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蔓延


□ 李燕蓉

齐鹏的爱情如同女人每月一次的子宫出血一样,痛是不可避免的,但注定它们总是要过去的;它们无一例外都无限的真实又无比的雷同,像沙粒一样散落在齐鹏的人生长河里。只要一过去,便再也无从拾起,更无法辨认。那个下午,当许晶出现在齐鹏的视野里,他没有丝毫的讶异,也谈不上激动。尽管许晶是那种算得上闪亮的女人,但能怎样呢?无非是女人而已。只要是女人,就像有季节的花一样,光鲜,亮丽,美妙无比,招蜂惹蝶的日子是可数的,是一去不复返的,开得越是艳丽,凋谢时就越惨不忍睹。美人迟暮,无论怎样繁华过,留下的也只是记忆罢了。看着许晶,齐鹏可以隐约地听到窸窸窣窣的像花开放的声音掠过耳际,仅此而已。
雨稀稀拉拉地下了一整天,到了晚上齐鹏连一顿像样的饭都没有吃过。随着屋内光线的渐暗,齐鹏像一张剪影一样在屋子里来回移动着,电视机时明时暗的光影不时扫过他的身体和屋子里的家具,家具的轮廓时隐时现,墙壁上的齐鹏高大威猛,移动的时候像风一样飘忽,静止时完全是中世纪的斗土,具有无边雄厚的力量,与他平时的形象有着天壤之别。连平时灰楚楚的沙发也忽然变幻成了柔和细腻的线条,在迷幻中甚至显出几分妖气。从冰箱里拿了一桶啤酒的齐鹏又重新把身体陷进了沙发里。
自从刘莉走了以后,齐鹏的时间忽然就变得丰盈起来,不但三顿饭的界限模糊了,白天和晚上也随时随地可以衔接、互换。他的生活在那个女人走以前是盲目地奔波。在那个女人走以后,或者说是暂时走以后,就变成了漫无边际的游走,像一个送货送到一半突然被告知不用再送的人一样,可以卸下一切,不必急着赶路,更不用去想方向、地点。
大海航行靠舵手。现在茫茫的大海上,没有乘客只剩下舵手了,就连舵手也名不副实。想一想,从一开始到现在,自己什么时候真正掌过舵,没有,一次也没有。刘莉把握着一切事态的航向,包括最初最难忘的第一次航行。
那天雨也下得很大,齐鹏似乎还可以清晰地嗅到空气中弥散的泥土和雨水混合起来的像青草一样的气息。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有的跑工作,有的和恋人依依惜别处理千丝万缕的后事,毕业在即,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样子。
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像一杯有限的水一样,这个人喝了,那个人就没了;而别的挤在你时间之外的就只有告诉他没时间的理由了,理由很充分、很具体、很客观、很合情合理,其实不过是借口罢了。理由约等于借口。在某段时间里,总有你最想要见的人,最想要办的事,如此而已。就在这个雨天,齐鹏就推了两个约会,理由是雨太大了,真正的原因是他根本就懒得动。
刘莉浑身湿漉漉地站在了齐鹏面前。那一瞬,他突然变得很木讷。在这之前他们几次分分合合,主要原因是齐鹏太冷淡了,女人嘛,总是要哄的。齐鹏的木讷并不是因为刘莉的主动到来,刘莉一向是比较主动的女孩子,长得健康,丰满有余,灵巧不足。但现在被雨淋过的刘莉看起来与平时完全判若两人。头发湿淋淋的有一缕垂在脸颊上,衬着有些发红的脸庞妩媚无比,眼睛亮亮地看着齐鹏,湿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整个身体胀鼓鼓的,弹性十足,呼之欲出。此刻的刘莉像一个刚剥开的荔枝一样,鲜嫩,多汁,确切地说,汁水都流了下来,一滴一滴地往齐鹏的心脏上滴,齐鹏的手脚都要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