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司马万(中篇小说)


□ 李乃庆

  司马万,和撰修《史记》的司马迁一字之差。他是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是一名修志的史官,大河市土地面积、人口数量……这些普通数字得来的过程都记录着官场规则的跌宕起伏,他修志的经历是大河市官场、乃至中国官场的一次大揭幕。时隔千年,司马万和司马迁的命运会有不同吗?

  一

  《大河县志》的评审稿印好了,不久就要进行省、市两级的评审,没想到县委书记贾震被“双规”了。昨天下午全县中层干部会上,他还在口吐白沫地作廉政建设报告,今天八点一上班全县就传得沸沸扬扬:有的说是夜里带走的,并且是从床上拉起来的。有的说是早晨被带走的,他刚起床,还没顾上洗脸。还有的说在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的时候,他的身边还躺着某某单位年轻漂亮的女局长。都讲述得绘声绘色,好像就在跟前一样。其实是昨天散了会他回到办公室后被带走的。领导干部被双规,事实材料都已经被纪检部门掌握扎实了,不久就是逮捕。

  贾震被双规了,就意味着评审会泡汤了。因为本届县志是在贾震硬性干预的情况下,志书稿子才半年就完成的。他作了序,序的前面还有他坐在办公桌前办公的照片。前面彩图部分有他陪领导参观大河县的很多照片,每卷记述他政绩的文字是最多的。现在如果就这样定稿评审,是绝对不合适了。再说了,贾震被双规后,组织上宣布由县长郑大志主持全面工作,贾震和郑大志的关系一直很“别扭”,现在县长会拨款吗?不拨款评审会就开不成。什么时候会拨款,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参与修志的一班人都像霜打的红薯叶,蔫了吧唧地没有了一点精神。

  贾震被双规,县委、县政府像经历了一场地震,正常工作秩序被打乱,也很少有人正常上班。过去是各单位的车来往穿梭,不少单位的一把手都夹着包在县委院子里等书记,现在只有县委办公室的勤杂人员面无表情地不时地来回走动。有人把这一状况比喻成“心脏漏跳”或“休克”。人人都在观望,人人都在等待。等待什么,又都说不清。

  本文的主人公本名叫师马焕,司马万是后来大家送他的绰号。他大学历史系毕业,写过不少历史文化方面的论文。业余爱写诗词歌赋和散文,出版过论文集、诗集和散文集,对八卦也有研究。自恃才高,却才是一个副科级。在同事中人缘很好,领导却都不喜欢他:一副县长讲话经常把“条例”念成“条列”,却没有人给他指出来。一次会议上他听到后,一散会就追上去说:县长,有一个字你读错了,是条例,不是条列。那副县长脸色通红,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一次打击犯罪的大会上,政法书记把“恫吓”念成了“同下”,散会后他追上去说:书记,你把恫吓读错了……书记没等他说完就“砰”地关上了车门。

  不管别人怎么样,他依然按时上班,他刚进办公室,手机忽然响了。他看来电号码很生疏,好半天才按下接听键,果然,声音也很生疏:“是师马焕吗?”

  他回答说:“我是。”接着就问:“你是哪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