧苗密集处,伸长脖子慢悠悠地横扫稻粒。填饱的囊袋圆鼓鼓的,一直胀到舌底,宛如脖子上挂着个小口袋。然后若无其事,大摇大摆地回归到鸭群,很得意地扑打翅膀,梳理零乱的羽毛。
  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手持竹竿披着蓑衣在田间放鸭的男孩读书后参加了工作,多年来在异乡茫茫人海中随波逐流。尽管繁忙的工作和生活的琐事反复冲淡着过去,尽管许多童年的故事渐渐远去,渐渐模糊,但那段曾经放鸭的经历,那个呆板的稻草人,那只调皮的母鸭依旧清晰地记忆心底。
  
  春夜捉鱼
  
  故乡的春天,天空一片湛蓝,放眼遥望,层层梯田明晃晃的一直延伸到山头。布谷鸟的阵阵催促声中,乡亲们撒下密麻麻的秧苗,那些秧苗,饱满的嘴角吐出细嫩的尖芽,星星点点地撒在农人简易搭起的田间篱笆里。撒秧后,为提防鸭群糟蹋秧苗,村童们开始放鸭,秧田的四周,没被鸭子戏游过的田里清澈得可见水中游动的蝌蚪和鱼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