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特拉斯堡:法德混血之城


□ 徐春昕

人们所熟知的都德的短篇小说《最后一课》,是发生在法国阿尔萨斯地区的一个真实故事。19世纪末,法国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被德国普鲁士军所占领,小佛朗士所在的学校被迫放弃了法语教学。“小佛朗士”们的儿子在德语教学中成长,但到他们的孙子时又开始学习法语了;当他们的重孙到了上学年龄时,德语又成为官方语言……特殊的地理环境,使阿尔萨斯的首府斯特拉斯堡成为欧洲两大民族恩恩怨怨的见证。彼此相邻却又泾渭分明的法兰西和德意志两个民族的文化,是否有可能在这个城市中相融共生呢?
斯特拉斯堡:法德混血之城图片1

两千年前的斯特拉斯堡是莱茵河边的一个罗马人营地,原是一个与法国和德国都无太大关系的独立区。中世纪时,城堡和防卫墙等设施曾紧紧护卫着斯特拉斯堡的中立性。1681年,斯特拉斯堡划入法国,之后法兰西和德意志文化开始浸染这个以商业繁荣而著称的城市。如今,它中世纪时的独立风格,已成为一种历史的记忆。

斯特拉斯堡居然就在边境线上

在我国的中学语文课本里,安排有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因此,几乎所有的中国孩子都读过这篇充满爱国主义情感的小小说:它的背景是19世纪,法国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被德国普鲁士军所占领,小佛朗士所在的小学校被迫放弃了法语教学。小佛朗士眼望着墙外的鸽子想,难道鸽子们也要说德语吗?韩麦尔老师在课程结束时在黑板上写下了“法兰西万岁”,头靠在墙壁上说:散学了,你们走吧……和许多人一样,这些无奈而悲壮的经典段落我记了很多年,而且一直想知道,小佛郎士后来还有机会学法语吗?
我知道这个答案时距我读这篇课文,已相隔很长时间。二战后,阿尔萨斯已经重新成为了法国的一个大区,大区的首府叫斯特拉斯堡。我还进一步知道,在历史上,阿尔萨斯在德、法之间曾几度易手。
斯特拉斯堡:法德混血之城图片2
我是从德国乘出租车去斯特拉斯堡的。出了德国的著名山城巴登-巴登,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就驶出了山区,行驶在平坦的高速公路上了。道路两侧都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土地平整,视野之内连个小山包都没有。我问司机哪里是法国?司机说,再往前这样开上30分钟,就是法国的斯特拉斯堡了。果然,不久面前就出现了一条河:莱茵河。河面不太宽,河水平缓、温和地流着,一座不宽的公路桥横跨两岸。桥中间支棱着一条黄色的短棍,就算国界。桥的那边,路边立个牌子,写着“斯特拉斯堡”。
这就是法国阿尔萨斯地区的首府了。我心里想,这城市居然就在边境线上,而且从地形上看,基本上是无险可守的,军队要是来了,大军只管前进,谁跑得远谁就占得多,难怪这地方历史上总是被德、法两国争来争去……
地图上看,整个阿尔萨斯地处法国、德国和瑞士的交界处,是法国最小的大区。不过,阿尔萨斯有个机场名字却很大,叫欧洲机场。因为它刚好在三国的交点上,由三个国家所有,下了飞机,去法国和德国要走不同的通道,而去瑞士的,就接受瑞士的边防检查。其首府斯特拉斯堡与瑞士还算稍稍有点距离,与德国真是“亲密接触”着。

地处拉丁和日尔曼文化的十字路口

从城外的公路进城,猛一看,觉得这座城市完全是巴黎的楼房与街道的翻版,根本就是“小巴黎”啊。但我的感叹还没结束,车就进了老城区,只见德国式的房屋连成一片,看起来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实际上,斯特拉斯堡市中心又称斯特拉斯堡大岛,被爱尔河环绕着。在相当小的面积里,建有许多深具历史意义的建筑:大教堂,4个老教堂,还有前任王子主教的居所。它们并不是现代城市里的一个个孤立的纪念物,而是一座保留了中世纪特征的城镇。在我的视野里,完全没有任何现代建筑,而绝大多数16、17世纪建造的房屋现在仍然在正常使用中。就连我们中午用餐的饭店,也是一个典型的中世纪木结构建筑,食品是当地名菜:酸菜配猪肉,显然不能算是法国菜式。走在街道上,任何人都会发觉自己的所在既不是一个典型的法国城市,也不是一个典型的德国城市,而是一个同时具有两种文化特点的很特别的地方。
斯特拉斯堡:法德混血之城图片3
当地网站的描述语言比较专业:“斯特拉斯堡地处拉丁和日尔曼文化的十字路口……它是二战后欧洲人民和欧洲未来之间和解的象征。”因此,它在1988年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那是联合国第一次把整个城市的中心定为文化遗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