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杜月容的旧时光


□ 李春莲

  杜月容总是向我唠叨这样的场景或故事,那种近乎神经的述说无处不在,无处不在倒也罢了,因为我都习惯了。我只是受不了她那种口气与神情,整得像个纯情少女,本身是个纯情少女倒也还行,关键是杜月容不年轻了,杜月容已经年过四十。试想想,一个近五十的女人一脸纯情与向往,并且口气轻柔深情地向你描述貌似虚构的、纯属想象的场景,你不会觉得和看琼瑶小说一样都令人肉麻起鸡皮疙瘩吗?可是,我不能拒绝,我已经习惯了在杜月容面前沉默,习惯了在她面前一副乖乖女的样子。甚至连穿衣都不违背她的意思。其实她不知道,从住校开始,我回家穿着的都是粉色系的衣服,是杜月容给我参考的,其实是指定的。类似于现在的“淑女坊”、“阿依莲”,我超级不喜欢这样的装扮,而我的包里永远会有另外的一套衣服,那是些朋克,或者比较中性风格的。而且,我喜欢卷发,我喜欢卷发所散发的慵懒与性感。但这些永远不可能和杜月容说,也没必要和她说。她反感性感,把性感上升到道德层面的败坏来看待。我在杜月容面前永远是她喜欢的样子,清汤挂面的直发,或者马尾巴。整个人乖巧而安静。

  杜月容的故事叙述是从我上大学开始的,也是马拉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之后,才开始向我絮叨的,她好像永远沉浸在那样的氛围中,甚至忽略我,一个听者的存在,也好像永远不会成熟,好像生活在中世纪的城堡里,没有办法,是不是那个时代的女人都这样?

  她的叙述整理一下是这样的,貌似有些温馨却俗滥不堪。

  村口的大槐树边,有一个高高的秋千。槐花一大串,一大串挂在枝梢,散发着清甜的气息。中午时分,人们都在休息,树下有一只狗,懒洋洋地躺着。

  棉花坐在秋千上,一只手握着绳子,身子靠着胳膊,一只手握着一大串槐花。眼睛呆呆望着远处的山。脚在地上来回动,身子就跟着摇晃。

  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没有回头,继续望着远处。

  “棉花,棉花,你看,我的通知书!”

  棉花把槐花放在鼻子下嗅着,眼光收回来,眼睛低垂,还是没有回头。

  “棉花,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马志雄把秋千的绳子扳转,棉花的脸就面向了志雄。

  “你看,我的通知书。”马志雄把通知书在棉花面前晃着,“华南商学院。”

  棉花正起了身子,歪着头,接过马志雄手里的通知书,打开。其实她并没有看的兴趣,她早已经知道了马志雄考上了,可是从知道的那一刻起,她就心里暗沉沉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其实是最希望马志雄考上大学的人。

  她粗略看了一下,就把通知书还给马志雄:“恭喜你啊。”就又把身子倚在秋千索上,眼睛望着远处的山,山道白晃晃地像一条白练,炽人眼目。两边的梯田被翻过了,黑汪汪的。地里种子已经发芽,一道一道地泛起绿色。她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希望变得渺茫起来,就像那条白炽的山路,明晃晃却不实在,甚至是虚空的。这种感觉以前没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